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偉案:中國參與國際事務能力受質疑

【2018年10月10日 9:34 上午】孟宏偉案:中國參與國際事務能力受質疑


中國籍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在回國後突然被失蹤,接著被政府調查,令國際輿論紛紛質疑中國政府是否有能力履行它參與國際事務的承諾和責任。從聯合國到世貿組織,中國是否正在利用它的銳實力改變國際組織的秩序?
孟宏偉事件發生後,國際輿論一片嘩然。這位上個月還在法國裡昂意氣風發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似乎一夜之間變成了中國頭號罪犯。很快,國際輿論對於中國當局的大膽做法就開始了公開批判和質疑。
美國彭博社專欄作家、此前曾報道國家安全的資深記者伊萊•拉克(Eli Lake)周一在評論文章中,直言不諱地表達了他對國際刑警組織冷處理孟宏偉事件的不滿。他說,發生的這一系列事件基本相當於中國綁架了該組織的主席。但組織的秘書長只是在中方宣布了調查孟宏偉的消息之前要求中國提供更多的信息,而在他隨後遞交辭呈時國際刑警組織也沒有對中國政府的單邊行動提出批評。拉克質問:“為什麼這個組織不要求其它成員國中止中國的成員國身份?”
他指出,孟宏偉事件反映的只是國際刑警組織的表面問題而已。雖然這家組織每年約8000萬美元的經費中有近八成來自西方民主國家,但獨裁國家對這個組織的侵蝕已經開始了。他說,這些國家希望通過參與其中來達到實現報復政治敵人的目的。他還特別提到,中國就是通過發布“紅通”來打擊、迫害異見人士和官場對手的範例之一。去年4月,國際刑警組織應北京要求,對在美國“爆料”中共高層黑幕的中國富商郭文貴發出了“紅通”。
幾位研究中國外交的記者、學者和活動家向本台記者表示,中國正在利用它深厚的經濟實力改變甚至腐化國際組織的規則。
華盛頓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與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組織保持著密切聯系。他表示,“拿錢買路”是中國政府試圖改寫國際組織規則的辦法之一。從聯合國到世界貿易組織再到國際刑警組織,中國作為成員國繳納的法定捐款已經成為了這些組織的重要財政收入,這也就意味著中國逐漸掌握了更多的話語權。但他說,中國只是在打腫臉充胖子。
“最近很多評論家說,習近平亮劍太早,我覺得這個評論還是比較准確的。亮劍太早說明什麼呢?說明你沒有這個實力,你就亮劍了。換句話說,你在國際組織中還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中國的實力還沒到那個份兒上就要想辦法強行改變規則。這種意圖暴露出來之後,大家肯定就進行反制。”
他用世貿組織舉例說,中國自從於2001年成為它的成員國後,多次違反組織條例,使用傾銷、加征關稅、貨幣操縱和進口退稅等方式破壞公平貿易機制,這激發了其它重要成員國的警覺。2018財年的數據顯示,中國向世貿組織貢獻了近2000萬美元的經費,僅次於美國的2250萬美元。
談論中國時事的清談類播客Sinica主持人之一金玉米(Jeremy Goldkorn)認為,孟宏偉事件給其它國際組織敲了一個警鐘。他說,從中國公安部和官媒《環球時報》發布的消息和評論來看,中國認為調查孟宏偉體現了政府依法治國的決心,並聲稱這是中國的內政。換句話說,中國非但沒有道歉,還覺得自己有理。他表示,這體現了中國在參與乃至領導國際組織的過程中我行我素,拋棄了組織的基本規則。
盡管如此,金玉米認為解除中國的成員國身份作為制裁是不妥當的。他解釋,成長在種族隔離時期飽受國際制裁的南非讓他明白,如果國際社會僅靠制裁來對付專制國家,通常會適得其反。
“我認為中國已經有了一套很強的恥辱史敘事方式,政府會不斷地提到中國的這段歷史來鞏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孤立中國只會激化這種恥辱感和受害感,並不會讓中國在國際社會中變得更加檢點。”
但他說,雖然他支持中國在國際組織中繼續扮演重要的角色,但這不代表它可以胡作非為。在“孟宏偉事件”發生後和其它的恰當時機,這些組織有義務質詢中國,讓北京當局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承擔責任。
“凡事多問個為什麼至關重要,就像現在中國新疆發生的(當地政府迫害穆斯林的)事,這當然不是國際社會能夠忽視的。國際組織能做的就是對中國政府行為進行曝光,並對當局施壓讓它解釋自己的行為。”
楊建利也表示,指望通過國際組織施壓迫使中共做出政治制度性改變並不現實,但各個成員國能做的就是堅守組織規則、統一行動、創造一個良好的國際環境,以便潛移默化地引導中國改善它的處事方式。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