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名澳洲維吾爾人被中國當局拘押

【2019年02月12日 9:22 上午】17名澳洲維吾爾人被中國當局拘押


據在澳大利亞的維吾爾活動人士向媒體透露,近年來,已有十七名旅居澳大利亞多年的維吾爾人回新疆探親時被當局監禁在監獄或再教育營裡。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當局針對穆斯林的洗腦運動正在延伸到海外?國際社會能做什麼來結束中國政府大規模監禁少數民族的做法呢?

英國《衛報》日前的報道說,據旅居澳大利亞的維吾爾維權人士努爾古麗.沙烏特 (Nurgul Sawut) 收集和提供的有關信息,在回新疆探親時被中國當局在家軟禁和監禁於再教育營的17名旅居澳大利亞的維吾爾人中, 15名為澳大利亞永久居民,2名是持有配偶簽證的居民。

沙烏特女士對《衛報》表示,由於新疆再教育營都是在秘密中運作的,因此很難證實這17人的確切命運,但她相信,其中一名已被投入監獄,另外四名被置於軟禁中,其余12名被關押在再教育營裡。

澳大利亞的3000多名維吾爾人目前正在呼吁澳大利亞政府幫助尋求這些人的釋放。

中國政府一直堅持,在新疆的再教育營都是職業培訓設施,旨在為維吾爾人教授漢語、文化和其他技能。但從再教育營獲釋的維吾爾人則講述在營中被戴上手銬和腳鐐和被毆打的經歷。

《衛報》說,現年52歲的迪勒穆拉提.吐爾遜 (Dilmurat Tursun) 是澳大利亞的永久居民,自2011年以來生活在悉尼。2017年他和妻子迪裡拜爾.阿蔔杜拉赫曼 (Dilbar Abdurahaman) 去新疆探親。他們的親戚透露,抵達新疆後,這對夫妻的護照被當局沒收,導致他們無法返回澳大利亞。2018年間,吐爾遜干脆消失了。親戚們猜測,吐爾遜可能被關進再教育營裡,而他的妻子則被困在新疆,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被監禁。

沙烏特女士去年曾向澳大利亞外交事務和貿易部提交過有關9名被監禁的維吾爾人的案例。其中只有一人被釋放並返回澳大利亞。去年10月,該部曾證實,三名澳大利亞公民被中國當局一度關押在新疆的再教育營裡,後來這些人被釋放。

位於美國華盛頓的美國維吾爾協會副總裁伊利夏提·哈桑在接受本台記者采訪時說,他也了解類似事件:

“我最近去紐約時一位年輕維吾爾人告訴我,他前不久去新疆探親差一點出不來了。他被警察搜身、進行好幾天的審問,最後他的父母和親戚一再為他做保證才得以出來。但他來到美國後得知,他的父母已被關進再教育營裡;另一位在美國中部一大學學習的維吾爾學生,回新疆探親後就失蹤了,迄今他的朋友們得不到他的信息;我本人目前也得不到父母和妹妹們的信息。這種狀況對海外的維吾爾人來說幾乎比比皆是。”

在澳洲的國土上,維吾爾人也受騷擾

《衛報》的報道還說,澳大利亞維吾爾人也透露,他們在澳大利亞國土上也經常遭受來自中國當局的嚴重騷擾,這些包括恐嚇電話,要求他們把個人信息交給中國當局,否則他們在新疆的親人將受到懲罰。十幾位澳大利亞的維吾爾人已向《衛報》講述了自己遭受中國當局騷擾和恐嚇的經歷。

去年聖誕節期間,勒希達.阿蔔杜古普爾 (Rashida Abdughupur) 在墨爾本的維多利亞港與朋友們享受野餐時,收到中國警方通過微信打過來的電話,電話視頻上出現了她戴著手銬的母親,她坐在派出所裡。中國警察說,若勒希達不給他們提供她的個人信息,她母親將被送進再教育營。驚恐不已的勒希達給中國警察交出了自己駕駛執照、護照、簽證和醫保證上的所有信息,包括她孩子們的名字等。得到她的信息後,中國警方勒令她不要給母親打電話。勒希達說,她母親的微信賬戶已被刪除,因此她現在無從得知,她目前是否被關在再教育營裡。

維吾爾人阿裡陳述說, 2017年,他一位親戚打電話說,如果他不提供有關自己孩子的出生證和護照、他們的學校、以及他們家庭住址和夫妻工作單位的信息,她將被關進再教育營。他說,雖然他們生活在澳大利亞,但他們仍然無法自由的生活。

美國維吾爾協會的伊利夏提表示,中國當局用黑社會的方式來把自己的專政延伸到海外:

“中國當局現在已把那種綁架親戚做人質的黑社會做法延伸到海外的穆斯林群體上來了,生活美國的很多新疆人都有過收到恐嚇和騷擾的經歷。”

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在回應《衛報》的有關問題時表示,在新疆的所有民族都希望維持長久的穩定,因為這符合他們的最基本的利益。中國政府在新疆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都是為了維護穩定、發展、民族團結和民生。

國際社會能做什麼來促成中國政府結束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做法呢?美國智庫2049工程的德魯.瓊斯認為,迄今為止,國際社會沒有促使中國政府放棄這種做法,而且中國當局用各種說法進行自我辯護:

“我認為他們還會繼續關押維吾爾和其他穆斯林人。他們針對外界的批評用各種強詞奪理的理由進行爭辯。例如,中國官員會指出,你們過去也做過類似的事情等,從來都不擔負任何責任。”

澳大利亞在野工黨負責外事的發言人黃英賢(Penny Wong) 敦促澳大利亞政府對此事進行調查,並表示,工黨對有關報道很關注。她指出,與中國接觸對澳大利亞來說很重要,但這從不意味著,澳大利亞人需要為此放棄自己的價值觀和主權。

聯合國去年8月要求中國政府立刻釋放所有被監禁在“再教育”營裡的人。

(記者:希望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