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確認書」確認了什麼?︱鍾劍華

【2018年01月30日 6:30 下午】「選舉確認書」確認了什麼?︱鍾劍華


選舉確認書這一種做法,唯一能夠向香港人確認的,就是特區政府已經毫不掩飾,要進一步剝奪香港人有限的基本政治權利,也是要摧毀屬於所有香港人的未來。這一種有可能剝奪香港人政治權利的「政治審查」及作「政治裁決」的權力一旦得以確立,香港人已經被制度壓抑而無法充分體現的政治權利,也只會進一步被損害。

特區政府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突然引入「選舉確認書」當時,政府確實利用了這份選舉確認書,否決了好幾位被標籤為有「港獨」傾向的年輕人參與那屆選舉。社會人士及香港的主流政黨當然也有反應,但因為因此而受到影響的似乎只是少數幾個被視為較極端的人士,除了曾經參與過2015年立法會新界東議席補選的梁天琦之外,其他人也較少人認識,事件便慢慢被丟淡。政府食髓知味,也就自然不過了。

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是赤裸裸玩政治株連,而且也是直接壓抑言論及表達的空間,讓政府可以對言論進行政治審查,從而獲得市民應有的政治權利。

再看看選舉主任向有可能被DQ的姚松炎所提出的那四個問題,嚴格講根本是在設陷阱。可以想像,無論姚從炎如何答,都有可能為選舉主任否決他的參選權提供理由。也可以為將來作為在宣誓時DQ他,或假如他下一次參選時刁難他的理由。問題關鍵是選舉主任為何有權提出這些問題,這些問題擺明是政治審查。是不是如果姚松炎不認同法庭的裁決,不認同人大釋法,便不符合做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了。或者反過來說,是不是要做立法會議員,就必定要認同人大及京官的所作所為?就算姚松炎提供了一個答案,根據過往的做法,選舉主任也可以用「難以信納」這樣主觀的判斷來作出取消資格的裁決,也可以找出他姚松炎在任何場合的片言隻語內前後不一致的地方作DQ理由。問題是選舉主任竟然夠膽赤裸裸把這種意圖和做法從那四個問題中表達出來。

選舉主任提出那四個問題顯然是反映政府要把所有政治異見者的一言一行都放在政府監察之下,並會用放大鏡的態度來隨時作為政治打擊的藉口。

這樣的邏輯有多荒謬和野蠻,也看不出選舉主任可以提出任何具體的法律條文及選舉規例,從而可以因為這種政治聯繫來取消周庭的參選資格。但問題也正在這裏,一旦政府可以用「選舉確認書」來繞過法庭,政府濫權作政治審查便變成必然的結果了。有沒有法律理據已經不再重要。

香港人千萬不要以為這一次取消周庭的參選資格,還不只是另一個類似梁天琦的例子而已。每一個香港人作為公民的基本政治權利同樣受到剝奪。

原文轉載自蘋果日報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