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結果的警示︱桑普

【2018年03月21日 1:35 下午】立法會補選結果的警示︱桑普


3月11日香港立法會補選,是針對先前被政府無理DQ(開除議員)而出缺的其中四個議席(港島、九西、新東、建測規園功能組別)而舉行,結果是民主派只能勉強慘勝港島(區諾軒)和新東(范國威),但卻以2419票之差輸掉九西(姚松炎)給民建聯的鄭泳舜,也輸掉上述功能組別(司馬文)給親共派的謝偉銓。無可否認,這是相當失敗,也是嚴重挫折。傳統民主派、本土派,都是同樣看著這兩個議席落入共產黨手上,尤其是九西一席最令人痛心疾首。補選過後,民主派在立法會直選議席仍未過半(16比17),議員提案分組點票否決權仍未收復,日後需待梁國雄及劉小麗被DQ而出缺的議席完成補選後,才會有機會因未來全取兩席而收復否決權(18比17)。不過,這些都是後話。現在的挫敗已夠令人傷心失望。

一、九西敗因

社會討論的焦點,大多放在九西敗選的原因。坊間大多把焦點集中在以下「理由」:姚松炎沒有做好選舉工程、踩單車而不真正落區、直幡街站人氣少、選舉工程開展太晩、鄭泳舜選舉工程好、姚教授形象離地、基層選民不認識不支持姚松炎、初選過程衍生Plan B事件嫌隙、姚松炎團隊對馮檢基形同陌路、朱凱迪幕後運籌不力、只看網民不看市民、姚松炎自以為勝算高而未盡全力、民主派大老沒有聯合撐場等等,不一而足。綜觀各項事證,我不同意這種輸打贏要、蛋裏挑骨、玩剝花生、鑽營小節、忽視大局的思維套路。事實上,這些說法根本沒有把握到重點。

依我看來,姚松炎敗選的首要原因,在於許多香港市民的冷漠逃避、自暴自棄。美其名為無力感,實在上是想不開。主要責任根本不應落在朱凱廸、馮檢基、民協、民主動力、初選嫌隙、Plan B風波等頭上。反覆炒作這些話題,忽略對香港人自己的反省,是本末倒置的,是輕重失衡的,只會令中聯辦及共產黨見笑。指責別人容易,反省自己困難。當今世道,很多政治人物不敢申斥不投票的香港人,自以為這樣才是「政治正確」。所謂「市民永遠是對的,不投票的錯,不在於不投票的人,而是在於搞到他們意興闌珊而不投票的政治人物」這類說詞,煞是可笑。冷漠的香港人不去投票,就連白票也不去投,就連在票上寫「反DQ」的廢票也不去投,然後找來一大堆藉口證明自己不投票沒有錯,說得通嗎?43%投票率,簡直可笑和可恥!對照任何一個文明社會,都是令人看不起。跟外人說,徒惹笑柄。不投票的人,猛醒吧!

敗選的次要原因,才是在於姚松炎宣傳、動員、人力、物力、財力比較薄弱,時間倉卒,印務延誤,直接面對選民溝通交流的機會比較少,善打天空而非土地,沒有「做區」經驗,沒有妥善動員有「做區」經驗的區議員積極拉票,因此在單議席單票制下,遠較換屆選舉比例代表制吃虧,導致連傳統民主派(不包括本土派)的基本盤也無法全面掌握。

姚松炎得票數為105060,僅守住了2016年立法會選舉傳統民主派(不包括本土派)基本盤(劉小麗、黃碧雲、毛孟靜、譚國僑、吳文遠)得票總數118737的88.5%。話雖如此,如把補選而非換屆選舉這個因素考慮進來,單純以傳統民主派基本盤來看,其實這個數字不算好,也不算太差。

至於本土派(先不管真偽)在2016年的40862票(游蕙禎、黃毓民)當中,相信真的出來投票給姚松炎的人不多。其實,只要有多10%本土派選民願意投票給姚松炎,他早已經贏了。姚松炎對本土派的冷淡(尤其是這次被DQ的正是本土派的游蕙禎),不願及早認真溝通,協同開展選戰,委實頗難獲得本土派鼎力支持,實有不足。差之毫釐,繆以千里,選戰就是這樣輸掉了。不過,歸根結柢,這不只是姚松炎個人的問題,而是傳統民主派與本土派整體能否跨越鴻溝、冰釋仇怨、捐棄前嫌這些根本問題。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相信在以後的選舉中,仍會不斷重複上演。自樹高牆,越縮越窄。

另外,有些人自作聰明,把啟德南、啟德北、土瓜灣北、石硤尾、紅磡票站的失利的責任,統統算到姚松炎頭上,殊不知這些本來就是「匪區」,公屋也禁入洗樓,因此我不會陪著去玩雞蛋裏挑骨頭的遊戲。反之,在美孚、黃埔這些中產區,姚松炎都是穩勝,創造佳績。事實勝於雄辯。

整體來說,姚松炎選戰表現一般,本可再努力一點,或許會有機會扭轉情勢,但大家不宜放馬後砲。由始至終,主要責任根本不在於他,更加不於朱凱廸、馮檢基、鄭宇碩、趙家賢,而是主要在於那些不投票的人。這麼淺顯的道理,為甚麼還要為了「政治正確」而不願講出來呢?大家當然可以責怪姚松炎這個失敗者,但真正需要負主要責任的,亦即真正的失敗者,不正是那些「寧願不投票,坐看舔共派鄭泳舜贏也沒所謂,辯稱自己很無力、很厭惡、很疲累」的香港人嗎?他們繼續裝睡,惡果共同承擔,鄭泳舜笑陰陰,香港繼續沉淪。

有些人看到這裏還是心有不甘,認為我不去批評傳統民主派的不足,說我護短。其實,我對傳統民主派一直有若干不滿與批評,傳統民主一派存在著許多問題,多年來的文章已經談了很多。然而,我評論的重點,在於傳統民主派如何改善論述、組織、宣傳、表現,容納對於「支爆」後香港邁向聯邦或者獨立的政治想像,同時慎重處理防諜問題而非四面樹敵。這些問題都是比較根本的,至於現在坊間講的那套,往往都是流於枝微末節,例如姚松炎有無勸止民協區議員電話催票、馮檢基是否怪東怪西、朱凱廸是否統籌不力。我想問:這些枝微末節跟敗選結果之間的具體事實序列與實質因果關係何在?好,就算真的證實存在,那麼不投票的人難道沒有錯嗎?難道不需要負責任嗎?如果大家還要為不投票的人塗脂抹粉,對嗎?

二、中共算計

中共在這次選舉是完全重演一遍2016年立法會的「三節棍」戰術。第一步是把某些人先在報名參選時DQ,第二步是把另外一些人在貌似公平的選戰中通過龐大選舉機器打敗,第三步是針對再另外一些人在當選後找藉口起訴DQ。2016年,第一節棍打梁天琦與陳浩天,第二節棍打是黃浩銘與李卓人,第三節棍打梁頌恆與游蕙禎。2018年,第一節棍打周庭,第二節棍打姚松炎,第三節棍打區諾軒。目的是涵蓋各個選舉環節,牢牢掌握誰勝誰敗的決定權,沒有死角,滴水不漏,形成先例,把網收緊。

先看第二節棍怎樣打姚松炎。其實,共產黨的選舉機器相當精密而且收放自如,但它一直以來有個死穴,就是票數有限。只有在可控鐵票的範圍內,共產黨想多少人投票就有多少人投票,想拿幾分就幾分。這次親共派有總得票數目上的突破嗎?沒有,還是不夠票!

此話怎解?看看數字就知道了。以九西為例,共產黨的策略就是要拿90分至100分的優等成績。回顧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親共派(蔣麗芸、梁美芬、狄志遠)的總得票為115747;在2018年補選中,民建聯鄭泳舜被強力動員,被大力宣傳,但得票數仍然略遜,共得107479票,是兩年前親共派所得票數的92.9%,還是沒有超過115747票這個水平。

儘管投票日及至晚上七點左右(未及十點半投票結束),共產黨的拉票部隊及鐵票動員大致上已告停止運作,惹人產生這次共產黨精銳實力尚未盡出的合理猜測,不過我估計即使共產黨尚有作為,相信也只能拔高得票數10%左右,基本盤也就是這樣大概維持而已,難有翻天覆地的重大變化。換言之,這次是共產黨出盡幾乎所有努力所換來的結果,最後成功揮出一棍,打敗了姚松炎,險勝了姚松炎,然後指著那些自稱「我無力、不投票、泛民錯、我沒錯」的人哈哈大笑:「你們繼續無力下去吧,黨疼你們!黨愛你們!」

接著看港島區。大家就會看到共產黨施展另一套截然不同的部署。如果我沒猜錯,共產黨幕後運籌者(當然不會讓新民黨事先知道)是希望讓區諾軒小勝,然後再派工聯會王國興之流找人到法院起訴,以區諾軒曾經焚燒疑似基本法部分條文影本的物體為由,誣稱他不忠誠擁護基本法,借法院之手,妄圖DQ他,急欲形成判決先例,以儆效尤。由此可見,這不代表共產黨「放生」區諾軒,而是大玩「欲擒先縱、先縱後擒」的賤招。

我怎麼會說「先縱」?看看數字就知道了。綜觀港島區,共產黨長期以來的基本盤,其實遠遠超過這次新民黨陳家珮的得票數,但是共產黨這次卻部分按兵不發,惹人生疑。換言之,共產黨在港島區的選戰策略就是在拿到80分至90分的中等成績後就立即收工。回顧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親共派(葉劉淑儀、郭偉強、張國鈞)(暫先不算入號稱中間派的王維基、黃梓謙票數)的總得票為147847;在2018年補選中,新民黨陳家珮得票數只有127634票,是兩年前親共派所得票數的86.3%而已,顯然共產黨沒有出盡147847鐵票,放任只得137181票的區諾軒也得以恰好小勝。

有些人說:民建聯和工聯會不太喜歡新民黨陳家珮,認為不是自己人,沒有出盡全力助選,以致鐵票未被全面動員。我不同意這種似是而非的說法。事實上,只要共產黨一聲令下,民建聯和工聯會就必須出動鐵票,發動群眾,跟他們喜不喜歡新民黨陳家珮毫無關係;是否自己人的標準,全由共產黨來判斷,聽黨話,跟黨走,從來不是交由民建聯或工聯會來獨立判斷的。共產黨這次就是要留有一手,先讓區諾軒小勝,之後用司法手段「擊殺」之。這是政治鬥爭需要,絕對沒有半分「便宜」區諾軒的意思。狙擊區諾軒及革職陰霾,目前都是現在進行式,值得大家密切關注。

至於新東,其實范國威「走票」情況相當嚴重,僅保住了傳統民主派(不含本土派)三分之二左右的票數,結果不佳,只不過是最後僥倖獲勝而已。他之所以能夠戰勝鄧家彪,是因為同屬親共派(自稱中間派)的方國珊瓜分了親共派票源所致。如果共產黨事前成功收買好方國珊、統戰好方國珊、勸退了方國珊,那麼這次鄧家彪將會是穩勝的。共產黨打「大膽波」,放空了方國珊,放任她贏得了大量鄉事票,鄧家彪的鐵票於是封了頂、矮了截、破了功。范國威之所以贏,只不過是僥倖而已,關鍵在於共產黨統戰戰略失誤,不在於范國威的民望或功績。本來會贏的共產黨輸了,本來會輸的范國威贏了。面對這套黑色喜劇,我實在高興不起來。

至於建測規園功能組別,司馬文敗選本屬意料之內,因為在這個狹窄專業組別當中,民主派支持者人數一直略遜於親共派支持者人數。上次姚松炎勝選也只不過是因為親共派分裂為兩張名單,而讓民主派以不過半的票數僥倖勝出罷了。即使今天換回姚松炎出選,我猜他還是會失敗。形格勢禁,非戰之罪,盡力而為,問心無愧。

綜觀上述,與其在民主派陣營內部互相指責,徒惹共產黨訕笑,不如明辨共產黨的陰謀詭計,直斥不投票者之非,爭取本土派諒解與支持而非持續割蓆,積極扭轉人心渙散現象,改善選舉策略,及早體貼社區事務,不要讓親共派與民主派的民意差距繼續縮窄,否則將來必定後悔莫及。小小苦楚等於激勵,汲取教訓,邁步向前。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