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對中國認識覺醒 看透共產黨

【2019年01月18日 9:30 上午】西方對中國認識覺醒 看透共產黨


近年來,西方國家逐步轉變對中國的看法。近日,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前顧問加諾特的一個內部講話通過網絡發布,顯示出了西方學者對中國統治階層意識形態的深入分析。

這個講話是加諾特(John Garnaut)於2017年8月在澳大利亞政府內部的一個講話,是發生在中共十九大之前。講話稿著重分析了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政府意識形態的特點。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利明璋(Bill Bishop)在網絡上轉發這篇文章時表示,這些分析對今天的中國尤為精確。

加諾特在講稿中追溯了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的形成,認為毛澤東體現出的意識形態特征,是中國傳統的帝王哲學與斯大林為代表的極權主義體系的結合。加諾特強調,毛澤東對共產主義經典文本並沒有深入閱讀,而是以斯大林所著的《聯共黨史簡明教程》為其政策的基本指南。習近平則自詡為毛澤東的接班人,是毛之後,又一個真正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當回事的領導者。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這種解釋基本是對的,但還不完全,

“我要補充的就是,由於中國搞改革開放,又做了很多與他的意識形態相反的事情,所以,現在中共的意識形態自相矛盾,千瘡百孔,還有這麼樣一個性質。”

加諾特沒有重點分析鄧小平,但他注意到,習近平2012年底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後到廣東南巡,已經與當年鄧小平南巡有本質的區別。習當時強調意識形態的重要性,並且在一個沒有公開的講話中提出,由於蘇聯在意識形態方面存在的問題,最後導致蘇共垮台。

但胡平認為,習近平實際與鄧小平相似,在意識形態上都充滿自相矛盾,

“鄧小平理論本身就存在一個自相矛盾的地方,就是共產黨跑來當資本家。在這一點上,雖然習近平想更多地回到毛澤東,但實際上,他也做不到,也未必真心想做到這一點。反而進一步凸顯出中共意識形態的內在矛盾。”

加諾特是澳大利亞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曾擔任駐華記者。他在文章中提到,根據他與中共紅二代的實際接觸,紅二代有不少人在日常對話中經常使用習近平所主張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話語。他認為,這些跡像表明,紅二代維系這套話語,實際是為了延續他們的統治。在中國,共產主義所剩下的只是一套權力的意識形態。

紐約明鏡集團總裁何頻認為,這套意識形態已經破產,紅二代信奉它,有自己的原因,

“(他們)是我所認識的紅二代裡面的一個集體,幾十年來形成的,施加給他們的那些非常僵化的意識形態,還有他們得到特權的過程,都是靠這個體制賦予他們的特權。所以,他們還在迷戀這個東西。”

何頻指出,中國共產黨回到左傾的意識形態是迫不得已,

“(原來)就是靠鄧小平的經濟發展來支撐這個政權的存在。但是後來發現貧富差距非常大,這個時候,他們就開始回到原來毛澤東的這一套。他們就認為,建立一個公平的機制,才是社會穩定的基礎,才可能有利於中共政權的維系。”

加諾特還主張,毛澤東思想和斯大林主義的本質都是講究永恆的政治鬥爭,這是為了防止國家和社會的墮落。所以,政治對他們來說,本身就是目的。習近平上台以來大舉反腐,尤其是針對薄熙來、周永康等人的反腐舉措,也是為了意識形態的純潔化,讓中國回到以烏托邦為目標的道路上。

但何頻認為,這個邏輯是有問題的,“中國共產黨從蘇區開始就是腐敗的,那個時候,毛澤東還一路性交到陝北,對不對?中國實際是一種體制的腐敗。中國共產黨反腐敗,是要把腐敗納入到他可以控制的範疇。”

加諾特認為,在中共意識形態的格局中,文學、藝術都必須為政治服務,包括媒體工作者、教師和大學研究人員都是靈魂的工程師,其目的為了最終實現國家、社會和個人的聯合。

加諾特依據2013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指出,中國共產黨已經把西方當作了意識形態的敵人,並且正試圖把意識形態的控制向境外擴展。加諾特提醒他的澳大利亞政府同仁說,必須對此提高警惕。

近年來,有大批西方學者轉變了他們分析中國的立場,從原先的接觸、合作,轉向了今天的警惕和防御。他們的分析正在影響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政策。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去年6月,澳洲安全情報機構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共產黨過去十多年“滲透”了澳洲各主要政黨。這份報告就是由加諾特主持撰寫。

(記者:王允 編輯:申鏵) 網編:郭度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