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香港,兩種法治|仙人掌社論

【2015年01月29日 6:25 下午】一個香港,兩種法治|仙人掌社論


一樁解款車跌錢案,一樁黑警暗角打人案,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但同時比較可引證今日在香港,受害者是甚麼人,就會有不同待遇的法治。而把「人人平等」這條法治原則盜去的,正是曾偉雄為首的香港警察!

警方辦理執錢案,顯見李光耀言及香港人獨有的「效率」。上月24日香港安全G4S的解款車當街跌錢,惹來途人爭相執拾。一位在附近工作的清潔工執了八千元,雖然他有按警方呼籲將錢交還,但卻只交出二千,用另外的六千元買新手機,結果立遭警方揭發拘捕。判案法官更當庭斥其明知款項並非私產,依舊拾遺不報,簡直「無法無天」。

清潔工人理當受責,畢竟所盜者是中國銀行的錢,哪怕偷它毫毛也要受法律制裁;況且犯案錄像猶在,更是無所遁形。然而更無法無天的是,「暗角打人案」同樣有電視台錄影片段以備稽考,為何警方為中銀追查失款只消一月有餘,檢控犯案警員卻支支吾吾、一味拖延?

而且論兩者地位,無疑後者嚴重得多。根據427章3《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黑警罪犯滔天,其最高刑罰可及「終身監禁」。更甚者,警方尚且不以此控罪,而是以212章39《侵害人身罪條例》: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拘捕7警。內容是「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其刑罰不過是監禁三年而已。傷及市民髮膚,控罪居然從寬,警方的態度豈只「揦篩」,分明是毫無顧忌包庇同僚,以公義論罪又怎會比區區一個清潔工人輕?

普通市民拾遺不報是偷,香港警方以司法袒護自己也是偷!所謂「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今天曾偉雄公器私用不得已,還要偽裝成捍衛法治的聖人,把社會的非議者一律打成「偽法官」,和清潔工人昧着良心的行徑無異。只是,清潔工人犯罪受罰無可厚非,但曾偉雄卻是「小國不敢非,大國不敢誅」罷了。

使人可惜者,乃香港人面對清潔工人受罰,固然罵得痛快淋漓;但目睹黑警妄用公權力打壓人民,卻只會噤聲圍觀。同樣對上這個「偷」字,黑警和清潔工人的際遇遠及天涯,而法治精神之死已近在咫尺。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