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將公布“冰花男孩”善款明細 收直接捐款2萬元

【2018年01月22日 9:58 上午】雲南將公布“冰花男孩”善款明細 收直接捐款2萬元


雲南魯甸縣“冰花男孩”王福滿生活及求學困境被媒體報道後,社會各界向當地青基會捐款數十萬元,但交到王福滿手中僅為500元,引發輿論質疑。魯甸縣政府表示,將會公布善款去向明細。在外務工的“冰花男孩”的父親向本台透露,收到社會熱心人士給他兒子的直接捐款約2萬元。有評論指出,在外務工的農民工及其家庭是中國脫貧努力的盲點。
被稱為“冰花男孩”的雲南昭通市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三年級學生王福滿近日成為“網絡紅人”。此前“澎湃新聞”報道說,王福滿今年8歲,是一名留守兒童,從家到學校得步行一個半小時。今年1月9日王福滿冒著風霜頭頂冰花上學的照片在網上引起廣泛關注,幾日內向雲南省青基會捐款的資金達到了50萬元人民幣。
不過有網友隨後曝光,王福滿本人僅得到500元捐助金。魯甸縣教育局回應稱:魯甸屬於深度貧困地區,與王福滿遭遇類似者有數以千計,目前所收善款屬於不特定用途捐贈,將用來改善更多的“冰花男孩”生存狀況。
但有關回應仍然遭到輿論質疑。本台記者1月19日致電魯甸縣教育局,電話無人接聽。魯甸縣政府宣傳部的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查詢時則表示,捐款如有指明受捐人(為王福滿)就會交給王福滿,政府也將公布捐款的明細:
“現在媒體報道捐了這麼多但只給(王福滿)500塊錢。如果是指定捐給他的,青基會這邊和教育局肯定會全捐給他。其他的錢(捐款)就不可能光給他一個人,他們肯定會統籌安排給像王福滿一樣的魯甸更多需要幫助的孩子。具體的情況我們宣傳部這邊了解的也只有這麼多。”
記者:“最後捐款的明細以及去向會向社會公布?”
對方:“這個肯定會向社會公布。現在每一筆善款進來這麼多,最後怎麼用,用在哪裡,用在誰的身上,最後肯定會向社會公布,這是毋庸置疑的。”
記者19日輾轉聯系到王福滿的父親王剛奎。他告訴記者,目前收到了社會各界熱心人士直接捐款約2萬余元。王剛奎說,因為貧窮,他只能在外打工賺錢供孩子讀書:
“就是他們個人捐款收到一點,別的沒有什麼改變。”
記者:“現在收到社會各界熱心人士的捐款大概有多少?”
王剛奎:“兩萬來塊。因為家裡面沒有條件,沒有什麼出路,要是在家裡照顧孩子的話,就沒有經濟收入。孩子在家裡面和他奶奶住,我只能在外面賺點錢讓他讀書。”
王剛奎說,非常感謝社會各界的好心人對王福滿的關注。
雲南昭通市是所謂“紅色革命老區”和深度貧困山區,也是雲南烏蒙山片區區域發展和脫貧攻堅的主戰場。根據當局的數據,當地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13.37萬人,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共有小學生13.87萬人、占在校總數的46.79%,涉及91775戶貧困戶。
雲南的曾先生向本台表示,當地貧困人口不少,其中有一些家庭條件十分困難也沒有成為貧困戶:
“這樣子(貧窮)的事情還有。我們這邊我就知道有一家,他父親死了,母親是個啞巴,幾個小孩在家,沒有拿到貧困戶。”
去年中共十九大召開期間,中宣部副部長庹震曾在記者會上表示:到2020年實現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中共作出的莊嚴承諾,是必須完成的硬任務,沒有退路。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鬥向本台表示,類似王福滿這樣的留守兒童是因為戶籍制度造成的,而在外務工的農民工也是脫貧中的盲點:
“改革開放三四十年,但是農村仍然存在一些十分貧困的群體,還有農民工的問題,主要是由戶籍制度所造成的,形成了6000余萬留守兒童的現像。農民工和他家庭的貧困可能是一個盲點,大家主要關注的是農村整體貧困的問題,農民工戶籍在農村,但是本人又住在城市,中國也有兩億多人。”
不少專家認為,即使按照中國政府公布的標准,到2020年全面消除貧困人口也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尤其在中國的貧困山區情況更為嚴重,“冰花男孩”現像仍將繼續很長時間。
(特約記者:揚帆/ 責編:石山/吳晶 網編:郭度)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