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寡頭被制裁,俄鋁或終須國有化︱許文昌

【2018年04月12日 4:02 下午】俄羅斯寡頭被制裁,俄鋁或終須國有化︱許文昌


美國對俄羅斯的新一輪制裁震撼市場,最意外是涉及被視為7名跟俄羅斯總統普京過從甚密的寡頭富商和旗下12間企業,致令俄國股匯大跌,當中風眼就是市值一天腰斬的俄鋁(486)和其控制人歐柏嘉(Oleg Deripaska),前者在受制裁名單,營運嚴重受阻,短期極為倚重俄羅斯支援,若制裁持續或最終會被低價國有化。

美國制裁俄羅斯並非首例,之前曾制裁知名的「普京大廚」Yevgeny Prigozhin,但今次牽涉的人物和企業牽涉全球化程度較高、跟西方往來頻密的企業,包括全球第二大鋁產商俄鋁,其在莫斯科、香港和歐洲交易所掛牌,瑞士商品交易商嘉能可(Glencore)為其股東,其倫敦掛牌的控股公司En+也在名單之中。

今次制裁是依據美國去年通過的「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 (CAATSA))」,歐柏嘉是90年代開始已經權傾克里姆林宮的寡頭,一直在俄國首富名單之列,其曾往美國申請多次簽證,也有斥資於美國進行政經界游說,因此美國也對其調查掌握得最深入,他被指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前競選總幹事Paul Manafort有業務往來。

俄鋁引述的美國財政部新聞稿指出:「被指定的若干人士及實體所有受美國管轄的資產以及因受制裁方具有擁有權而導致法律運作被封鎖的任何其他實體的所有資產會被凍結,且美籍人士一般被禁止與其進行交易。此外,非美籍人士人可能因故意為或代表今天被封鎖的個人或實體促成重大交易而面臨制裁。」即除了必要的平倉交易之外,若任何實體跟俄鋁有任何交易也可能跌入制裁網。

今次制裁牽連嚴重,以俄鋁業務計,其所產鋁製品已被倫敦交易和芝加哥商品期貨交易所除名,前者將俄鋁產品剔出獲批名單,後者已撤銷合約交收,嘉能可也宣稱不可抗力條款(Force Majeure)以不履行條款,俄鋁製品幾乎不可能明目張膽以美元在國際交易流通,由於其佔全球鋁市場7%,鋁價也被推高逾一成。

俄鋁四個主要營運地區包括獨聯體、歐洲、非洲和美國基本已廢其二,去年來自俄羅斯的收入20.52億美元只佔整體收入兩成,中國更只有區區5200萬美元,由於其已主動叫停交收,收入影響或達四成三,當然可以採用迂迴或轉運方式交易,但除國營資本,敢犯諱者少,而中國鋁產量過剩能予多大助力也成疑問。

融資問題更嚴重,美國有實體的銀行固然不敢造次,連有美元業務的銀行也不敢跟其或任何與其交易的實體有往來,據指連俄羅斯本身銀行也憂慮。俄鋁主要往來銀行包括法國巴黎銀行,俄鋁70億美元銀行債務中絕大多數為美元和歐元借貸,續期和過渡也有問題,旗下最值錢的資產——27.8%的俄國鎳礦鉅企Norilsk Nickel股權可能被逼出售,目前市價計仍值近69億美元,或足抵銷大額債務,但涉及交易的對手方稍後會否有被制裁風險?且Norilsk另一大股東、受今次制裁波及身家蒸發嚴重的Vladimir Potanin是否願意此時高調介入?

美國財政部CAATSA 之前涉及的可制裁俄羅斯實體名單幾乎包含所有俄國頂級富豪,Potanin是其一,知名車路士班主阿巴莫域治也在內,其他鉅企比如俄羅斯天然氣(Gazprom)和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 亦然,不過部份或影響廣泛包括輸往歐洲的天然氣,故或投鼠忌器,但連俄鋁都予打擊,加上目前特朗普內閣已成鷹派大本營,擴大被制裁俄羅斯實體的機會甚高,俄國資產暫時難受歡迎。

被制裁之下,為免觸犯法規要求,相關金融交易資產包括股票即時被美資基金拋售,美國的彭博終端機隨即無法查閱俄鋁的資料,券商和銀行比如渣打香港已不容許買入俄鋁股票,倫敦富時指數以至摩根大通債券指數也會將相關資產剔出指數,變相指數基金也會將其拋售,而巴黎泛歐交易所(Euronext)已安排俄鋁的預託證券除牌,投資者可轉來香港沽售,短期均導致俄鋁等股份沽壓沉重。

由於俄鋁是俄羅斯產業的象徵性企業,相信克里姆林宮短期以至中期不會讓其在美國制裁之下破產,俄羅斯財長Anton Siluanov表示,俄鋁仍聘有17萬名員工,他認為俄羅斯在國家層面會提供支持,包括短期流動資金和其他相關措施,他又指俄羅斯有銀行機構,特別點名俄羅斯工業通訊銀行(Promsvyazbank)。

短期當然要視乎俄羅斯提供的支持,不過Siluanov已否認無計劃創立國有基金購入俄鋁產品,也否認國家會直接買入俄鋁股份,而這些偏偏是重要提振外界對俄鋁信心的措施,當然短期是有觀望空間,無需採取最高強度的救助。

但值得留意的是,俄羅斯去年需要接管多間包括 Promsvyazbank在內的3間較大型銀行,和關閉逾十間小型銀行。即是說,俄羅斯銀行體系目前的流動性本身已經存在一定問題,3間大型銀行今年首季據稱也需要再額外注資170億美元,而美國是次制裁也殃及國營銀行Russian Financial Corporation Bank,而其環球性的俄羅斯外貿銀行(VTB)的董事長Andrey Kostin也因為其在經濟範疇與普京親密被制裁,股價大跌,其他無被制裁的俄羅斯銀行的交易對手也會提高警覺。

由於俄羅斯目前政治地緣風險極高,一旦美國通俄門、英國涉嫌叛變間諜毒殺案、以至叙利亞問題有所進展,被美國甚至歐盟加碼制裁,俄羅斯的銀行體系自保或成問題,屆時救助俄鋁已非首要考慮。當然俄鋁或可研究向公眾集資包括供股、在中俄等地發行盧布和熊貓債券自救,但也涉及參與銀行可能被制裁的問題,且財政問題上風險之高,致令中國企業或未必敢公開在市場協助。

當然俄鋁本身資產豐厚,其生產力亦強,然而失去短期流動性是很多曾經輝煌的企業最終倒閉的理由,俄羅斯料不會讓其倒閉向西方「認輸」,但俄鋁中期若無法撤銷制裁將變為彊屍企業,只能寄望普京態度軟化,或稍後訪問白宮救亡,否則現階段俄鋁風險回報仍未成正比,最終被低價國有化的可能性存在。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作者為Godahsing股東倡議活動發起人,並持有大新系財務權益。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