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責本土派之前,不如認清事實並深切反省︱林彥邦

【2018年03月12日 12:58 上午】怪責本土派之前,不如認清事實並深切反省︱林彥邦


投票結束,投票辦出乎意料地低,低到民主派支持者擔憂,有四席全失的危機。個人當然希望民主派全取直選三席,但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有些教訓應該足夠深刻。

其一,處理好和「本土派」的「切割」問題。

要不和本土派全面和解,例如提出資源共享等承諾(當然民主派想和解也可能自討沒趣),全力爭取本土票;要不就全面切割,在制訂選舉策略時,剔除「深本土」這個票源(反正人家射落海都唔會益你)。

其二,別再怪本土派了。

別忘記在選前,大家都以「往績」推論,單對單民主派必勝,補選建制派從未贏過,民主派誰代表出選,只要無自己人界票,「瞓喺度都贏」。

當時的推論是以新東補選作藍本,即使完全沒有本土派票,民主派都足以勝選,民主派候選人制訂選舉策略,未到選戰後期都鮮有針對本土派選民拉票,到最終若選情失利,實在無法怪責本土派「焦土」云云。

民主派要醒覺一點:「反政府」等於「投泛民」的日子已經過去,否則只會落得范國威般兩頭唔到岸。

其三,認清真正問題。

真正問題是,民主派連動員自己的本身的支持者都愈來愈難。

由曾經的六四黃金比、到55對45,民主派的基本盤一直萎縮,這當然有些非戰之罪,但民主派亦確實要承認,自運動失敗以來的無力感,在自決派和「進步派」被DQ後,只變得更重更沉,DQ確實令人憤怒,但這些怒氣最終走向洩氣多於動力。

2016年選舉民主派小勝一仗,當時有個說法,即使在傘運後市民對遊行示威意欲降低,他們仍願意出「票」,選票和鈔票。

但現在可能連這些都正慢慢流失,愈來愈多人絕望、死心,覺得投票與否都沒有分別,誰進了進不了議會都無甚關係。這種「反正改變不了啥」的犬儒才是死症。

而傘運過後四年,再用關鍵議席、守護議會之類的說詞,已經愈來愈難以說服選民他們投票仍然有用,民主派必須痛定思痛,由策略到方向全面檢討,否則繼續食老本無異等死。

當然,這問題不是說說就能解決,也或許永遠解決不了,但認清事實深切反省,總比將責任歸咎政府、傳媒冷處理、埋怨本土派焦土(當然不是說這些因素無關),來得有意義得多。

標題為編輯所擬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