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料陷膠著,中國反制不如主動作為︱許文昌

【2018年07月12日 6:57 下午】貿易戰料陷膠著,中國反制不如主動作為︱許文昌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美貿易開火期間,再次投放震撼彈,總統轄下貿易代表處(USTR)宣布夫擬向中國貨值20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10%關稅,拖累全球風險資產下挫,然而中國在被動尋求反擊之餘,著實要務實「不忘保持理性和靈活應對換取時間」,不如讓戰況膠著,主動有所作為降低貿易戰升溫的風險更理想。

自7月6日美中分別實施首輪涉及340億美元的關稅措施之後,以為貿易戰況轉趨平靜,加上另一焦點北約峰會召開,環球風險資產一度反彈,然而美國日前卻突然宣布擬對中國加徵2000億商品的關稅,由冷凍豬肉、傢俱、鎚子、單車、音響系統和縫紉機等工具,到錢包、地毯和其他紡織品等消費品,均有包括。

今次遠比首輪340億和即將實施的160億美元的更廣泛的新關稅清單,而且涉及眾多消費品,一旦實際執行必會對美國消費者造成影響,最低限度荷包難免有損,而且跟過去關稅一樣,需要經過公眾諮詢,料8月底完成,料新關稅最快待9月才能落實。跟首輪500億元消單一樣,料最終落實的商品範圍仍有變數。

美國公布這張2000億的清單的時間雖然略為令人意外,但特朗普在6月15 日當時曾經聲言,一旦若中國就美方首輪500億美元的關稅作出反擊,就會額外施加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一成作為報復,而中方確實在6月16 日凌晨作出同等340億美元的反制關稅,故此今次的關稅清單只是特朗普事先張揚的還擊手段。

雖然今次清單驟眼看來涉及商品金額是首輪清單的4倍,但實際關稅稅率僅10%,也低於首輪的25%稅率,相信主要考慮對消費者的影響,市場目前普遍估計,是次清單對中國GDP的影響約為0.3-0.5%,而首輪關稅影響則為0.1-0.2%,兩次關稅對經濟疊加起來的影響似乎不大,當然心理影響更鉅。

不過,今次清單公布之後,中國商務部雖然對此「表示震驚」,作出嚴正抗議並向世貿組織投訴,並重申「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但未有如上次首輪關稅一樣馬上提出具體反擊措施,加上中國近期在官方媒體已明顯減低對貿易戰取態的強硬程度,據報也指令內地傳媒避免報導貿易戰資訊,且嚴防言辭過激。

的而且確,今次美方公布清單當下內地財經傳媒報導甚至未敢明言,只強調股市和各類資產急跌,而近期內地已不容許在社交平台明目張膽討論貿易戰,涉「貿易戰」字眼隨即變為敏感詞,筆者也無法在發類似題材的討論(故這篇也是不能在內地直接刊發),有經濟師也慨嘆需要改成白字「貿易X」才獲通過。

由此可見,內地官方已經願意採取更低調更柔性的取態對應美國,既不敢再提及海外關注的「中國製造2025」,也避免引述美國官方言論或攻擊特朗普,免被反唇相譏,特別是日前特朗普更放話,一旦中國再反擊將在額外加徵2000億元關稅,由於6月份反擊確實帶來「言出必行」的2000億元清單,確有震懾效果。

雖然中美雙方目前尚未再啟動和談,但鑑於官方在處理貿易戰部份已轉趨低調,如果結合近期親習系的《香港01》和多維系引述多名中方官員有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從沒放棄韜光養晦」的說法,料今次當局將低調甚至放棄強硬反擊。雖然中美貿易戰的戰時延長無可避免,但最少避免戰情進一步激化以至擴大。

筆者在個人專頁研判中方將對2000億元關稅清單表現克制,未幾《華爾街日報》引述中國官員稱,中方將採取其他措施反制,比如暫緩向美國公司發放許可、推遲併購交易,以及加強對美國商品的邊境檢查力度。報導亦稱目前中方的情緒更為謹慎,強調中國在其他方面也需要美國的合作,美國不是中國的敵人。

筆者過去早已表明態度,「美國近期在國際貿易上確有近乎霸凌的行徑」,也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已批評其章法混亂,其政經政策將致令全球政經陷入混亂不安,近期也認為中國在「局部反擊之餘也不忘保持理性和靈活應對換取時間,保經濟降風險仍是首務。」故對目前中方能且戰且走、不忘理性的態度感到欣慰。

因為特朗普的貿易行為確是令人側目,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也隨即大比例通過無約束力的議案,象徵性要求國會監督總統施加關稅的權力,而且歐洲、加拿大等諸國也公開表示不認同美國以國家安全行為施加的關稅措施,不過中國即使積極拉攏歐洲、日本等國,但歐盟在內也認為中國貿易政策確有值得批評之處。

據報世貿大會期間,歐洲乃至日本可能加入美國行列,批評中國未有實行世貿義務,包括採用不公平的補貼和強制技術轉移,故此目前中國應趁目前美國與全球多國關稅戰之際,主動作為推動市場開放,包括減少產業補貼、放寬海外准入以至強化知識產權保護,以免再遭人口實,也可向展現勇於開放的新風。

的而且確,中美貿易摩擦以來,內地在開放市場方面進步神速,包括減少太陽能、電動車以至機場補貼的措施之外,也放寬海外汽車企業股權,諸如特斯拉獨資設廠、寶馬增持華晨合資的喜訊紛至,甚至在海外藥物進口也免去繁複耗時的臨床測試,這些措施既加快營商環境的新陳代謝,也增加消費選擇造福人民。

畢竟中方適度反制美國之餘,絕不能只以反擊解決問題,筆者再三強調不如爭取寶貴時間,正如特朗普也抵住國會壓力繼續救助國企電訊鉅頭中興通訊,中美之間所謂貿易戰非一面倒,即使暫時關稅戰事膠著,中方更應主動作為加快開放,締結新盟友,藉機改革產業結構甚至減稅,如此或者更迎來新的轉機和榮景。

許文昌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