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海外項目又遭反彈

【2019年02月04日 10:29 上午】中國“一帶一路”海外項目又遭反彈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最近又起波瀾,一個是馬來西亞的經濟部長1月26日宣布取消由中國融資、由中國公司承建的東海岸鐵路項目(東鐵項目),不過宣布取消幾天之後,又傳出中國願意削減近一半的價格,來保住這個項目。

而另一個“一帶一路”引發的爭議是1月17日中亞國家吉爾吉斯斯坦爆發近期以來規模最大的示威,反對中國的擴張。

先來看馬來西亞的東鐵項目,這項目光是利息每年就高達1.2億美元,馬來西亞說他們實在無法承擔。台灣的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南亞國家協會研究中心 (簡稱:東協研究中心) 主任徐遵慈說,這原來是在“一帶一路”架構下馬來西亞非常重要的建設計劃,新任總理馬哈蒂爾上台後,希望降低馬國2500億美元的債務,他認為東鐵項目不符經濟效益,因此重新評估。不過就在馬來西亞經濟部長宣布取消後,馬來西亞的財政部長在1月30日說,馬來西亞內閣決定再尋求進一步談判。從政策的反覆可以看出馬來西亞和中國談判的過程,牽涉非常復雜的因素。

中國“一帶一路”計劃在東南亞出現很多問題。花旗經濟研究(Citi Economics)引述美國企業中心數據指出,2018下半年中國在東南亞的大型投資計劃只剩十二個、約三十九億美元,比前一年的33個計劃、220億美元,大幅降溫,少了一半以上。目前在馬來西亞的“一帶一路”計劃,就充滿爭議。馬來西亞停建了幾個輸油管,另有幾個大型計劃,像在馬六甲市由中馬合建的皇京港和大馬城計劃中的碧桂園項目,都爭議不斷。馬來西亞民眾一方面對於前任政府的財務不透明,產生疑慮,一方面對於大批中國人去馬來西亞買房置產推高當地的房地產價格,甚至取得馬國公民身份,都有很大反感。

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在東南亞遍地開花,印尼,緬甸,老撾,柬埔寨等國也有不同項目進行。除了馬來西亞的爭議之外,緬甸也在跟中國討論是否縮減部分工程項目。

徐遵慈說,總體來說,“一帶一路”在東南亞遭遇前所未有的問題,是否能為當地國的經濟發展帶來確實的效果,飽受質疑。

紐約時報日前報導中國對於“一帶一路”的宣傳轉趨低調,徐遵慈說,她通過和大陸智庫的了解確實如此。她說大陸內部去年就開始檢討“一帶一路”政策,關於政策不透明,談判過程沒有反應相關國家的實際需求,和外債偏高等問題,大陸內部很清楚。因此大陸最近對“一帶一路”計劃開始做一些調整。

至於1月17日發生在中亞國家吉爾吉斯斯坦的反中抗議,也是一個警鐘。

吉爾吉斯斯坦是1991年從蘇聯獨立出來的一個國家,人口大約600萬,它的東邊和新疆接壤,主要的經濟是農業和畜牧,是中亞五國當中比較窮的國家。中國“一帶一路”的計劃是在吉爾吉斯斯坦建鐵路公路和高壓電塔等基礎建設。吉爾吉斯斯坦示威者抗議中國在吉爾吉斯斯坦的經濟等各方面的擴張,抗議政府欠中國的債越來越多。有示威者要求政府停發工作證給中國勞工,禁止中國人獲得吉爾吉斯斯坦的公民身份,禁止吉爾吉斯斯坦的婦女嫁給中國人等等。

對於中亞的情勢,台灣政治大學民族系教授趙竹成表示,中亞五國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度很高,在以前蘇聯計劃經濟的體制下,中亞五國被規劃為原料的供應者。哈薩克斯坦有石油,土庫曼斯坦有天然氣,烏茲別克斯坦有能源和特殊金屬,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主要養羊畜牧和高山水力發電。

他說,中亞五國從蘇聯獨立出來後,20幾年來經濟結構沒有太大改變,中國有一陣子很缺奶粉時,曾緊急跟吉爾吉斯斯坦進口牛奶,缺小麥時曾從哈薩克斯坦進口小麥。哈薩克斯坦是中亞最大產鈾國,廣東大亞灣核電廠所使用的鈾就來自哈薩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因為油價飆升,經濟情況較好。但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積欠中國的外債愈來愈多。

趙教授分析,吉爾吉斯斯坦爆發反中抗議主要有幾個原因。第一是移民問題,近年有大量中國人去吉爾吉斯斯坦取得身份。二是移工問題,很多中國企業在吉爾吉斯斯坦沒有聘用吉爾吉斯斯坦人,仍然聘用中國工人,沒有在當地創造就業機會,基層民眾很難獲得紅利。

趙竹成還提到土地使用的問題也引起當地人反感。中國企業在中亞和世界各國都有長期租地的情形,主要用來種糧食或工業開發,土地租期長達幾十年,導致中亞牧民賴以為生放牧的牧場大幅減少,老百姓沒有獲利,感覺資源被掠奪。哈薩克近年因為土地私有化,容許外國人買地的政策,也吸引不少中國人去哈薩克買地,因此哈薩克近年也出現反中的抗議,反中情緒可能比吉爾吉斯斯坦的反中情緒更強烈。

另外是經濟依賴性的問題,趙教授說,中亞五國本國的產業被中國產業取代,或者說被大量的中國產品打趴。加上“一帶 一路”下的各種建設項目,中國不斷放貸,使得借貸國債台高築。中亞五國中,債務最嚴重就是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尤其是塔吉克斯坦已經幾乎被中國的債務壓住,情況更嚴重,吉爾吉斯斯坦是第二位,中亞五國最窮的就是這兩個國家。吉爾吉斯斯坦民眾抗議的訴求之一就是要求政府減少債務,目前吉爾吉斯斯坦的外債中,約百分之七十來自中國。

趙教授認為,“一帶一路”實施之後,問題叢生,對中國來說是很大的賭注。

中國商務部在1月29日公布的“2018中國對外投資發展報告”中提到,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規模將持續較快增長,合作將更多元,但同時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投資風險不容忽視。顯然,“一帶一路”計劃在中國國內確實受到檢討。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