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組織發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內幕報告

【2018年06月21日 9:30 上午】國際人權組織發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內幕報告


國際人權組織“保護衛士”最近發表了有關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調研報告。電視強迫認罪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又有什麼樣的危害?
國際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於本周二(6月19日)發表中文版調研報告《劇本與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背後》。這份報告分析了從2013年7月到2018年2月被播出的45例電視認罪和37位認罪者,他們的身份包括媒體人、人權律師和非政府機構工作人員等,他們一般被中國共產黨視為敵人或批評者,被指控國家安全罪、違反社會秩序罪或其他罪行。
報告指出,這些認罪視頻往往是中國警方在受害者被審判之前,甚至是被正式逮捕之前強迫他們錄制。受害者被迫按照警方提供的腳本“表演”。
本台記者采訪到北大法學碩士、現在美國紐約執業的李進進律師。他指出,“從法律上來講,中國現在的法律也承認了無罪推定原則。在法庭開庭之前,讓一個嫌疑人或者被告在公眾面前認罪,這本身違背了無罪推定原則”。
根據這份報告,受害者在錄制視頻前,往往沒有會見律師的機會。警方甚至會強迫當事者簽署放棄律師和通知家屬的聲明。
為了強迫受害者認罪,警方經常采用威脅、酷刑和制造恐怖氣氛等方式。
前大陸企業家、中國酷刑受害者袁建斌在接受本台記者采訪時,回憶了他在大陸看守所和監獄的遭遇,
“我親身經歷過的是四個電警棍一起。最痛苦的是他們把我們(關進)小房間的禁閉室,裡面完全是黑的,除了一盞昏暗的燈以外。最關鍵的是裡面都是吸音的,聽不到一點雜音,很容易讓人陷入崩潰,以此來強迫你認罪,達到他們的目的”。
報告還提到,作為強迫電視認罪的受害者之一,大陸人權律師王宇在談到這段經歷時說,她很想把其間的詳細過程說出來,但總是覺得很難過,她直至今天都很難克服心理陰影。
李進進律師認為,“人都有自己的尊嚴,不能夠在公眾面前強迫他們認罪,無論他們真的有罪,還是假有罪,無論是大罪,還是小罪,這種方法都是對人的基本尊嚴的破壞”。
根據報告的調查,在這45例被迫電視認罪中,北京有19例,新疆有5例,上海4例,湖南4例,浙江4例。
報告還指出,中國的官方媒體,尤其是央視,不僅僅是被動的平台,同時也是中國警方制作、剪輯和播出這些電視認罪的積極合作者。而這些電視認罪甚至被當作應對批評中國的外交政策行動。
在這一行動的受害者中除了中國人之外,還包括外國人,例如瑞典人權活動人士達林和瑞典籍書商桂民海等人。
李進進對本台記者表示,“從國際組織來講,他們通過批評,通過國際輿論,通過大家對這個事情的關注,總是會使事件往好的方面發展”。
中國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曾在2016年公開呼吁取消電視認罪。據《德國之聲》6月19日報道,2017年後,電視認罪的數量明顯下降。但與此同時,法庭認罪的視頻卻明顯增加。
(記者:王允 責編:何平 網編:瑞哲 )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