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內學者呼吁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可行否?

【2019年01月07日 9:44 上午】體制內學者呼吁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可行否?


中國著名自由派知識分子、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近日在網上發表文章,主張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大膽的言論獲得無數網友點贊,但也引來了爭議。這篇文章是否為中國指明了一條可行的道路?

這篇文章題為“政改難產之因”。文章認為,中國共產黨沒能實行政治體制改革,是因為他們發現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在削弱這個政黨。而這個政黨給國家帶來了太多的災難,所以他們應該體面地退出中國的歷史舞台。鄭也夫又認為,要終結一黨專政,需要一個漫長的過渡期,只能由中國共產黨來看守社會秩序。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認為,這些主張和很多學院派知識分子的政改主張沒什麼差別,

“也許他們覺得他們一直在吶喊,但是他們沒有意識到,吶喊是沒有用的,改革實際上已經死掉了。這根本是行不通的路,尤其是89之後,這根本是錯誤的路。他們應該是另外想辦法,另起爐灶去想辦法。”

觀點差異

兩位學者觀點上的差別在輿論界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中文推特上,有不少網友評論說,鄭也夫作為體制內的知識分子,能提出這麼大膽的主張,已屬難能可貴。但也有不少人認為,鄭也夫的主張是痴人說夢。

中國社會活動家胡佳有針對性地指出,中國共產黨不會主動退出歷史舞台,

“他們現在所作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霸占著歷史舞台。這幾百個家族,還有共產黨總體的利益,就是說要壟斷這個國家所有的政治以及經濟的命脈。”

實際上,鄭也夫在文章裡也指出,中國共產黨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保江山的態度敗壞了中國共產黨的心靈。

良性互動?

鄭也夫認為,統治者的任性,是因為被統治者逆來順受,慣壞了他。所以,他呼吁,被統治者要發出聲音,提出民主訴求,和統治者實行良性互動。

胡佳也認為,中國的政治變革應該靠普通公民的覺醒,

“他們應該把那種已經注入我們血液的恐懼的基因,也就是長期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從而形成的國民性打破,要勇敢地在同一個時段,有足夠多的人要求社會變革。”

就在前幾天,中國新公民運動的代表人物許志永在博客裡指出,2018年,中國公民的權利意識在繼續覺醒。他也主張,公民運動要善於捕捉有利的空間,來推動社會的進步。

英明領袖?

但鄭也夫還提出,要和平地終結中共的專制,還是要依賴於共產黨有一位明智的領袖。旅美的中國公共知識分子莫之許在推特上尖銳地回應說,這種觀點透著一股改良派的陳腐氣息。

美國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從現實的政治條件出發,也否定了這種觀點,

“中國的政改主要取決於習近平自我的覺醒,以及自我的歷史責任感,現在無論是國際壓力,還是黨內的壓力,都不足以迫使習近平進行政治變革。”

發表背景

鄭也夫發表這篇文章,適逢中國處於內外矛盾糾結的時期。一方面,美中貿易戰持續了一年,中美之間能否在3月1日前達成和解,給中國政治、經濟形成巨大壓力;另一方面,中國內部的社會矛盾與日俱增。另外,又恰逢改革開放四十年。在此背景下,體制內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各種方式表達改革的焦慮。

胡佳則注意到另一個重要的背景因素,

“上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六四屠殺已經證明了中國共產黨的非法性。但是,另一方面,今年又是共產黨建立政權七十周年,他們要用這個來樹立強大的合法。這是兩種矛盾的力量會在今年有所碰撞。”

鄭也夫多年來從事社會學研究,網絡上盛傳一句對他的評價說,他一生要以暴熱的態度,對待社會生活中陰冷的地帶。

(記者:王允 編輯:申鏵 網編:瑞哲)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