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包含政治因素?

【2019年02月11日 9:25 上午】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包含政治因素?


雖然距離中國社會信用系統在全國範圍內運行還有一段時間,但地方政府已開始對此進行試點。就在中國官方加大力度整治社會失信問題的同時,外界也對隱私泄漏和過度管制等問題表達了擔心。

義務服務、捐款捐血、舉報假貨、吸引投資會加分;亂丟垃圾、不贍養老人、違反交通規則或計劃生育政策、藐視合同、逃稅會被扣分。高分者可以獲得村委會發放更多的食材或現金獎勵,還有免費醫療檢查、獲准銀行貸款;低分者則會失去政府補貼、被禁止申請政府職位或參加政府項目投標等。

以上是香港南華早報7日就中國一些地方實施社會信用評分體系試點進行的報道。

社會信用系統是旨在利用一系列獎罰措施,鼓勵民眾和企業遵守規則,促進社會的誠信。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本台記者采訪時對此表示:“把信用作為違法的一種成本。我們先不討論這個法對不對。但這個法出來之後,不遵守的話除了罰款、監禁之外,還有信用的問題。把道德和法律連起來,在中國的這種環境下,肯定有積極的作用。”

打擊“失信”本意好 但不能濫用

中國政府近年來加強打擊社會“失信”問題,多次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以解決“老賴”問題。被納入名單的人士被禁止有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其中包括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乘坐高鐵、動車和輪船的一定等級座位,還有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等。

河北衡水曾將失信被執行人大頭照以及涉案信息制作成宣傳片,在各大影院播放。福建有學校也出台“連坐”政策,如果家長任何一方成為失信被執行人,其孩子將不得入學。

在北京的維權人士胡佳認為,設立信用體系本身是正面的舉措,但不能被濫用。

“我對單純的社會信用體系沒有意見。它是應該存在的系統,有保障社會經濟方面秩序的建設性作用,同時也是法治社會一種正常的表現。但這個前提是不能濫用,以法來作為武器或枷鎖來限制公民的正常合法行為。 ”

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包含政治因素?

胡佳的擔心並不是空穴來風。

澳大利亞廣播電台的一篇報道曾提到,在國家層面上,中國社會信用系統似乎是一個黑名單,而不是基於點數的評分系統。“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可以為“政治”所用,特別針對異見人士。

胡佳以自己為例告訴記者:“經濟社會信用體系對我沒有影響。當然我沒法注冊企業,這是和政治有關的方面。單從那套管控‘老賴’的體系對我完全沒有影響。我是可以購買高鐵、飛機票,只是說我買完之後也沒用,我啟程不了,因為警察會攔著你。但同時也出現過有的異見人士被地方凍結帳號,或者就是讓不讓買火車票,確實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億萬富翁及投資家喬治·索羅斯批評這套評估民眾的系統是要“將個人的命運置於一黨專制的政權利益之下,“這是史無前例的”、“可惡的”、“令人恐懼的”。

美國副總統彭斯更形容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為“奧威爾式的體系,旨在控制人們生活的每個層面”。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