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遊行星火不滅︱桑普

【2018年07月09日 10:16 上午】七一遊行星火不滅︱桑普


酷熱艷陽天,毋忘公義行。今年的七一遊行人數雖然稍遜去年,但是五萬人的腳力與汗水,已經滿載著人心不死的堅強意志。我在灣仔修頓球場外主持電台直播節目,親睹遊行人士表達不同訴求,跟圍觀的觀眾交流意見,特此由衷感謝大家的鼓勵。我當時說過:守護遊行自由的最佳方式,就是參與遊行;守護言論自由的最佳方式,就是發表言論。這是你和我都能夠做到的事,誠盼大家全力以赴,勉勵自己,持之以恆,好好做到。

每年七一,總會有人認為我們這樣做是行禮如儀,猶如大拜拜,遊行出一身汗,是種心理治療,心安理得過後,行動變得怠惰,形同協助維穩。其實,這種說法往往以偏概全。我不否認上述說法的確可能代表了某些人的真實心聲,但卻肯定不能夠代表我以及很多跟我同行的人。反躬自問,七一過後,節目照做,文章照寫,何來庸懶?選擇偷懶與否,是每個人的鬥志問題,絕對不能把七一遊行當作稻草人般胡亂抽插踢打。

綜觀全局,其實每年的七一遊行都會達成三大主要目標:募集捐款、連結聚會、表達訴求。七一遊行當然不大可能立即翻轉某項政策或者革除某名官員(需知道2003年那次遊行是基於特殊時空背景下的罕有例外),但每年的遊行卻是香港公民社會展現頑強生命力的絕妙場合。政見斑駁紛陳,無礙眾志成城:港獨旗幟、彩虹旗幟、法輪大法、青天白日、反對娥特、反對港鐵、抗議樓價、抗議狼英。如果純粹以「有無用處」來評價遊行,往往貶低或忽視了遊行本身的內在意義。我們可以不同意部分遊行人士的某些意見或主張,但卻必須捍衛每個人真誠相信與認真表達那些意見或主張的自由。唯有彼此尊重,唯有勇於表達,才可確保自由。

主辦單位民陣今年是以「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為主題,曾經引起溫和人士的非議。然而,我認為這個主題設定得不錯,大家不必自我審查或者杞人憂天。政治智慧從來不是選擇不講令獨裁者皺眉頭的言論,而是結聚民氣、靈活機變、為理想奮鬥。這個主題無礙大家共同行動。當然,如果今年遊行主題能夠加上爭取居住權益、土地正義等內容,號召力可能更強大,矛頭可以更尖銳。但這是錦上添花的問題,無礙我對這次遊行的正面評價。

質言之,「結束一黨專政」可以解釋為結束中共在中國的專政地位(大中華人士的立場),也可以解釋為結束中共在香港的專政地位(本土人士的立場),絕對可以各自表述。「拒絕香港淪陷」可以解釋為反對中國殖民香港導致淪陷(本土派的立場),也可以解釋為反對香港自由人權法治急速惡化(傳統民主派的立場),同樣可以各自表述。事實上,上述四種想法都是我們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支持的主張,也是我們多年來從事抗爭行動的基本原則和主要綱領,半步不讓。

儘管中共政權近期大肆標籤「結束一黨專政」為偽命題,把「一黨專政」四個字從歷史教科書中刪除,乾脆視之為「違反中國憲法」進而恫嚇開除民主派議員議席,但是悼念六四亡靈及呼籲「結束一黨專政」的維園晩會卻仍然如常舉行,而且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香港人還是照樣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因為這是所有民主運動、本土運動的根源。基礎不牢,地動山搖。抗共才是硬道理,專政才是大毒瘤。

不過,中共政權看在眼裏,猶如芒刺在背,急欲除之後快,害怕承認自己是個獨裁專制政權而丟臉,害怕說聲「獨裁專制比民主法治好」而被譏笑,是一群敢做不敢認的騙棍,不斷引起全球人類越來越大的鄙視。港共傀儡政權在遊行當天表示:任何「不尊重一國、無視憲制秩序、嘩眾誇張、不實誤導」的口號,都「不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不利香港的發展」;「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下,我們須堅守『一國』之本,正確理解由憲法和《基本法》確立的憲制秩序,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也應用好『兩制』之利,發揮香港的獨有優勢,拓展經濟,改善民生。」說穿了,港共垃圾政權就是表示「中共一黨專政」才是真理道路,才是國家主權,才是憲制秩序,才是中肯持平,才是真實報導;有了「中共一黨專政」,香港才有利益著數,才能搵食發展;如果你繼續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就要宣告你「違憲」和開除你的議席;如果你問事實上是否「中共一黨專政」,他們就說那是「偽命題」。港共腦袋是灌水的嗎?

儘管道理在我們這邊,但是目前的政治現實卻相當險惡。從去年開始,七一遊行已經不被當局批准由維園球場出發(當局故意准許由中共統籌的慶委會霸佔球場,但是全日水靜鵝飛,門可羅雀,只有不擺動獅頭的舞獅演員做完收工),只批准大家在出口只有四公尺寬的維園草坪出發,令人憤怒。為表抗議,今年很多團體及參與遊行人士都是自發從不同地方出發(例如東角道、中央圖書館外),沿途加入遊行行列,秩序良好,匯聚成流。儘管如此,我預期打壓七一遊行的力量將會一年比一年龐大。今年不走出來,明年走不出來。香港人必須珍惜每一個機會表達自己的想法。

與此同時,精神亢奮的前特首梁振英又在社交媒體發文,狂妄地踐踏參與七一遊行的香港人尊嚴。他尋釁滋事,認為民陣堅持從東角道出發,呼籲遊行人士中途加入,只是因為自知人數少,否則如果從維園出發,「『篤數』和『呃秤』就會和六四晚會一樣太難看。因此明年七一,愛國團體就乾脆把維園讓給民陣吧。」這是轉移焦點(人數根本不是重點)及扭曲動機(「為了抗議」被誹謗成「為了篤數」)的卑賤說詞!他又如何能夠解釋民陣原本一直申請從維園球場出發,而且在被否決後一直抗議這個客觀事實?何來怕人數少?真正自卑的究竟是誰?畢竟,共產黨操控的慶委會佔據維園球場「篤數」和「呃秤」才是真正難看,當中更涉嫌可能有蛇頭獨吞維穩費,因此我們熱烈歡迎梁振英這次曲線反黨的全新號召,呼籲明年七一把忠黨社團全部轟出維園而讓位給民陣。但他恐怕已經涉嫌違反強國刑法的尋釁滋事罪,一切都要「依法」辦事;如果他說得出做不到,他就涉嫌訛騙,應該立即開除他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職位。好一句「愛國團體就乾脆把維園讓給民陣吧」,不正是公然煽動顛覆習帝昺「一寸土地不能丟」的重要講話嗎?

梁振英還意猶未盡,猛烈批評《蘋果日報》刊出初中女學生參加遊行的照片,就是以初中學生散播仇恨:「遊行途中有政黨在路邊擺了一張地鐵主席馬時亨的大頭照,蘋果日報刊登了一張初中女學生用原子印印在馬時亨鼻上的照片,以示對『危鐵殃民馬時亨』的不滿,照片中的小女孩一臉尷尬。蘋果日報有需要這樣以初中學生散播仇恨嗎?」他指《蘋果日報》現在沒有全版廣告,理由就是客戶「恥與為伍」,又說「但是我們不見反對派頭面人物的後代。這遊戲太殘酷了。」這種抨擊實在太低級了,已經到了潑婦罵街的地步。初中女學生以行動表示對港鐵高層人士的不滿,抗議豆腐渣工程危害香港人生命安全,有何問題?梁振英把「抗議」與「仇恨」劃上等號,絕口不提究竟抗議者是基於甚麼原因才會抗議,正是真正製造無知與仇恨。至於他所謂「不見反對派頭面人物的後代」這類批評,其實是基於「父英雄兒好漢、父反動兒混蛋」這類共產黨員垃圾潛臺詞和潛意識。為何父母遊行,兒女就必須跟從或者必須不跟從?跟從了,梁振英說他們都是混蛋;不跟從了,梁振英又說父母故意不讓兒女受害。梁振英的腦漿構造真的非常特別。按照他這種歪理,梁振英出席每個公開活動,我們又可否說:為甚麼「不見那些舔共派頭面人物的後代」跟隨?他那三個CY子女是否都必須跟他形影不離?噢,不跟他了,這遊戲太殘酷了。

今年七一遊行,證明香港人心不死。畢竟從1997年開始,每年七月一日,都是香港淪陷於中共政權手上的悼念日,也是英國不理會香港人真實意願而把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的恥辱日。我們將會繼續以面對清明節、重陽節、耶穌受難日的心情,認真面對每年的七月一日,直到香港重光為止。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