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釋善意料與美談判協議可期︱許文昌

【2018年12月03日 4:20 上午】中方釋善意料與美談判協議可期︱許文昌


G20(20國集團)峰會順利在阿根廷舉行,一致承認目前貿易體系有缺撼,並支持世貿組織(WTO)改革,然而全球重心還是在於美、中兩國高層晚宴,結果也不負眾望達成初步停火協議,停止上調新關稅以進行為期三個月的談判,中方也釋出較多善意,包括馬上重新入口美國農產品,料未來新的中美協議可談判出台。

事實上至11月兩國元首通電之後,全球焦點已落在今次晚宴上,然而會前有不少波動,包括美股一度大幅反彈、反華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又被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重新納入晚宴名單等,令市場憂慮成果,結果晚宴據稱比原定時間延長半小時至兩個半小時結束,場外也聽到內部響起掌聲,結果算是暫時達致令中美貿易戰惡化的期望。

當然也有些蛛絲馬跡令人對中美會面略為樂觀,有報導稱中美一旦休戰北京貿易代表團將由副總理劉鶴將率領30人代表團在12月中訪美談判,而美方現任內閣倚重的中國問題智囊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也強調美中關係正在改善,否認美中冷戰,預言會面後將更上一層樓,他亦直言羞辱中國簽字是無用的。

雖然筆者在8月已預期美國總統特朗普理應仿傚與歐盟的協議,暫時凍結關稅以利中方展現誠意談判,可惜一波三折,然而會前中方基於經濟形勢欠佳而有意讓步的信號相當明顯:「事實也在承受其他國家壓力,其即將開幕的進口博覽會被大國冷待,歐盟更呼籲中方拿出具體開放措施,予外資公平競爭」。美國方面,中期選舉之後貿易談判形勢不變,「短期爭取中國的貿易協議料是特朗普首選,因為中方理虧一旦讓步,每年增加美方的能源、製造和農業產品規模可大幅增加逾千億美元,對美國中西部經濟刺激立杆見影」。

回顧今次談判結果,雙方表面只是暫停新關稅90日,但根據白宮的聲明:「中國將同意從美國購買雖尚未最後敲定但數量非常可觀的農業、能源、工業及其他產品,以減少我們兩國之間的貿易不平衡。中國已同意立即開始向我們的農民購買農產品。特朗普總統與習主席已經同意立即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財產保護、非關稅壁壘、網路入侵和網路盜竊、服務以及農業方面的結構性改變開始談判。雙方同意將爭取在未來九十日內落實這項交易。若該期限結束之時雙方無法達成一致,則關稅將由10%升至25%。」

總括而言,核心的貿易談判已有雛型,中方即重新入口美國農產品作為「誠意金」,基於內地豬瘟疫情,中國已重新入口美國豬肉,雖然目前中資企業輸入美國大豆等須背負關稅,但中糧等國企只要一聲令下,肯定「忍痛」執行指令。同時未來中國將向美國大量入口農業、能源、工業和其他產品,以減少貿易不平衡。

同時中美未來談判是涉及結構性改變,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知識財產保護、非關稅壁壘(即包括國企補貼)、網路入侵和網路盜竊(包括商業間諜),這些全數均是回應美國在貿易順逆差以外的要求,變相證明中方確實大幅讓步。而這些部份在談判承諾之後執行,更需要被對方檢驗和監督,故需時談判而非一蹴而就。

在G20峰會上正式簽署的美墨加協議(USMCA)為例,客觀上本質只是更動原有24年歷史的北美自貿協定(NAFTA),結果談判歷時超過一年,跟盟友加拿大的談判更是持續拉鋸,寸步難讓,屢超過特朗普給予的時限,最終只是被視為揉合當年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和NAFTA的2.0版本,加拿大仍然堅守住仲裁機制,並不視為重大偏好美國的協議,只是特朗普大張旗鼓宣傳和改名予人錯覺而已。這樣的協議也需要談判經年,若跟中國談判實際文本協議能夠在三個月內完成,將是令人意外。

引述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所言:「雙方工作團隊,將根據兩國元首達成的原則共識,朝着取消所有加征關稅的方向加緊磋商。」,中國官方在媒體也有相關表態,即符合筆者會前分析:「中方將提出顯著讓步的方案,並爭取撤回已落實關稅。當然實際協議需時談判,但中國實際進一步的改革開放,至此已無回頭路。」

特朗普在空軍一號上表明,「美中今次談判是一個難而置信的交易(incredible deal)」,「若落實將是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也將對農產品、工業以至電腦等每類產品有難以置信的正面影響,我只是不推關稅,中國將會開放……除掉很多關稅,」,以此觀之,中國增加入口美國產品的規模或抵1500-2000億美元以上。

貿易差額估計是中美談判當中,對物質上對美國最具吸引力的部份,特朗普的表態也很清楚,根據雙方聲明,其他會談內容也包括中國加強管制美國濫用嚴重的鎮痛劑芬太尼(Fentanyl);台海兩岸強調一個中國原則;加強朝鮮無核化的合作。另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向美國承諾,若美國高通(Qualcomm)早前收購荷蘭恩智浦(NXP)失敗的個案再重提申請,他對核准持開放態度,即變相否定早前官方以反壟斷為由的留難。

美國雖然在談判策略有欠周詳之處,但其極限施壓確令中國過去蒙混過關的貿易行為被逼受審視,經濟、科技發展和供應鍊均備受壓力,也令習近平時代極具自信的發展方向被修正,需要減費自救、重回改革開放路線,當然特朗普難以預測的行為令未來中美談判仍有陰霾,但中方改革開放仍是贏回貿易夥伴的強心劑。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