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宜以空間避其鋒換時間︱許文昌

【2018年06月04日 10:38 上午】中美貿易談判宜以空間避其鋒換時間︱許文昌


中美兩國近期繼續就貿易糾紛持續協商,在5月中旬的第二輪協商公布聯合聲明之後,第三輪由商務部長羅斯訪華的磋商欠缺成果,鑑於美國6月中旬前或公布500億美元貨值的清單,加上美朝會面在即,連帶考慮下半年美國中期選舉,中國應對美方反覆的談判策略時應更理性和靈活應對換取時間,避免擦槍走火。

5月中旬副總理劉鶴為首的團隊在華盛頓與美方作第二輪磋商,雙方火速在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同意採取有效措施,減少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中方將大量增加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特別是美國農產品和能源,以滿足中國人民不斷增長的消費需求和促進高質量經濟發展,也表明高度重視知識產權保護,同意加強合作。

正如筆者4月初指出,「即使中美雙方無法解決核心的知識產權糾紛,最終料可達成停戰協議,免掀起大規模貿易戰。」中美聯合聲明面世較預期為早,當時被廣泛視為停戰協議,並獲得劉鶴和美國財長曼努欽雙方受訪確認,不過白宮在5月底再發表聲明,表示仍會就原來500億美元商品公布關稅清單,令人意外。

原因之一,當然是與特朗普的言行反覆有關,筆者其時已經明言「對特朗普的言行反覆也要有所預期。」而5月那份聯合聲明由於缺乏具體數字,便於各自官方解讀,當然實際中方加大進口美國商品,縮少貿易逆差彰彰明甚,當時已有消息指中方將縮少逆差2000億美元,但被中方否認,聲明實質顧全雙方面子問題。

然而美方整個談判團隊由不同貿易取態的成員組成,有份談判的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曾忍不住聲稱,中美逆差可望縮小逾2000億元,曼努欽受訪也指出,雙方談判結果並非一個總數,但今年農產品出口可增35-40%,未來3-5年能源出口達致500-600億美元。這兩位溫和派明顯收貨,因這部份已最少涉近700億美元。

如果計及談判其間泄露的包括中方將增加美國液化天然氣(LNG)、半導體、奢侈品,加上放寬美國企業進入中國金融業和電子商貿市場等,並按早前美方要求進行每季進度檢討,最終料有機會達致美方明示的貿易數額目標,然而代表團貿易強硬派和美國國會不少反對壓力,再者北韓一度強硬,讓特朗普乘機反覆。

北韓與美國6月中旬的會談筆者稍後將再另文評論,然而關鍵之一是特朗普本來寄予厚望的美朝會面一度流產,且其似有怪罪此前中國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所致,也是令特朗普轉趨強硬的部份理由,其近日甚至突然提及中方在南海水域活動的相關報導,故此6月12日美朝會面對中美貿易談判進程的影響不能忽視。

特朗普早前發推文表示中美貿易協議「需要不同架構」,估計就是要鋪路針對貿易逆差和知識產權糾紛加壓,曼努欽也改口稱團隊期望中國出現結構性改變。然而筆者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初已經批評此廝無從政經驗,不諳經濟,性情行事均乖張且反覆,近期美國已就實施鋼鋁關稅和計劃徵收汽車關稅被傳統盟友圍剿。

不過問題是美國經濟體量鉅大且底子亦厚,由前任奧巴馬奠基的經濟復蘇穩健,得以讓特朗普恃強凌弱,而中國由於經濟亦處關鍵轉型時期,且涉及逾6萬人就業的中興通訊(763)仍取決美國放鬆禁令重生,第二輪談判態度進取予美方乘人之危,不過既然加大入口有利國民,短期不妨予其甜頭避其鋒,爭取寶貴時間。

正如筆者4月已經指出「中國近期已顯得較為開放」,比如6月初宣布下調逾1449種入口商品關稅,部份藥品關稅更降至零。而第三輪的中方聲明強調磋商「取得積極具體的進展」,若打貿易戰,「談判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不會生效」應只是姿態,不然對中國經濟衝擊難免較美方可能僅涉0.1-0.2%為大。

由於白宮正爭取放寬中興罰則,且正值加強應對中方「科技冷戰」,美國聲明將在6月15日前,公布對5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清單,並續加強中國出口管制和投資限制,可視為強化共和黨支持率的兩面手法。畢竟美方諮詢公眾之後清單的變動,以及關稅實施日期最關鍵,何況其後特朗普聲言加碼的千億清單尚未見影蹤。

既然中國最終決定加大進口,不如切實處理,而筆者4月已指「雖然美方看似磨刀霍霍,不過其實都在特朗普一念之間」,傳在早前中興游說中聘用可直通特氏的前競選顧問即為上策,特的其他身邊人不妨加以利用。單純貿易差額難掀戰事,中國科技產業即使未來擴張受制,冷戰癥結無解,更應以空間爭取發展時間。

許文昌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