王滬寧謬論文牘主義︱桑普

【2018年01月18日 4:56 下午】王滬寧謬論文牘主義︱桑普


十九大後,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取代劉雲山主管宣傳,歷任江、胡、習三朝文膽。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習思想,皆出其筆下,現在是習近平的喉舌。1月3日,王滬寧在全國宣傳部長會議上發起「文宣新政」,大肆批評「文牘主義」,矛頭直指所有基層官員尋章摘句陳詞濫調埋首撰寫浮誇材料。黨媒跟進造勢。

《新華網》發表《基層不需要「空心筆桿子」》評論,揭批基層科級單位設立辦公廳,安排「空心筆桿子」整天埋頭碼字,沒時間到邊遠農村牧區及困難群眾學習與調研,不做「腳踏實地的泥腿子」,「只能從材料中來,從材料中去」,在形式上下功夫,灌水到各類簡報,浮誇造假,大量摘引領導的話,文章講究合轍押韻,對仗華麗,配以古詩、俗諺、四六句、新詞彙、新概念,華而不實,「開門當秘書,關門當領導」,「實幹不行,材料來補」。《北京日報》也發文重申不能靠筆桿子出政績,「一到關鍵時刻,筆桿子就成了領導最倚重的人,寫材料就成了幹部最看重的事」。《人民日報》更發文要求擺脫「文牘主義」窠臼,跳脫「材料政績」束縛,拒絕「語言腐敗」和「風氣污染」,反對以隱蔽性、欺騙性、政治正確的幌子講出大話、套話、空話來掩蓋工作上不作為,要求擠乾文字遊戲裏的「政績水份」,整改「四風」。

這種「文宣新政」畢竟不是新鮮事,以前已經以不同方式不斷重複,但卻沒有任何效果。原因在於「文牘主義」是任何獨裁專制政治制度的必然現象。天朝九品芝麻官,怎樣才可以攀升或者保住烏紗?即使某官實幹調研解決問題,「一分部署,九分落實」,備受公民讚賞,但是公民沒有選賢與能的真正權利,只有領導才有任免升降官吏的實權,所以只有令領導賞識的事,才是「政績」。怎樣才能令領導賞識?吹牛、拍屁、團夥、貪腐、灌水、維穩。這是專制獨裁制度的本質問題,不是個人德行操守意志精神的問題。延安整風之後,文宣千人一面,毛、鄧、江、胡、習統治中國幾十年,究竟有哪一天沒有「文牘主義」?王滬寧公開咆哮,徒託空言。中共獨裁政權現已病入膏肓,加速老化,外強中乾,返魂乏術。

更嚴重的是,為何只有基層官員不可奉行「文牘主義」,但是中央官員例如王滬寧之流卻可以不斷奉行「文牘主義」呢?王滬寧一生埋首碼字,常到邊遠農村牧區及困難群眾調研嗎?不正是從材料中來,從材料中去嗎?不正是一到關鍵時刻,他這個筆桿子就成了領導最倚重的人嗎?他之所以上位,涉及到「如不講假大空話,中共能否活下去」這個嚴正問題。

某些中央高層幹部寫過以下這些文字。是否文牘主義、官僚主義、語言腐敗、風氣污染,大家可以自行判斷。國防部部長常萬全聲稱習近平「頂天立地的歷史擔當托起偉大夢想,經天緯地的雄才大略引領前進方向,戰天鬥地的革命精神令人心馳神往,翻天覆地的開新圖強鑄就巨變滄桑,感天動地的領袖情懷彰顯大愛無疆」。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聲稱習近平「不愧為英明領袖,不愧為新時代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不愧為中國共產黨的一代核心」。基層黨官會問:我為甚麼不能上行下效?

還有一段「文牘主義」經典之作,拍案叫絕:「我們都是來自歷史的,每個人均不能超越歷史看問題。但有的時候,超越一點歷史對自己思想的深刻性有意義。沒有了偉大人物就沒有了歷史。反過來說,沒有了歷史就沒有了偉大人物。人在歷史中,歷史在人中;還是人在歷史的人中,歷史在人的歷史中;還是歷史在歷史的人中,人在人的歷史中;還是歷史在人的人中,人在歷史的歷史中;還是人在人的人中,還是歷史在歷史的歷史中。」這段文字垃圾從哪裏來?1994年《政治的人生》,作者:王滬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