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打自決咀炮,只會浪費青春|譚志強

【2015年02月09日 3:03 下午】天天打自決咀炮,只會浪費青春|譚志強


最近由於梁振英特首公開批鬥而一炮而紅的「住民自決論」或「香港獨立論」,即使本人一向和梁振英唱反調,但是,本人仍對「住民自決論」或「香港獨立論」不屑一顧。

為甚麼本人會抱持如此態度呢?因為本人在三十年唸台灣政大研究所博士班時,曾經花了不少時間,讀了數以百計的書籍和文章,還採訪過數以十計的台灣政治學者和從政人士,裡裡外外將作為「理據」(reason and evidence)的「住民自決論」(determination of local residents)和作為「目標」(objective)的「台灣獨立論」(Taipei Independence),很用心用力地研究了一遍,早早便發現這套理論光是在「打咀炮」是沒有效果的。

事實上,早在二十八年前的一篇學術論文:〈住民自決論的理論與實際〉裡,本人就曾公開地、狠狠地批判過當時由「黨外」(意即「國民黨以外的民主派」人士(後來發展成台灣民進黨)所公開提出的「住民自決論」,和非常隱晦地提出的「台灣獨立論」。

後來這篇學術論文還收進馬起華教授主編的《二二八事件之研究》(臺北市 : 中華民國公共秩序研究會,民國76年[1987] )之中,大家有空不妨去台北國立政治大學中正圖書館裡面翻查一下。

除了詳細介紹「住民自決論」的理論根源和具體實踐案例之外,當時本人批判作為「台灣獨立論」(目標)基礎的「住民自決論」(理據)所提出的理由,主要包括三項:一是「住民自決論」嚴重「違背憲法」(即當時正在台灣實施的《中華民國憲法》),二是不合乎當代以聯合國為主體去執行的國際法及相關實踐,三是無視台灣當時所處身的「國際現實」,亦即美利堅合眾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不可能允許。簡言之,即是「住民自決論」不但違反「國內法」,也違反「國際法」,更完全不具任何「可行性」。

以上述觀點出發,目前由香港大學生提出,天天在報刊網路傳媒上吹噓的「住民自決論」和「香港獨立論」主張者,也犯上和台灣「住民自決論」和「台灣獨立論」主張者同樣的謬誤,即是不但違反「國內法」,也違反「國際法」,更完全不具任何「可行性」,最多不過只是這些主張,在具體層面上,是違反《香港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違反「國際法」和美中兩國都會反對的「國際現實」上,其實都是一樣的。

不過,當時本人在論文發佈會上明白指出,「黨外」人士與其搞出那麼的這個「論」那個「論」(還特別讀成廣東話的「撚」),拐彎抹角,偷偷摸摸,倒不如公開地講出「我討厭國民黨」或「我不喜歡中華民國這個名稱」,直接訴諸當時反對「老K」(國民黨的蔑稱)一黨獨大,壟斷政權數十年的大多數年輕學生和中產階級的「反對情緒」,反而更加光明磊落,理直氣壯。理論的目的不單單只是去解釋這個世界,而是要通過政治領袖率領的群眾運動(實踐/行動)去改變這個世界。

這番在台灣戒嚴時期(1950-1987)仍算相當激進的言論,倒是對後來的台灣政治發展造成了一些影響,當天在研討會會場聆聽討論的某些台灣學生領袖,有的後來走去參與「反杜邦污染運動」,有的後來走去為「黨外」候選人助選參政,有的去了外國留學之後回國自己參選…,現在個個都成為台灣有頭有臉的人物。

故此,如果沒有具體的實踐/行動,目前香港輿論裡任何有關「香港獨立」、「住民自決」的主張,根本都是在「浪費青春」,對改善香港目前的政治現狀根本無補於事。無卵胞,無撚用!

譚志強(兩岸評論員/大學教授)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