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九子殉道路——港司法最後屏障︱曾建元

【2019年04月23日 11:56 上午】佔中九子殉道路——港司法最後屏障︱曾建元


2014年在香港捲起了一場以爭取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真普選,與維護香港高度自治為目標的公民運動,始因出於反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框架和候選人提名方案。原本規劃的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公民抗命行動,最後演變成為期3個月震驚世界的雨傘革命。

雨傘革命旨在提醒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對於國際社會和香港人民的鄭重承諾:同意香港人民自決選擇特首與立法會議員的選舉方式,這是落實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和香港人民高度自治的具體作為;雨傘革命也在提醒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當局,不要背叛對於一國兩制憲法原則和《香港基本法》精神的忠誠,不要辜負香港人民的公共意志和期待,以及放棄維護香港人民利益與福祉的應有的責任;雨傘革命更在向世界宣告,為了活得像人,香港人民正在經歷一場為了維護人的尊嚴和基本權利的戰鬥。

雨傘革命雖然未能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區政府基於黨國專制和內部殖民體制之本質,而必然做成的決定,但雨傘革命非暴力抗爭的過程,表現出香港人民對於自由和民主的堅定信念,展現出香港社會的自律、理性和香港公民高貴的品格,樹立了公民抗命行動的典範,也使香港人民贏得全球人類的尊敬。

香港司法延續自英國普通法的傳統,英國政治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e)呼喚光榮革命而留下的憲政主義思想遺產,即昭告世人:國家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維護人民與生俱來的自由、財產和幸福,如果政府無法善盡它國家治理的任務、背棄社會契約,人民就有權利不服從、抵抗,甚至將其推翻。公民和平抗命就是以殉道的精神,力求維護香港所繼受的這一憲政傳統,香港獨立的司法是這一憲政傳統面對中國共產黨黨國暴力侵凌的最後屏障。

雨傘革命並未煽動香港人民推翻黨國政權,相反地,是希望透過人民集體的行動召喚當政者的良心,回到《香港基本法》一國兩制的正常軌道,不要巧立名目,強姦民意。基於以公民和平抗命作為超憲法阻卻違法事由的思考,基於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以公民不服從為由作成太陽花學生運動無罪判決的法理,我堅信雨傘革命佔中運動九君子戴耀廷、陳健民、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朱耀明、李永達完全無罪,香港區域法院的定罪判刑,是違反自然法、《香港基本法》中的憲政主義殘餘,和對於控案事實存在根本錯誤認知的政治性判決,應當在香港司法上訴審和上帝最後審判的程序中被推翻。

今年是中國五四新文化運動100周年,又逢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周年,香港佔中九子的受審,說明了中國的憲政民主革命和新文化運動,不僅還有很大努力的空間,結合了現代法西斯極權主義統治技術的中華帝國傳統,還向曾經是近代中國革命策源地的香港反噬。

我感動於佔中九子為維護香港自由、爭取民主以及保留香港人民尊嚴的犧牲付出,也為他們和香港人民在日常生活世界中抵抗共產黨國滲透的鬥爭表示敬意,更要為他們和香港人民在自由世界的前線,為台灣人民擋住中國共產黨的侵略擴張表達感謝。您們的事蹟將會被寫入到人類普世文明抵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帝國霸權的史詩當中,而我則更體認到在香港九君子之後,身為一個台灣人的任重道遠。

台灣挺香港,風雨同行。我相信,台灣人民和香港人民,會不畏強權,選擇與民主、自由站在一起。請珍惜我們共有的天真爛漫和理想,前方的路途還有一段距離,我們還要一起走下去。

本文原刊於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423/1554753/?utm_source=fac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