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被全面整肅

【2018年10月15日 9:39 上午】討論: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被全面整肅


中國著名自由派民間智庫天則研究所正受到壓力,近期內可能被吊銷營業執照,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在被辭退之後,近日被中國農工黨開除黨籍。最新的消息是,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院長趙思運,因為在迎新生的致辭中提到了知識分子應該參與公共事務、關心國家大事,被學校黨委處以黨內嚴重警告的處分。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石山,邀請了原中國改革雜志社長李偉東,和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中國自由知識份子目前的處境等問題進行了討論。
記者: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院長趙思運,在今年應屆新生的演講中,主要提到的觀點有這麼幾個,一是要自律,二是要有尊嚴和尊重別人,三是知識分子要關心國家和民族,重建人文知識分子的公共價值信念。他說,知識份子是社會公共事務的行動者,但現在成了稀缺的精神資源。
李偉東先生,以你對當下中國情況的了解,趙院長講話中涉及的話題,有哪些觸碰了中共的底線?
李偉東:習近平上台宣布七不講,這就是底線。自由、憲政,甚至是社會擔當,都不能講。根本上說就是反自由,全面反對普世價值。由原來內部監控,到現在公開用行政手段法律手段,中共已經走了非常遠,這是一個納粹化的過程,非常危險。
記者:夏明教授,現在中國的自由派知識份子是否非常困難?
夏明:是,現在中國共產黨,把獨立知識分子生存的公共空間全部搞掉。我同意李偉東中國納粹化的說法。
中國在全權主義擴張的時候,已經把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全部拋棄了。比如馬克思是非常強調批評精神的,辯證法中也是如此。但現在中共已經把習近平的集團性取代黨,然後以黨取代國家,包括國家的公共性和社會性。由於習近平成了一個新的神,所以就是習近平取代了國家。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做法。
記者:1950年代的時候,中國也發生過一次,反右運動把自由份子基本清除。李偉東先生,現在習近平在走回毛的路嗎?
李偉東:不是走毛澤東的路。我強調多次,現在中國是納粹化。毛澤東搞的是共產烏托邦,習近平他們不會拋棄毛,因為那是他們的祖宗牌位,他是把黨和國家捆綁起來,搞一套民族主義的東西,實際上是右翼集權。核心標志是元首化。
如果用權力指數打分,毛是一百分,鄧小平是八十分,習近平超過了鄧小平,但他是民族主義的納粹化。這對中國民主化,以及對全世界的自由和民主秩序都有很大威脅。
記者:趙思遠教授是山東鄆城人,和宋江是一個故鄉。夏教授,中國現在這種高壓政策下,會不會有水泊梁山式的反抗出現?
夏明:偉東剛才講了,中共權貴化和寡頭化,變成了一種右翼的政權,而不是依靠工農的左翼政權。這種右翼政權需要某種暴民的支撐。當中共把知識的公共性和獨立性消滅了之後,這種暴民就會隨之出現。
但是水滸梁山式的反抗會有,但難以有大的效果。不過隨著經濟問題凸顯,那麼中國的中產階級,尤其是黨內的官員財產受到損失,可能會引發內部的大規模的反抗。
記者:李偉東先生,你覺得中國會出現夏教授講的這種情況嗎?就是黨內的大規模反抗?
李偉東:會的。中共這個紅色帝國,已經成為了一個大怪獸,誰都對他沒辦法。但大怪獸最大的敵人,就是他自己,是內部的九千萬黨員。這也可以解釋目前中共內部鬥爭激烈的現像。
記者:謝謝兩位。
記者:石山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