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如何看待香港︱桑普

【2018年03月16日 10:35 上午】中共兩會如何看待香港︱桑普


3月上旬,中共召開兩會(人大和政協),一眾奴才又去乖乖牢牢坐下賣屁股,等候領導人冗長發言完畢後,爭先恐後上廁所。人人都是申紀蘭,人人都是活化石,人人都是舉手機器,凡是當權者講的都一概支持。3月11日,人大更以絕大多數的2958票通過修憲支持終身制,只有2票反對、3票棄權、1票無效。評論界大多咬文嚼字分析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以及當權者言論的微言大義,但我比較有興趣的,反而是那些影響香港的蛛絲馬跡。

一、港澳辦消失變中央直接指揮

目前「黨和國家機構」調整方案流傳兩個版本。一說是港澳辦和國台辦合併成「國務院台港澳事務辦公室」,另一說是中央民委、宗教事務局、港澳辦和國台辦合併成「國家統一和民族事務部」。無論何者,都只是意味著中國國務院系統內的港澳及臺灣主管單位均被簡化,同被壓低,目的是進一步削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勢力,方便安插習近平手上為數不多的親信去佔據編制縮減後的國務院各部委主管,以及強調臺灣和中國不對等的中國政策方針,恫嚇臺灣,加強統戰。即使張曉明不再出任港澳辦主任,即使劉結一不會擔任國台辦主任,中國對港澳台的統戰與吞併計畫只會加強,不會減弱。這是因為從今以後,中國的大政方針必定完全上收至習近平及黨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層面全盤決策,並且把在國務院層級設立的新機關視為純粹的傳聲筒。換言之,李克強層次的機關齒輪俱廢武功,以便習近平從上級直接下達指令,到達那些在港澳台當地的蹲點單位(港澳中聯辦、臺灣的中共地下黨組織)貫徹執行。世途大局更形險惡,大家必須冷靜應對。

二、反台獨未提反港獨全屬自欺

有種說法認為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只提反台獨,不提反港獨,表示中共不再把港獨視為大問題,因此香港人可以獲得喘息空間,好好實現一國兩制,反倒是臺灣人需要比較認真應對。這是某些香港人徹底荒謬的幻想。首先,那份垃圾報告根本沒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反而大談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權威五年以來已經在香港得以彰顯,甚至大談粵港澳大灣區消融香港的計畫,何來手軟?況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在接見港區人大舉手機器時,已經明言對港獨零容忍,絕不含糊,聲言必須嚴厲打擊,重申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要求增強香港青少年愛國精神及對國家民族的認同感,何來嘴軟?我再重申一次:中共本質從來沒變,變的是面對中共的人的心態與見識。

三、香港地方道路名稱再殖民化

全國政協小組在北京開會。港區政協委員兼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董事佘德聰建議:香港特區政府應該刪除或減少港英殖民政府留下的符號,要從香港地名和道路名稱開始「去殖民化」。他說這是因為香港人「回歸」後是中國國民,無論一制還是兩制,「愛國」都是基本義務。這種建議真是挖空心思去舔習近平的腳趾,舔到連舌頭都快要打結了。

按照佘某的意思,舉凡英皇道、皇后大道中、太子道、公主道、彌敦道、梅道、干德道、干諾道、德輔道、怡和街、寶雲道、維多利亞港、維多利亞公園、摩士公園、伊利沙伯醫院、瑪麗醫院、堅尼地城、麥理浩徑、衛奕信徑、金督馳馬徑、渣甸坊、遮打道、昃臣道等,都需要改名,變成維尼港、維尼公園、習大大道、習總馳馬徑、麗媛徑、明澤街、近平公園、夢雪醫院等名稱,實現「全面管治權」。然後,巴士要叫公交車,的士要叫出租車,問責官員要叫領導幹部,實現「人心回歸」。如此照表操課,肯定會讓弱智的習近平爽歪歪。

其實,這種做法與其說是「去殖民化」,不如說是「再殖民化」。跟舊殖民者不同的是,新殖民者全面卑賤化、全面野蠻化、全面愚昧化、全面人渣化,堪稱「四個全面」和「四化」。畢竟港英時代創設的香港地名和道路名稱,固有歷史淵源,長輩共享回憶,傳承本土歷史,怎能一筆勾銷?只有匪韃雜種,才欲全面摧毀。這名政協口中的「愛國」,從來不是公民的義務,只是奴才的義務。

四、港區奴才降格混住形同囚犯

在港區人大舉手機器一向入住的北京飯店,今年增加了上海、遼寧人大代表團入住,史無前例,變相暗示香港人大舉手機器與省級人大舉手機器沒有分別,亦即在待遇上,特別行政區只不過是中國一個省份而已,根本沒有甚麼「特別」可言。同時,酒店不對外開放,有記者證者也被禁入,安保措施極嚴,馬路上每隔15公尺有公安站崗,意味著北京飯店變成了一座短期監獄,一眾港區人大政協舉手機器只不過是衣冠楚楚的囚犯而已。

五、一黨專政入憲說明反共違憲

中國憲法第1條第2款新增以下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這是八二憲政以來首次把「中國共產黨」字眼或者「一黨專政」內容,明確寫在中國憲法正文中,掀開面具,露出獠牙。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一點。

關鍵是:從今以後,任何人反對一黨專政,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統統都是「違憲」。「反共」的香港人就是「違憲」,就是「違反憲法和基本法的權威精神政策方針」,就是「不尊重一國」,可以被取消所有選舉的參選資格,即使當選議員,也可以被褫奪議員資格,同時可以被禁制一切「反共」的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統統視之為「違憲」。

從前「港獨」被打壓,很多人冷漠;之後「自決」被打壓,也有人無感;現在「反共」被明白規定為「違憲」,然後施以「憲法凌駕基本法、一國凌駕兩制」之類魔咒。香港人面對這種泰山壓頂的暴政宣傳與恫嚇架勢,還要繼續沉默下去嗎?從打壓港獨、打壓自決、打壓普選,到現在打壓反共,從來都只是專政者一念之差而已,任憑卑賤獨裁暴君隨意擺弄。從今以後,香港人豈可繼續視而不見?委曲無法求全,必須大聲疾呼:「中國共產黨領導不但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更是古今中外反人類反文明暴政最赤裸最無恥的公開展現。反對一黨專政,全球團結起來,大家義無反顧。退此一步,已無死所。」

六、愛國主義教育表示兩制玩完

中國憲法第24條第2款新增以下規定:「在人民中進行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和國際主義、共產主義的教育,進行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教育,反對資本主義的、封建主義的和其他的腐朽思想。」這個「洗腦教育」條款,很可能是受到2012年香港反國教運動刺激而產生,未來毒素極大,可惜尚未引發廣泛關注。

在中共眼中,教育從來都是用來推行洗腦宣傳,用以培植又紅又專的棋子、齒輪、尖兵、奴才。這個政策跟正常文明國家通過教育啟發思考、培養公民、自由獨立、人權法治、兼容並蓄等目標一直格格不入。在正常文明的社會,教育從來不是用來反對資本主義思想,或者用來反對任何任由當權者定義的所謂腐朽思想。況且香港基本法開宗名義就已經表示香港奉行資本主義及原有法律制度。中國憲法上述規定是否意味著所謂一國兩制已經玩完,香港只是一個「腐朽思想特別行政區」,終極要被徹底殲滅?抑或香港人根本不是條文中的「人民」,而是「敵人」,需要被殘酷鬥爭和改造?即使在香港教會學校,校方推廣基督宗教信仰,但卻絕對不會反對、打擊、撲殺無神論思想。這是尊重信仰自由、思想自由、人權法治的基本體現。然而,對於中國共產黨邪教集團來說,談論這些文明原則猶如夏蟲語冰。

所謂「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國際主義、共產主義、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歸根結柢只不過是「法西斯主義」和思維愚蠢混亂反邏輯的邪教謬論而已。到了這個時代,還要講集體主義代替個人主義、自由主義,還要講共產主義代替資本主義、憲政主義,簡直就是不知羞恥的活化石、活廢渣。況且中共一直奉行的,只不過是「愛黨主義、唯權主義、天下主義、權貴資本主義」,從來不是甚麼「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國際主義、共產主義」,一紙憲法根本只是用來欺騙大家而已。至於推崇「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的進步論、動力論、量變導致質變論、歷史發展五步論的人,至今還要搬這些論點出來招搖過市,殊不知它們統統都是匪夷所思、以人代神的邪教迷信,早已被科學與邏輯所揚棄,拋棄客觀,流於主觀。如仍緊抱不放,顯然學藝未精,完全自欺欺人。

與其說中國憲法的「洗腦教育」條款是歷史的倒退,不如說它只不過是把早已倒退了的歷史和野蠻,公開呈現在世人面前,徹底丟人現眼。從今以後,如果香港學校還要推廣「資本主義的、封建主義的和其他的腐朽思想」,教育大家「多勞多得、創業興家」,教育大家「婦女冠姓、男外女內」,還要宣傳麥玲玲、蘇民峰,是否統統「違憲」?「違憲」者又是否可以被逮捕?可以被DQ?是否等同自絕於「人民」?這是香港人必須嚴正面對的重大問題。

七、官員宣誓義務源自香港試點

中國憲法第27條第3款新增以下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就職時應當依照法律規定公開進行憲法宣誓。」這個「宣誓義務」條款,很可能是受到2016年香港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人大釋法、法院裁決、DQ議員、DQ候選人等一系列事件刺激而產生。香港儼然成為了習近平對全國官員專政的試點。從今以後,人人都要宣誓擁護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才可以當官;當官之後,一旦違反習近平旨意,亦即習近平聲稱自己在思想上已經判定某君有罪,某君可以即時被留置、被囚禁、被起訴,然後以違反誓詞為由被視為「違憲」,被DQ,被革職,被關押,被虐待。香港這個先行先試的橋頭堡,應該感到驕傲?抑或感到羞恥?抑或感到無奈?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