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演的還是宮廷舊戲︱王丹

【2018年05月07日 1:45 下午】北京上演的還是宮廷舊戲︱王丹


自從鴉片戰爭以來,據說,中國就打開了國門,開始了現代化的進程。到了1978年中國開始改革開放以後,現代化已經成了無可爭議的評價中國社會發展的指標,似乎中國這真的已經全面的走上了建設現代化民族國家的道路,似乎中國已經完全消除了幾千年封建社會的傳統和特點。這是對中國現狀的誤解。

我認為,在中國社會發展的某些方面,尤其是政治方面,其封建性的特色仍然十分鮮明;換句話說,中國封建皇權制度下的政治運作模式,在今天的中國,依舊在發揮作用,習近平上台以後,尤其如此。為甚麼這麼說呢?

我們都知道,古代的皇權,並不是官僚階級的利益代表,各級官僚只不過是依附在皇權下牟取私利的利益集團;同時,皇權本身,也更不可能是民眾利益的代表,民眾只不過是皇室的奴隸,而官僚階級對於皇權的作用,就是代表皇權去管理民眾。那麼,皇權代表的,究竟是哪個集團的利益呢?就是皇族,或者說世襲的貴族集團的利益。

因此,在封建時代的中國,政治發展基本上是三個集團的博弈:皇權集團,官僚集團,民眾。當官僚集團橫徵暴斂,貪腐橫行的時候,民眾就會反抗, 這就是歷朝歷代的農民起義;這樣的動盪當然不是皇族樂見的;另一方面,官僚集團與皇族之間,也會有利益的衝突和爭奪。因此,皇權與官僚集團之間,也存在矛盾。

在農民起義後形成的新的王朝中,就會出現所謂的新的貴族集團,他們的代表,就是新的皇帝;這樣的新的貴族集團,至少在名義上也要表示自己代表上天照顧民眾的利益,所以,他們往往會以打擊貪腐的官僚集團的名義造反,奪取政權,從而得到民眾的支持。其實,也是剝奪官僚集團的財產為自己所用的一次財富再分配過程。但是當他們的江山坐穩之後,畢竟還是需要官僚集團協助他們穩定政權,管理民眾,於是皇權與官僚就會重修舊好,共同壓制民眾,一直到有一天再次激起民變,再次改朝換代。一部中國封建王朝更替發展的歷史,大抵就是如此。

今天的中國政局,也大抵如此:習近平作為紅二代,行使的就是共產黨統治的皇權,他和太子黨們就是所謂的世襲貴族利益集團;而各級地方官員,就是典型的官僚集團,維繫他們對於皇權的忠誠度的,當然不可能是是對真命天子的心悅誠服,而是皇權庇護下他們可以獲取財富的特權地位,也就是腐敗。問題是,與封建王朝一樣,官僚集團的腐敗過於嚴重,就會激起民變,而民變,直接威脅到的,不僅是官僚集團的生命安全,也是皇權的統治基礎。因此,新一代的皇權代表,也就是習近平,自然要對官僚集團開刀以安撫民眾,如上所述,這樣的對官僚集團的打擊,既可以得到民心,又可以剝奪官僚集團的利益歸為己有,可謂一舉兩得。這與其說是廉政反貪,不如說是新的權利和財富的再分配。

問題在於,如果這樣的統治手段真的有效,中國歷史上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政權更替了;這樣的三方博弈一再發生,說明這樣的機制本身一定存在問題,是不可能持久的。例如,皇權與官僚集團之間的矛盾,早晚就會爆發出來,從而給民眾製造反抗的機會。這樣的事情,在中國的封建時代一再重演,今後也不會例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