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普世人權,就要正視中共的暴政!︱曾建元

【2018年06月12日 11:05 上午】講普世人權,就要正視中共的暴政!︱曾建元


《中華民國憲法》本文正是抗戰後中國政治協商會議推舉張君勱修訂《五五憲草》而來。政治協商會議的倡議者和決議《和平建國綱領》的起草者,正是中國共產黨!在決議採共識決的情況下,中國共產黨對於作為政協決議一部分的《中華民國憲法》人權條款,是有過主張和承諾的。

中國共產黨高舉新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旗幟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後,旋即推翻和違背了他們對中國人民的政治承諾。他們不僅憑藉謊言從事欺騙,而且還透過國家暴力來鎮壓中國人民,目的就是為了維護和鞏固中國共產黨自家的鐵桶江山。特別令人感到悲哀與諷刺的是,《共產黨宣言》結尾說:「全世界無產者團結起來!」但是今天中國的強大崛起,就是利用國家暴力榨取中國無產者的剩餘價值,而將之轉換成黨國的金錢與權力,更進一步以此為資本對全世界進行帝國主義侵害和擴張。

站在自由世界第一線,和專制中國首當其衝的,就是我們台灣。我們今天紀念六四,它的意義不只是六四,而是抗議中國共產黨建黨和中華人共和國建國以來的無數血腥鬥爭。這些血債,罄竹難書!

在六四以前,中國的土地上還曾發生比它更殘酷的人禍,例如鎮反肅反(鎮壓國民黨反革命)、三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五反(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騙國家財產、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反右派鬥爭、三面紅旗(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農工業生產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和早自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時期就已展開的暴力階級鬥爭、殺土豪分田地的土地改革等,都是毫無法紀的殘酷鎮壓,不惜讓地主或他們所謂的「階級敵人」肉體消滅,讓人民互相猜忌迫害。在無產階級中國文化大革命之後,中國人民以為共產黨在鄧小平上來之後可能改變,才會有北京之春的幻想,最後醞釀出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而以六四屠城收場的悲劇。

在六四之後,又過了將近三十年。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更加地強大,是在人類歷史之中前所未有的電子監控霸權國家。這是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前所未見、聞所未聞,以如此龐大的資源投入對人民的電子監控和警察國家行政的國家。中國更利用全球化下的全球秩序擴張其霸權,要消滅一切與它對立而可能顛覆其政權的因素。

過去,自由國家存在過對於經濟自由化可能會改變共產黨執政基礎的錯誤期待,以為讓中國進入到國際秩序當中,有助於中國的民主化。可是三十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們,這些都是幻想!世界卻因這樣的幻想,於今造就出無比龐大的邪惡帝國!

六四二十九年了,明年就三十年了。讓我們回到六四當年追求的基本價值。當習近平用七不講在挑戰《世界人權宣言》普世價值、侮蔑它是西方帝國主義意識形態的時候,歷史告訴我們,《世界人權宣言》當中最重要的起草者就包括中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第二條,就是以「仁」為本位,由張彭春引進中國儒家孟子的思想,在西方亞里斯多德(Aristotélēs)的理性思想上,提醒人類還共有著良知。《世界人權宣言》正是參照著中國傳統的美好價值而起草建立的人類普世價值,怎麼會對立於中國?

我們要提醒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是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又是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和人權理事會重要成員國。如果你要繼承和坐上中國的席次,請尊重《世界人權宣言》,請好好檢視七十年來中國憲法實踐的狀態。

我們自由國家也必須警醒:如果我們繼續縱容中華人民共和國,那不僅是對人類基本價值的自我踐踏,我們也將面臨未來更加嚴峻的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將會對人類文明的秩序產生更大的破壞和威脅。

台灣會是扭轉人民共同命運的槓桿支點。我們呼籲全球共同來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問題。我們要喚醒全球人民的良心,集中我們的資源和意志來防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擴張,甚至進一步,我們要呼籲全球民主國家,特別是美國、日本和歐洲,共同組織民主國家聯盟,和台灣以及中國大陸被壓迫的人民站在一邊,一起來遏止和根本解決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人類文明和世界秩序造成的災難。六四將三十年,我們錯估形勢三十年。在《世界人權宣言》通過的第七十年,我們該好好反省,我們的行動和政策方案在哪裡?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本文原刊於voice tank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