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鬥戴耀廷的卑賤暴政︱桑普

【2018年04月06日 10:34 上午】批鬥戴耀廷的卑賤暴政︱桑普


3月24日至25日,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並非中國青年救國團,後者甚至早已刪除「反共」兩字)在台灣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港澳中、各民族及台灣自由人權論壇》,參與者眾。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戴教授)是講者之一。我在現場,也是講者之一。其他講者包括劉慧卿、游蕙禎、黃政鍀、梁晃維、劉子頎、周竪峰、滕彪、達瓦才仁、烏密特·哈密特、代欽、林彥廷、吳佳鴻、吳叡人、李酉潭等。大家先後各抒己見,𣈱所欲言。

據我觀察,追求獨立並非全體講者的共識,至少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不主張香港獨立,這是眾所週知的。另一方面,自由、人權、法治、公義、反獨裁、反專政,卻肯定是與會者的共識。這也正好說明了這次會議的重要性:把被中國共產黨打壓的各大族群,聚集起來,聯繫溝通,增進相互了解,傾聽對方論述,無需籌辦組織,適時合力聲援,令這次公民人權外交活動圓滿成功。我們不需要組織、結盟,只需要游擊戰、陣地戰、壕溝戰、持久戰,保存實力,固本培元。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和而不同,分進合擊,這才是最令共產黨害怕的,猶如把共產黨引進熱帶叢林一樣,要它膽顫心驚,茫無頭緒。際此關鍵時刻,沽名釣譽、本位主義、佔山稱王、搖旗吶喊的行徑,未免不智。

當時,身在現場的香港講者都知道共產黨發動香港《文匯報》於3月25日以整個頭版,批鬥這場論壇是「五獨」論壇,聲稱戴教授號召加強「反專制」政治聯繫與發展「公民外交」的言論就是「播獨」,呼籲特區政府盡快開展二十三條國家安全立法,要求政府當局「高度留意,不可任由他們到處播獨」,猶如文革大字報一樣,施以精神恫嚇。我當時深知「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中共箭陣已經佈置就緒,大家必須準備接招,無畏無懼。

一、論述全貌

及至3月25日上午,輪到戴教授發言時,我正在台下全程聆聽他的論述。綜合他當天與前一天的發言,他清晰地表示:(一)香港民主運動應定位為反專制運動;(二)中國專制政權終有一天會結束,現在習近平已經走上了袁世凱的老路,根本不可能永續;(三)反專制成功之後,就要建立民主國家和民主社會,中國終必成為一個民主國家;(四)「那時候」香港人可以實現民主普選與人民自決;(五)「那時候」港人可以決定是否成立獨立國家,抑或與中國其他地區族群組成聯邦或邦聯,民主自決香港前途,亦即通過不同族群、每人的平等權利,去決定他們的前途,至於在中國大陸現在不同的族群,可能包括上海的族群,也可以決定是否應該成立一種關係,讓大家聯結起來;(六)現在開始,香港人應該做好必要準備,以免中國專制政權轟然倒塌之際,大家「到時候」束手無策。

上述論述有錄影片段為證,也有我這個活生生的人證,而且已經在網上廣傳,不容港共政權斷章取義,蓄意捏造事實。正如戴教授指出,他「本人並不贊同香港獨立,也不會推動『民主自決』的公投,因為在現階段條件並不存在」,這才是他的論述主旨。據我長期閱讀戴教授的文章及與他討論,我肯定戴教授的上述六個論點早已公開提出過,絕非新觀點,毫無值得大驚小怪之處。

此外,我早已跟戴教授談過,他的這套觀點根本沒有違法,因為「專政崩潰、民主轉型」是目前不具備的客觀條件,所以「聯邦」或「獨立」的選項只不過是條件性、假設性、前瞻性論述,從來沒有鼓吹或煽動大家現在建立「聯邦」或者推動「獨立」,也沒有煽動大家現在顛覆中共獨裁政權。畢竟獨裁政權現正加速潰爛,自然而然敗壞,無待外界行動。時至今日,我樂見習思想、習語錄、習永續橫空出世,笑作壁上觀。習近平,請你繼續,不要停止,那麼你就會死得更快、更慘、更可恥、更卑賤。中共如不倒,世界不會好;中共倒不倒,我控制不到。習近平正在為中共掘墓,我幫不了,也阻不了。當中共自己跳進墳坑之後,香港人究竟應該何去何從,現在就應該開始未雨綢繆。

其實,他的觀點與我在前一天(3月24日)下午的發言內容,以及我先前已經公開發表的文章內容大同小異,而且台灣《風傳媒》也有詳細報導。我的看法是,香港前途有五個選項:(一)一國一制亦即香港變成深圳;(二)維持現狀亦即一國1.5制;(三)實現一國兩制亦即當權者信守基本法字面承諾;(四)跟中國各地組成聯邦或邦聯;(五)香港獨立建國。放眼今天,選項(四)和(五)目前都沒有現實可行性,但卻是未來「支爆」後的抉擇;選項(三)只不過是個自我陶醉的美夢罷了;客觀現實是香港正在由選項(二)向(一)迅速墮落。

怎麼辦?盡力延緩墮落速度,守護公義力量與自由星火,做好長期抗戰工作與香港政治前途論述,俟中國專制獨裁政權崩潰(習近平現正提速,我欣聞之),即可由香港人公投自決前途。我們毋庸設定2047年之類具體時間,只需設定「支爆」這個條件就足夠了。到時候,香港人民主自決前途:如屆時的中國可靠(機會較小)則聯邦或邦聯,如屆時的中國不可靠(機會較大)則獨立。這是我的想法,跟目前民主派與本土派各光譜論述沒有根本矛盾,只有細節分別。

畢竟,我和戴教授觀點在細節部分可能稍有不同。我認為:戴教授相信「中國必將成為一個民主國家」,可能是個超級樂觀的想像,或許是百年以後的事,我不擬過度猜測。我的看法是:與其把「中國成為民主國家」視為抉擇聯邦或獨立的先決條件,不如直接把「中共專制政權崩潰」作為抉擇聯邦或獨立的先決條件,即為已足。無論如何,我和戴教授的香港政治前途論述基本上是相當近似的。

換言之,正如戴教授所說,他現在不贊同香港獨立,現在也不會推動民主自決公投,但是「沒有領袖能不死,沒有政權可不倒,也沒有政制會不變。若只是因有些人在香港,要未雨綢繆(或許有人會認為他們是杞人憂天),為未來多想一些,就被打壓,這香港已肯定不是我們一直所珍惜的自由社會了。」戴教授從來沒有說過現在「香港可以考慮成立獨立國家」,但特區傀儡政府卻公然造謠撒謊,妄圖混淆視聽。

二、港府頭砲

3月30日下午,事隔五天,香港特區政府好像收到了中共最高指示,猶如走狗般搖尾狂吠,罕有地發出新聞稿,露出青面獠牙,大肆砌詞造謠:「特區政府對有大學教員發表有關香港可以考慮成立獨立國家的言論感到震驚,並予以強烈譴責」;「任何有關港獨主張,均不符合一國兩制、基本法以及香港社會的整體和長遠利益」。這些是完全扭曲事實、以偏概全的荒謬謊言,匿名公開批鬥戴教授。對於港府公開譴責,戴教授嚴正表示:港府尚未釐清事實就發出如此聲明,令人極度失望。我深有同感。

所謂「有關香港可以考慮成立獨立國家的言論」中的「有關」兩個字,如作廣義解釋,完全可以無限上綱,甚至包括一切反對港獨的言論也都可被說成是「有關」,甚至包括特區政府這篇垃圾新聞稿。如果把「有關」兩個字刪除,亦即只留下「香港可以考慮成立獨立國家的言論」等語,則顯然是斷章取義,蓄意抹去戴教授三番四次講過的「在中國專制政權崩潰及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後」這個必要前提、先決條件。正因為有了這個必要前提、先決條件,戴教授的言論完全稱不上是煽動分裂國家,完全稱不上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完全稱不上是呼籲大家現在實現香港獨立。這是正常理解與邏輯(不是中國邏輯)推理下的必然結論。

試問:到了那個時候,連中國憲法都不復存在了,中國專制政權都不復存在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都不復存在了,還會有違法違憲這類多餘問題嗎?大清律例都不存在了,還會有反清違法的問題嗎?毛鄧江胡習都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了,還會有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問題嗎?共產黨滅亡之後,還有它的法統可言嗎?所謂「香港社會的整體和長遠利益」,到了那時候,應該由香港人自己慎思後自決,絕無由屆時已經不復存在的中共和特區政權置喙的餘地。

這裏絕對沒有涉及任何所謂「煽動分裂國家」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之類問題。重點是:一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已經被分裂、已經被顛覆,這些罪名等同廢紙,毫無效力,可以擺進歷史博物館,到了那個時候,哪有「自決、聯邦、獨立、建國」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的問題呢?親共者有權不同意我的主張,但絕無違反邏輯與歪曲事實的道理。

三、集思廣益

在主流民主派眼中,落實真正一國兩制,亦即上述選項(三)一直被奉為圭臬,然而政治論述也就在此結束,變相排拒面對香港未來政治前途的長遠想像與深入討論,天天高喊我愛一國兩制,確保政治安全,但卻自知只是時代幻夢。這是淺薄和不智。

在自決派眼中,他們可能會問為何不把公投自決時間設定在2047年。我的答案很簡單:這樣講未免太不聰明了。把具體時間講出來,儘管或有道理,中共就會聲稱有了獨立公投的時間表,然後大做文章,令人疲於奔命。況且2047年是甚麼光景,現在只有天知道。反之,如只以「支爆」作為自決公投的先決條件,那麼中共無從由語意邏輯的科學角度加以反駁。

在本土派和港獨派眼中,部分人可能認為戴教授這種說法太保守了,進而呼籲現在就要暴力革命,現在就要宣佈香港獨立。我不同意,因為這種做法脫離實際,注定失敗,而且不義手段不可能有效達成公義目標。準備闕如,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另有一些人認為應該文化建國,跟廣東省若干城市組建大城邦。我認為這類思維同樣完全脫離實際,形同夢囈。況且,文化就是文化,國就是國,建國是政治議題,不是文化議題,文化本身是無法建國的。大家不宜張冠李戴,混淆視聽,跳躍思考,胡裏胡塗。我們當然需要守護香港多元文化,但不宜陷入文化保守主義的窠臼,也不應幻想守護文化等同政治建國。

無論如何,「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之類的想法和做法,相當冒進和危險。匪強我弱,我只能守,固本培元,徐圖後計;匪亡我存,我就奮起,審時度勢,自決命運。與其躁進犯難,不如保存實力,慎思方略。

戴教授已經提出左報記者來到現場收風,記錄在案,跟黨報告。共產黨甚至派遣臥底間諜假扮台獨人士,企圖向我個人攻心、吊味、套料、試探,曲線測試我對綠營應該一分為二的看法,無端聲稱美國是黃之鋒的恩人,自稱自己深綠但卻把二七事件與謝雪紅攪在一起,甚至認不出另一照片中的老人家正是黃信介,因此很快就被我識破了。共產黨真是太差勁了,不倒才怪。

很顯然,共產黨這次是要挑選一個人來大做文章,大鬧一番,發動文革式批鬥,扣上「播獨」帽子遊街示眾,然後藉口推動二十三條立法。它選中的這個人就是戴耀廷教授,但不代表包括我在內的其他反專制人士得以倖免。這只不過是共產黨的鬥爭策略而已。物傷其類,唇亡齒寒,因此我們有十足的道義責任持續聲援戴教授。黨媒記者與間諜臥底緊盯戴教授,不惜扭曲事實,甚至公然撒謊,誣稱他「播獨」以毒害下一代。這絕對是子虛烏有的謊言。稍有了解香港近五年歷史的人,以及本文整理的事實內容,都絕對不會相信這套荒謬說詞。

五、黨國批鬥

繼特區政府之後,中國港澳辦接續向戴教授發砲。港澳辦發言人表示:香港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分裂勢力」,公然宣揚所謂香港「獨立建國」等言論,充分暴露了其「分裂國家」的企圖,嚴重「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現行有關法律」,是對「一國兩制底線」的挑戰,對此類活動絕不能置若罔聞或縱容姑息,聲稱:「我們堅決主張並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規管『港獨』分子與外部分裂勢力的勾連活動,以切實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和香港社會的根本利益。」中聯辦也發表同類聲明,表示極度憤慨和強烈譴責之類。

這正是中共「圖窮匕現」,道出了狙擊戴教授的真正動機:開除戴教籍、廿三條立法。共產黨就是要以戴教授作為箭靶,企圖殺雞儆猴,令大學內部也不能討論任何涉及港獨的言論,消滅大學師生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慫恿香港大學辭退戴教授,順帶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大造聲勢。

配合特區政府、港澳辦、中聯辦發砲的人,當然少不了港共地下黨流氓與維穩產業鍊流氓。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呼籲香港大學考慮開除戴教授的教籍,甚至信口雌黃,聲稱戴教授就是支持港獨,而他到台灣去發言就是港獨與台獨互相勾結。簡直就是撒謊不打草稿!共產黨走卒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同樣緊跟黨的批鬥集結號,批評戴教授的言論違反基本法及中國憲法,觸碰法律及政治底線,誤導公眾認為港獨是香港選項之一。其他親共派立法會議員更是意猶未盡。41名親共派立法會議員聯署譴責戴教授,要求戴教授向公眾低頭認錯,只差還沒有把戴教授五花大綁、坐噴氣式、戴乒乓鍊、簽悔過書而已。正如戴教授所說,文革式批鬥已從他的身上開始,很快會擴散至香港所有人。喪鐘將為所有冷漠沉默的人而鳴。

除此之外,被中聯辦操控的《文匯報》、《大公報》等報章連日來大篇幅狙擊與批評戴教授鼓吹港獨,亂扣帽子。更重磅的炸彈就是《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署名文章,接力批鬥戴耀廷「公開尋求境外支持」,「企圖分裂國家」,「嚴重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本港《刑事罪行條例》中的煽動條例」(事實上當然這條法例完全不能令戴教授的言論入罪,也不能令主張港獨而不提倡暴力行動或計畫的言論入罪,我早已寫過文章講過了),「直接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又指香港雖然沒有以港獨入刑的先例,但不等於法律規章無法處置港獨,特區政府不應再姑息縱容,要盡快追究以彰顯法治。

既然說得這麼信誓旦旦的樣子,既然現在已經完全有法可依加以嚴懲,那麼根本就不需要再推動完全沒有意義的廿三條立法嘛!黨媒的腦袋是灌了水嗎?或者更根本地說,有腦嗎?

我認為共產黨的思路是這樣的:先跟大家討論目前香港現行法例是否「有法可依」,然後聲稱既然民主派人士也說目前「無法可依」,那就應該盡快推動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國家安全立法,把煽動分裂國家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安到類似戴教授這次在台灣所發表的演講內容頭上,企圖全面赤化香港。

因此,我們千萬不要被共產黨捲進這種低級的討論,流於純粹討論戴教授的言論目前「有法可依」抑或「無法可依」這個論述層次,而是要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個高度,全面反對文革式批鬥,全面反對廿三條立法,全面反對以言入罪,全面守護言論自由,實現真正的「四個全面」。戴教授的言論現在沒有違法,將來也不得變成違法。香港人應該清晰表達嚴正反對任何形式廿三條立法的基本立場,藍紙草案或者白紙草案都必須堅決反對,全面粉碎,丟掉幻想,義無反顧,退此一步,已無死所。

六、呼籲聲援

正如戴教授於3月31日發文表示,他現在相當擔憂香港是否已經到了「以言入罪」的地步,或者至少已對普羅市民產生了極大的「寒蟬效應」,「不單不能發表批評和反對當權者的意見,甚至必須發表迎合當權者的意見,不然即使不會惹來官司,也要承受文攻武鬥」,「令人懷疑特區政府是否為了在未來進行23條立法造勢,及打擊港人的言論自由,連討論及想像中國與香港的未來也會受到壓制」。他表示自己一直相信香港是個自由社會,市民的言論自由仍是受到保障的(當然,我沒有他那麼樂觀)。他所發表的言論不是新觀點,沒有違反任何現行刑事法律,「但在現今香港的威權統治之下,突被指言論是違反了基本法,因而要被政府及政黨強烈譴責,那實在令人極度擔憂」。他指出即使面對高牆的無理打壓,雞蛋也有生存之道,「會繼續秉持無畏無懼的精神,以愛與和平,宣揚民主自由的信念,直至香港能有真正民主的一天」。閱後令我動容。

我支持戴教授,也呼籲大家無分民主派及本土派,全力聲援戴教授。我認為聲援可分為兩個層次,一是捍衛戴教授及全部香港人的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二是參與關於香港政治前途問題的討論,共同集思廣益。

時至今日,我樂見民主派及本土派部分人士發言捍衛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香港大學學生會法律學會發表聲明,對特區政府、港澳辦、中聯辦斷章取義、惡意曲解、打壓學術自由及言論自由的行為,深表失望及遺憾,直指探討人民自決或香港獨立的對錯或可行性,本身並不違法,應受學術自由及言論自由的充分保障,《基本法》第27條及第34條更有明文規定,否則只會令人擔憂收窄言論自由、打壓異議人士的手段將會升級。進步教師同盟也發表聲明,表示戴教授的言論顯然並非鼓吹港獨,只是討論未來在思想和言論自由的民主中國之下,香港人有權自由考慮政治前途,因此特區政府的說法根本就是斷章取義,無端生事,引人誤會,如此誣衊,極為可恥。我鼓勵更多像這樣的公義之聲,弘揚四海。

我特此呼籲全港民主派及本土派政治團體、政治人物、媒體人士、評論人士、學者專家,公開表達捍衛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的聲音。同時,我認為最有效、最美好、最踏實、最持久的聲援方法,就是大家積極參與關於香港政治前途問題的討論,設想更長遠的香港政治前途路向,不囿於「一國兩制」、「國家安全」、「中國法律」或「香港法律」之類官方框架,共同集思廣益。

蘇東坡《定風波》有謂:「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現在就要看香港民主派及本土派政治團體、政治人物、媒體人士、評論人士、學者專家能不能夠在這個關鍵時刻,有這種格局,有這種境界,有這種胸襟,有這種行動。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