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事關文明︱王丹

【2018年01月30日 6:08 下午】有些事情,事關文明︱王丹


我從來不諱言,我的政治立場是反共的。現在這個年頭,說「反共」似乎非常的老派。那些老派的人,現在都已經不再反共了,為甚麼我還選擇這個很老派的政治立場呢?

非常值得我欣慰的是,應當不會有人說我反共是為了升官發財。現在這個年頭,不管是在哪裡,拍共產黨的馬屁,或者至少,不反共,才比較容易升官發財吧?反共的都被當作另類,被那些利益者們斜著眼睛看,根本不可能是什麼佔便宜的事情。

那麼,問題就來了,我為甚麼還堅持反共呢?其實,理由很簡單,那就是我看不過去。我認為,政治立場可以有不同,政治主張更是應當彼此尊重,但是我跟共產黨之間的分歧,至少現在,首先還不是政治主張上的分歧。而最令我看不下去的,就是共產黨的做法,完全是把人類社會的文明標準,一點點往下拉。事關文明,當然不容我們後退一步。

為甚麼說事關文明呢?舉兩個我有切身體會的例子吧。

第一個是關於語言的文明。我們習慣看到「五毛」言論的網民都會知道,辨別「五毛」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不分青紅皂白,不管是非曲直,張嘴就罵人,滿口髒話,動不動就對他人進行人格羞辱的,基本上可以判斷就是「五毛」。當然,你也可以反駁說,有的人不是「五毛」,也會張嘴就罵人。但是,這跟「五毛」還有什麼區別呢?不領錢但是還做「五毛」做的事情,不是比「五毛」還「五毛」嗎?

我們每個人,包括那些「五毛」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大概都學過基本的文明規範,那就是不罵人不打人,這是幼稚園裡面就在進行的文明教育。而共產黨培訓出來的這些網絡工作者,主要的工作方式就是惡言傷人,這已經不是政治立場的問題了,這是文明問題。如果任由共產黨的這種風格蔓延,我們連「不罵人」這麼基本的文明底線都守不住了。

第二個是關於行為的文明。前不久中國的官方媒體刊登一篇文章,指控我跟中國國內的「全能神教」「勾結」,說我下令支持該教在國內進行暴力恐怖活動。另一家官方媒體據此還發表評論,說「X丹」(當然是指我)參與的民運是「邪教」。事實上,我完全不認識任何「全能神教」的人,更沒有下令支持該教,網絡上流傳的一封揭發我的署名「王有才」的信,也完全是假造的。如果這是網絡上有人說說,我根本不屑一顧,大家都知道很多人在網絡上任意編造。可是現在是中國的官方媒體出面,完全的無中生有,生生地編造故事。好歹也是有國際認證的政權機構,這樣做就太下作了。

打擊異議人士,本身沒有什麼可奇怪的,任何一個政權大概都不會喜歡批評自己的人。但是用到這樣的卑劣身段,而且是這樣的一個大國的政府部門來做,這就超越了文明的底線了。這證明,這個政府為了對付一個個人,可以完全置基本的文明規範於不顧。如果讓中共的做法得逞,讓這樣的中共還到處到歡迎和稱讚,我們這個社會,還有文明可言嗎?

不錯,中共很強大,也帶動了經濟增長,但是同時,這個政權的某些做法完全是與人類社會經歷幾百幾千年,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文明規範背道而馳;更為嚴重的是,他們依仗著他們的強大,迫使太多的國家,太多的政客,太多的人,對於他們這種破壞基本文明的行為裝聾作啞,淪為共犯。

這樣的中共,是在用暴力強迫人類社會跟它一起在文明的海面上向下沈淪。只要是對自由稍微有一些文明期許的人,有什麼立場不去反共嗎?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