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專家:中國政府正強奸維吾爾民族

【2018年11月29日 10:08 上午】英專家:中國政府正強奸維吾爾民族


随著新疆“再教育營”的細節和幸存者的證言浮出水面,國際媒體對中國政府打壓當地穆斯林的報道出現井噴,而研究新疆問題的學界也正在集結起來為維吾爾人發聲。英國一位專門研究維吾爾文化的專家說,中國政府正在對維吾爾人進行像征性強奸。

“中國政府說,新疆維穩行動是為了淨化伊斯蘭教習俗、去除宗教極端化、消滅思想偏見。我並不這樣認為。在我看來,當局目前對維吾爾人的打壓簡直就是一場像征性強奸。”

這是英國紐卡斯爾大學維吾爾文化專家芬蕾(Joanne Smith Finley)周二在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座談會上講的一番話。20多年來,她一直致力於了解維吾爾人的身份認同感以及他們對中央政策所做的抗爭。當談到她今年到訪新疆的見聞時,芬蕾更是幾度哽咽。

“我認為,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清真習俗的侵犯、對其精神和肉體的蹂躪,無不是為了磨滅掉維吾爾民族的意志。”

芬蕾今年夏天在新疆烏魯木齊和喀什進行了為期三周的實地考察。她表示,她研究維吾爾社區已有幾十年,但這一次她目睹了當地人最絕望的恐懼和傷痛。芬蕾說,她多年來積攢下來的無數當地維吾爾聯絡人中,竟然只有兩個人敢與她見面。

她解釋說,如果前幾年當地穆斯林還敢於表達他們對被無端關押的恐懼的話,他們如今變得幾乎什麼都不敢說了。

一位維吾爾職業女性告訴她:“除了那些得了病的,基本上沒人能從‘再教育營’裡出來。”

另一位維吾爾教師告訴她:“維吾爾人向來很健談,但現在我們都不說話了,因為我們很怕說錯話。”

芬蕾還從宗教、文化、社會等角度分析了政府對當地穆斯林的壓迫。她介紹說,不管商人、公務員還是退休人員,這些不同社會背景的維吾爾人都不敢到訪清真寺,因為他們害怕被送進“再教育營”、失去退休金或是鐵飯碗。

位於喀什的艾提尕爾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此前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穆斯林到這裡禮拜。當芬蕾今年到訪這裡時,情況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所清真寺的大門走廊中多了一座收費亭,對中外游客收取45元的門票費。售票員的正上方掛著一面紅旗,只見用維漢兩種語言寫出的“愛黨愛國”四個大字。走進清真寺後,她基本看不到朝拜者,只見零星游客。而當她試圖走近一位維吾爾長者詢問情況時,一名警察突然開始在幾米遠外尾隨她,直到她離開。

芬蕾還說,當局還在嚴格限制當地民眾的宗教服飾和毛發。她在喀什偶遇了一位6歲維吾爾男孩,他談到現在他的學校大多數課程都使用中文教學,他還用完美的普通話唱了中國國歌。臨近分別時,小男孩用幾張白色貼紙在下巴上做了一撮假胡子。芬蕾感嘆,孩子不經意的舉動恰恰反襯了維吾爾人的文化傳統被剝奪的殘酷現實。

美國華盛頓大學研究新疆問題的人類學家達倫•拜勒(Darren Byler)從中國政府決策的角度分析了維吾爾人的處境。他說,自2009年以來,國安、高教和多達1400家科技私企一直在通力合作,試圖打破維吾爾網絡世界的高度自治,以對穆斯林進行通訊監控。他舉例說,廈門公司美亞柏科就研制了自動檢測圖片中維吾爾文和伊斯蘭教符號的設備。一些公司還開發了自動翻譯和抄寫維吾爾語語音信息的軟件。

他還說,新疆烏魯木齊、喀什等地密不透風的監控網不僅遍布市區,還在向附近的農村地區蔓延。這些設備將會生成規模極為龐大的影像信息,而它們存在的目的只有一個。

“監控網絡的目的就是束縛人們的行動。這是維護治安的一種方式。它為一些人設定了邊界,卻為另一些人開辟了自由空間。這樣一來,外面的空氣就變得不那麼壓抑了。漢人可以安全地隨意進出公共場所,但維吾爾人卻因種種束縛而寸步難行。”

到場嘉賓還有來自日本、法國、澳大利亞的學者。長期關注新疆局勢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也到場發言。

在發自肺腑的演講最後,英國學者芬蕾摘錄了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代表作《1984》中的一段話。她說,這就是維吾爾人正在經受的苦難。

“我們要把你壓迫到你無法回頭的地步…你心中的一切都會成為死灰…你會變得空虛。我們會把你榨干,然後我們會填補你內心的空白。”

(記者: 家傲 / 責編:申鏵)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