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或最快4月達致不完美協議︱許文昌

【2019年03月26日 4:01 下午】中美貿易談判或最快4月達致不完美協議︱許文昌


中美3月底4月初將展開新一輪高級別的貿易談判,並分別在北京和華盛頓舉行,自美國2月份一如預期延後3月對中國執行新關稅的限期開始,中美談判進展踏入3月開始反覆,特別是河內談判破局之後,美方對華的談判優勢開始收窄,但鑑於中美雙方仍有意趁早達致協議,估計4月份仍有機會達成一份初步的中美協議。

中國商務部早前宣布,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曼勞欽(Steve Mnuchin)將帶領團隊於3月28-29日赴北京,進行第八輪中美貿易磋商。白宮指出,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將於4月3日應邀訪美在華盛頓進行第九輪磋商。即目前中美雙方除電話之外仍在進行高層級面對面談判。

筆者月前已指出,華為事件不影響中美談判,而美方「也欲協議的取態難免令中方現階段不會全面退讓至底線」,只能繼續過渡談判,結果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月25日已宣布,基於重要結構問題的談判上取得實質進展,決定推遲原定3月1日加徵關稅的限期。外界部份「睇死」中美無果關稅3月實施的說法,已不攻自破。

而最重要一點,筆者早前認為中共會有高級官員親自上陣完成談判,結果竟然最先傳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特朗普到海南商定貿易協議,及後傳出雙方會面地點包括河內、特朗普旗下佛州的海湖莊園(Mar-a-Lago)甚至華盛頓,足證協議最後還是會由兩國元首一搥定音,然而問題正正出現在元首談判這個部份。

2月底特朗普和北韓領袖金正恩在河內談判破局,前者在前一天氣氛良好的情況下突然離場,對金正恩甚至重視完成儀式的東亞傳統是一場羞辱,自此在中國在對美的貿易談判開始變調,擔心元首會面重蹈覆轍,要求談判必需先完成文本談判屆時轉為儀式簽字,變相很多棘手的結構性問題無法迅速解決,拖慢進度。

《華爾街日報》報導,在中國談判代表從特朗普和金正恩河內峰會的失敗中看到危險信號後,時間表被打亂。因此認為應該在兩位領導人面對面會晤前敲定協議。而雙方一直在用英語進行談判,相關文本還需要翻譯成中文,這造成了拖延。劉鶴的權力也有限,能否同意協議條款還需要請示習近平及其他中共高層官員。

另一方面,特朗普在3月下旬也表明,即便中美雙方達成協議之後,美國料將在「相當長時間內」維持對中國產品徵收的關稅,這也令期望美方可以取消對華關稅的中國失望,同時《彭博》報導,中方貿易談判代表鑑於就算已經同意知識產權政策改革,但特朗普政府仍沒有保證撤銷對中國貨的關稅,於是改變立場。

近期種種消息,證明中美談判開始進入實際執行和細節層面而見阻力,美方陣營也屢傳出不耐煩的消息,可見其早前近乎「予取予攜」的談判優勢在大幅收窄,比如《金融時報》報導,中國原本向美方提出增加數碼貿易,但美方要求中國停止歧視外國雲端供應商,放寬外國公司在中國存儲數據的要求,結果陷入膠著。

最重要是特朗普本身對中國的結構性改革興趣不大,只相對痴迷於貿易順逆差,故此目前中方談判方向集中銀彈採購特別是投向特朗普支持者陣營比如農業、工業的採購,正是投其所好,《華爾街日報》報導,特朗普曾在3月12日的會議上問萊特希澤:「你甚麼時候能達成協議?」萊特希澤回答稱:「兩到三周。」

特朗普對這份美中貿易協議的興趣可以說是毋庸置疑,最吸引的正是大額採購對其支持群體和經濟有立杆見影的短期振奮效果,而對華關稅部份維持,據報500億美元的25%的關稅是用於補償中國強制技術轉移對美企造成的損失,而2000億元一成的關稅則可部份取消,後者能否大部份撤回難免影響中方最終取態。

至此,中美這份或者最實際是大額採購和縮減兩國貿易逆差的協議,對雙方而言只屬不完美,對很多對華鷹派而言,最終涉及的結構性改革部份將不如預期,中國改革開放的幅度將令人失望,執行時間也最少拖延數年。而中國方面也無法短期完全取消美國施加的關稅,經濟將續尋底,但或者已是雙方搏奕的最佳結果。

許文昌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