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Wally被逐,是「蝗蟲」問題?還是民主問題?︱胡啟敢

【2018年04月20日 1:49 上午】Mr. Wally被逐,是「蝗蟲」問題?還是民主問題?︱胡啟敢


據聞網上出名的街頭藝人Mr. Wally在Facebook訴苦,指他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常用的表現場地被大媽搶走,事後她們態度惡劣,不肯施方便之門。Mr. Wally只好另謀表演場地。

當然,這些大媽的表現質素低劣,又像暴發戶一樣態度惡劣,理應受到譴責。不過,笨土派見到這些垃圾大媽,猶如鯊魚嗅血,把血盆大口向泛民主派、新移民、中國人狂咬。言論大多千篇一律,不外乎是「香港人是優秀族群」、「全部中國人是垃圾低劣」、「泛民包庇新移民賣港」。

果然極右遇到種族問題,智力立即下降一半。其實他們和中國的極左歷史反動派都是思路一樣,只不過中國的極左歷史反動派將所有解決問題的方法歸因於習近平稱帝;笨土派將所有解決問題的方法歸因於歧視新移民、票投笨土派候選人。

我認為,Mr. Wally被逐,不是因為笨土派所言是「蝗蟲」問題,而是香港的政治結構問題,在這一點上,港英政府和老泛民都難辭其咎——留意:不是因為老泛民「包庇」新移民,而是港英政府在光榮撤退以及老泛民一度在立法局勢盛時,沒有放棄香港政治中央集權的體制,進行確當的地方分權;而老泛民依從傳統的地方保長政治,沒有提高市民參與社區的積極性和意識,結果釀成今日旺角行人專用區大媽之亂,導致Mr. Wally被逐。

若果參照外國的地方自治,其實行人專用區的亂局,要解決很簡單,就是當區的居民組成街道自治委員會,然後就行人專用區的開放與使用權利訂立規則,再由街道自治委員會審核使用團體——若果製造嚴重噪音或藝術價值低的團體就列入黑名單,禁制他們使用,若果被列入黑名單的大媽亂來,強行表演就召警察驅趕。若擔心委員會會有人擅權利己,就可以設立罷免機制及廉署監督來堵塞漏洞。

故此,旺角行人專用區之亂,解決方法並非像笨土派歸因中國人質素低,而是可以用民主來解決。

而現在的問題就是香港的民主不足,因為香港是一個中央集權的體制,行政機關獨大,基本上市民並沒有一些被允許擁有管理社區的權力。

至於區議員也是權力薄弱,除了只能通過一些撥款貪污利己之外,他們就公共地方的使用問題也得經過行政機關同意才有行為,而777和警察是媚共的,其他無所作為;他們自然也不會著緊解決旺角行人專用區之亂。

而旺尖旺區議會是保皇派的地盤,他們只會派蛇齋餅粽愚民,更加害怕提倡社區自治會啟發市民的民主意識,然後地位不保,自然不根據前述的意見去解決問題。而被愚弄多時的香港人和當區居民,也不會覺醒到社區自治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這也是港英政府中央集權體制遺留下的問題,只是現在港共政府更加變本加厲而已。

老泛民的責任其實不多,唯一可以清算的,就是老泛民三十多年來的區選策略,都是只注重用民生議題來建立社區關係,或者十分勤力地做地方保長(如區議員林紹輝),並無嘗試引入外國的社區自治經驗,也沒有對選民進行民主教育。結果經過三十多年,選民的民主意識不彰,也沒有意識去管理社區,完全依賴區議員,像被寵壞的孩子。

在姚松炎敗選後,有泛民地區工作者譏笑敗因在於姚的政策規劃理想太離地;這也許是真的,但是我不見得老泛民奉為圭臬的民生溫情路線有效,若果有效,就不會三十年來一個個選區淪陷!

民生溫情路線惡果就是,市民投票不會依政治意識去投,而是完全以人情、年輕、學歷等反民主理由來投票。只要保皇派在一區投放鉅量資源,然後調動幽靈選民,再用幾個流言(如召妓等醜聞)中傷泛民的候選人,這樣泛民的選情就九死一生了。或者你就像林紹輝做到過勞,雖然有成效保得選區,但是,是否可推動民主運動,要打個問號。

站在這次旺角大媽之亂,足以引證我的批評。當區居民沒有自治意識,自發行動去解決大媽之亂,區選又亂投尸位素餐的保皇候選人,然後又怪泛民治搞亂香港。而本土自詡「信仰」民主,但是卻把旺角大媽之亂歸咎於「蝗蟲」質素太低,而非嘗試用民主方法解決,這充份反映三十多年來民主教育是完全空白和失敗了。

我不敢說我的觀察是完全正確,但是對比保皇派海量的愚民資源,提高選民的政治意識和社區自治意識,是否能攻保皇派之不備?願此文能拋磚引玉,引起討論。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