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德大使:美中關系面臨嚴峻挑戰

【2018年10月12日 10:08 上午】洛德大使:美中關系面臨嚴峻挑戰


在美國副總統彭斯上周發表針對中國的嚴厲講話,美中關系嚴重惡化之際, 本台記者王允采訪了美國前外交官溫斯頓·洛德先生。他曾在1980年代出任美國駐華大使,也曾在1970年代推動了美國和中國恢復外交關系。在他看來,美中關系現在面臨1970年代以來最嚴峻的挑戰。下面請聽王允對洛德先生的采訪。
記者:從彭斯的講話來判斷,美國政府將如何改變其對華政策?
洛德:我不認為他的講話意味著美國的對華政策要倒退到遏制中國的地步。在過去的半個世紀,我一直在為美中之間形成良好關系而努力工作。我認為遏制政策不會起效果,其他國家也不會贊同。這種政策甚至會把中國變成敵人,我們希望避免這種情況。而且這種政策也沒有實際意義,因為中國已經變得很強大了。
但無論我怎麼想,特朗普政府顯然是想顯示,他們的對華政策比以往更加堅定,彭斯的講話就是把各個層面的政策作了一次總結。或許不能說特朗普政府是要完全改變之前的對華政策,但它至少顯示出了不同的重點。
雖然彭斯也說了,要與中國保持良好的關系,但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有方向性錯誤。如果你想在貿易、技術偷盜或其他問題上對中國采取有效的辦法,你應該與所有其他在這些問題上受到損害的國家形成聯盟。我們必須把歐盟、日本、加拿大,還有很多亞洲國家包括進來,控訴中國不公平的貿易行為。
但特朗普卻從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TPP)退出來了,要知道這個協議是到目前為止能與中國在亞洲進行競爭的最有效的非軍事化手段。另外,雖然我同意這屆政府在貿易上對中國采取嚴厲的立場,但我認為,應該把政策的重點放在高技術、知識產權、以及網絡安全等方面,而不是放在關稅問題上。
記者:彭斯的演講是否意味著自1970年代以來形成的美中關系的基礎已經完全發生了改變?
洛德:我不認為已經到了那個地步。彭斯在演講中雖然提到中國對美國的安全威脅已經超過了俄羅斯,主要的動機是想把大家的注意力從俄羅斯對美國選舉進行干涉這個問題上轉移出來。
中國的確正在隱蔽地對美國社會進行帶有強制性的干涉,而且顯然超出了公共外交的範疇。這些是不可接受的,並且對美國的規則和制度構成了威脅。但目前來說,中國並沒有直接對美國的選舉進行干涉。
記者:1970年代美國的領導者們在試圖重建與中國的外交關系時,他們的戰略考量是什麼?
洛德:我們有很多的原因要那麼做,正如你提到的,那個時期,我都與尼克松、基辛格等人在一起。第一個原因是我們當時希望能在世界舞台上能有更靈活的外交空間,蘇聯是我們在共產主義世界唯一的敵人,我們想在那個世界拓展我們的空間。我們也想顯示,美國不會因為越戰的問題而固步自封,而是具有開拓性。我們也想通過開放和改善與中國的關系,達到改善與蘇聯關系的目的。我們這麼做也的確引起了世界的關注。我們與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國家建立了溝通,並且在亞洲形成了更穩定的局面。我們也想提升美國人民的道德期待,他們因為越戰的問題而非常壓抑,我們的這一舉動向他們顯示出放下過去向前進的決心。
記者:從目前的形勢看來,美中關系會發生較大的變化,在這種局面下,台海關系會如何變化呢?
洛德:今天中美關系遇到的問題比此前幾十年都要嚴重。首先,中國已經是一個很強大的國家,這個應該給予肯定,他們奇跡般地改善了經濟狀況,也提升了外交空間和國家安全。但這樣一來,我們所面臨的就是一個歷史性的挑戰,即一個上升的強國和老牌強國之間的競爭。而這兩個國家的領導人在我看來都是危險的,並且對目前存在的問題負有責任。考慮到這些情況,我認為美國必須做出更周全的反應。
還有一個方面,我必須強調。特朗普總統的對應政策不太恰當,就是他從很多與中國有合作的領域退出了,包括氣候變化、伊朗核協議,還有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等等。特朗普強調“美國第一”,並且放棄多邊主義,反而削弱了我們自己處理中國問題的能力。
讓我回到台海問題。中國在自己的周邊很有攻擊性,它擠壓了台灣的外交空間和經濟空間,比如在旅游問題上,還有外國航空公司對台灣的稱謂問題上。中國對台灣的外交辭令變得愈來愈強硬,並且拒絕和蔡英文總統會談。顯然,中國給台灣制造了很大的壓力。所以,我認為美國對台灣表示支持是正確的,並且還派出高級官員訪問台灣,繼續為台灣的國防力量提供幫助,為台灣爭取國際空間。
記者:美中關系日趨緊張,會如何影響亞洲的地緣政治?
洛德: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亞洲國家並不希望在美中之間選邊站。這些國家在經濟上嚴重依賴中國,中國也利用這種優勢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亞洲國家並不相信中國不願意做亞洲的霸主,他們仍然希望美國能為保護自己的安全留在亞洲。所以,特朗普堅持的“美國第一”以及不顧盟友的立場在處理中國問題上就是一個嚴重的錯誤。亞洲國家對於美國在該地區的存在會感覺到不確定性,他們中或許有國家會出於自保而調整立場,向中國傾斜,你可以看到目前已經有一些跡像。
記者:根據你的觀察,是否有跡像表明,中國共產黨領導層的內鬥越來越多?
洛德:任何外界的觀察者,包括我在內,在理解和解釋中國國內政局時,應該保持謙遜。在此前提下,我不想做任何預測。但我想說,習近平看起來正處於困境中,這可能使他失去一些政治上的支持。比如:非常嚴厲的反腐敗措施,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好的,因為腐敗在中國確實是大問題。但反腐敗也被他用來清除政治異己力量,這使得領導層內部的某些人變成了他的敵人。如果你一定讓我做一個結論,我想說,他看起來還是一個很強有力的領導人。但我並不很確定。
記者:非常感謝您回答這些問題。
(記者:王允 編輯:申鏵  網編:洪偉)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