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政府有期望,才期望政府派錢︱鍾劍華

【2018年03月02日 10:49 上午】不對政府有期望,才期望政府派錢︱鍾劍華


說真的,在觀念上,我不認為政府向市民平均攤派現金是一種良好的施政行為。但對現在這個政府,又能夠期望甚麼?

要探討政府應否以「分花紅」的方式向市民派發現金,首先要搞清楚公共財政的作用。政府不是商業機構,沒有必要謀取利潤。政府的主要財政目標,是要令政府有足夠的資源來運作,有效執行政府的行政工作及職能,也要推動各項政策、滿足市民的生活及福利需要、解決社會問題,更要為社會的長遠發展作出建設和規劃。政府也可以利用其累積到的財政收入,在社會上進行第二次的分配,以保障市民的福利,縮窄實質收入的差距及改善民生。

因此,簡單地攤派現金,是一個毫無想像力的政府才會做的事。

不要把香港與澳門比較。澳門人口只有幾十萬,澳門是一個產業嚴重失衡的小地方,這不是澳門人的問題,這是一個典型的管治問題。歷史上,澳門被一個海盜式的殖民地政權統治了四百多年,直到1999年殖民地歷史完結那一刻,那個近代歷史上第一個海上殖民地霸主都沒有洗脫其掠奪型的作風。因為這個海盜政權的管治意志鬆弛,澳門在1967年之後,已經開始被那個土匪式的政權高度參與管治,所以在體制上已經長期被土匪化。現在有錢,除了攤派之外,還可以期望他們想像出什麼鳥來?

也不要把香港跟新加坡比較。新加坡那一套向人民派發現金及福利的策略,除了例如是水費回扣那一類基本民生福利之外,其他很多都是十分細緻慎密,而且是要追求多元社會及經濟目標的。例如支援願意多生育的家庭,為年輕一代提早建立中央儲蓄戶口,為長者的醫療保險戶口注資。而且,香港的住屋、醫療體制等各方面的問題,也遠比新加坡複雜,政策規劃上也長期落後。新加坡政府也比香港政府早很多便為人口老化作出準備。更甚者,是在過去很多年,香港政府雖然常常高喊狼來了,卻沒有合理的為一些早已出現的問題作出規劃及政策承擔。香港憑什麼學星加坡一樣向人民派錢?香港又從新加坡那些派錢的策略中學到些什麼?

香港政府一年的財政開支才是五千億元,如果在一個財政年度之內便累積了一千多億財政盈餘,就已經是等於是政府財政開支的三份之一了,而且還有超過二萬億的外匯及財政儲備。但同時,香港這裏又有大量問題仍然未有解決的方案,這可能正好說明政府沒有恰當地扮演好其應有角色。公共財政過度累積,可能反映政府沒有恰當地把公共資源運用在有需要的地方。

在各方面的施政上,特區政府近年經常習慣性地高喊狼來了。經濟的發展是結構性的問題、人口老化是長遠的問題、醫療服務不足是體制的問題、長者及殘障殘疾人士的持續照顧也是問題、幾萬名政府外判合約員工的工作條件長年得不到改善也是問題。但每次當有人提出政策方案的時候,政府就以財政不能長期持續作藉口,拒絕作出長遠的承擔。全民退休保障是如此、院舍發展是如此、一筆過撥款是如此、大專教育的發展及資助也是如此。

公共財政過去十多年差不多年年有盈餘,政府情願選擇年年推出各種一次性的派糖措施,都不願意增加政府的政策及長期財政承擔。也沒有為政府自己不時都高喊的種種問題提出市民受落的改革方案。但因為年年都派糖,所謂「一次過的措施」又彷彿變成了長期的施政行為,把「派糖」變成了「政策」。

而且,只要回顧一下香港過去幾年的所謂「派糖」措施,來來去去都是大同小異,年年燒烟花式地把幾百億元派出去,最大得益的是誰?有幾多香港人覺得生活是改善了?那一些香港的「長遠問題」又解決了幾多?

這一種把「一次過的措施變成了政策」,又把「政策化為一次又一次的措施」的奇怪施政風格,令很多政策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政府也繼續一再高喊狼來了。結果是人口老化繼續是長遠需要處理的問題、老人及長期病患者的生計安排及保障也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醫療體制的季節性崩潰變成了慣常出現的問題、安老院及復康院舍的不足及管理問題也是永遠解決不了的問題。而另外一些問題,例如長期照顧保險、社會醫療保險,則長期不會放上政府的施政及政策議程上討論,直到問題打到埋身,政府才好像突然恍然大悟,才又高喊另一隻狼來了。

政府過去這多年,都一再表現不出願意為自己一再反覆強調的各種問題及需要作出長遠的政策及財政承擔。而且,政府過去幾年在很多問題上胡亂花費,也不見得是要照顧市民的意願;很多公共工程項目一次又一次的巨額超支,似乎只是要滿足北京當局的意願。高鐵的工程、建設口岸的開支、與一帶一路相關的獎學金等等,政府都未能說服市民是首先針對香港人的需要。就算是所謂重中之重的住屋及土地問題,都要首先照顧那二千多個經常使用高爾夫球場的「高端人口」的需要。市民還可以對政府有什麼期望?

如果市民不相信政府有這樣的能力及意願,要求直接派錢就不令人意外了。如果大家都相信就算政府不派錢,也不會把大家都有份的公家錢用在市民願意見到的地方,倒不如就直接派錢算了。但這不是反映了市民對政府的失望及不再抱有期望嗎?

既然政府不見得是施政為民,也不見得能說服市民有什麼長遠的承擔,在政府有大額盈餘的情況下,要求政府直接派錢,便變成最現實、最直接、最實惠,也是最能反映市民對政府的失望情緒的訴求了。

再重申一次,在觀念上,從政策分析角度上看,政府向市民平均攤派現金不是一種良好的施政行為,也是一種最沒有想像力的施政行為。但對於香港現在這個政府,還能期望甚麼?

原文轉載自蘋果日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