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史上最邪惡的男人﹕阿萊斯特‧克勞利Alestier Crowley | 言靈 | 紫秤】

【2015年02月16日 2:21 下午】【被譽為史上最邪惡的男人﹕阿萊斯特‧克勞利Alestier Crowley | 言靈 | 紫秤】


在近代魔法界中,有一個最著名的人物,被稱為20世紀最偉大的魔法師,同時亦被稱為世上最邪惡的男人,他就是阿萊斯特‧克勞利(1875/10/12-1947/12/1)。

克勞利,生於英國一個傳統的基督教家庭,父親是虔誠的基督徒,整個童年也需要恪守聖經,不過在克勞利11歲時,父親就因病離他而去。從此起,克勞利他徹底討厭基督,他認為神並沒有公平對待好人,這世界沒有所謂好壞的公平,他心裡萌生出憎恨,性格開始扭曲。

之後,在青年期間,他變得極度叛逆,不斷去挑戰教會和社會,同時開始了嫖妓生活,以未成年已染性病為榮,並且,開展了自己的吸毒生涯。不過,即使私生活如何荒唐,他仍然是一個有名的天才,在學業上,他進入了劍橋大學,入讀聖三一學院修習哲學。在其中,他接觸到了神秘學,感到這是他人生的真正方向,結果毅然離開大學,開始全力向神秘學發展。

在神秘學的路上,聰明的他,很快進入當時正值輝煌的黃金黎明協社(The 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跟從阿瑟‧愛德華‧偉特Arthur Eaward Waite(即偉特塔羅設定者)修習魔法,同時受到組織領導者Mather高度賞識。當然Golden Dawn本身就已經有不少人事問題,克勞利受到賞識,直接刺激了Golden Dawn內部系派間的矛盾,不少人認為他的破格提昇,是Mather扶植自己勢力的行為,克勞利成了內部問題爆發的導火線,於是他在Golden Dawn再待不下去,只有帶著仇恨離開。

往後,對Golden Dawn充滿恨意的他,不斷發言攻擊對方,甚至著書《Moonchild》去影射抹黑Golden Dawn高層。並在許多地方公開把Golden Dawn貶低成是一班沒能力者的互慰所(當然,Golden Dawn亦有反擊,說自己不是精神病戒毒院,不用收留克勞利這類發瘋的癮君子)﹔不過,更要命的是,他把Golden Dawn許多祕傳公開,令Golden Dawn高速分解成許多小組織。自然,其體系下的魔法師,亦對克勞利怨恨非常,這時候克勞利的名聲已經在魔法界差到極點。

514_400x400_NoPeel

離開了Golden Dawn的克勞利,與他的從者遷往在墨西哥居住,繼續研究魔法,過著平凡的時光。其間,他曾進入過共濟會等組織,但並沒有大動作。直至1904年,他的命運才得到新的突破。當時,他與妻子正在開羅,在3月18日進行新的魔法啟導,完成了儀式的妻子,不斷向克勞利說,「他們正在等待你」,並在3月20日,帶領克勞利到博物館,克勞利就在此時見到了展品編號666的啟示錄之板(Stele of Revealing),他震驚,認為這是一個啟示,他感覺到有一些東西在呼喚他。就在4月8日的晚上,他與妻子結合後,突然聽到來自神的使者的教導,那就是Aiwass,那自稱是何露斯使者的天使。

誠然,Aiwass的存在,在魔法界中沒有任何典故,他唯一的出現,就只在克勞利的故事中﹔根據克勞利所述,Aiwass自稱是何露斯的使者,現要傳授一份經書予克勞利,並讓他教導人們進入新紀元,成為時代的先知。這部經書,分以三日寫作,克勞利的角色,只是負責記錄,而非創作,甚至其人終其一生也說,此書他仍然有地方不明白,這本書就是《Liber AL vel Legis(The Book of the Law)》。

Aleister_Crowley_-_The_Book_Of_The_Law

這本書,共分三章,分別為Nuit之章﹑Hadit之章和Horus之章,介紹了擴張的宇宙,收縮的宇宙,和宇宙之心三個部份,講述宇宙的變化。並且說明宇宙是每一刻不斷在變化,尤如無限符號的表與底下,我們就在循環中,不斷底面翻轉,時代亦不斷被翻覆。

而聖年1904,就是新的時代開端,開展了The Aeon of Horus何露斯之世。在這個時代中,人類必須重新審視自我,並真正的表現自我﹔在過去時代,我們不斷被暪騙,失去了真實的自己,因為那是水的時代——死神之世,他透過幻像令我們失去自己,服從於偶像之下。這時何露斯,太陽之火,重燃於宇宙內心,讓我們重新反抗幻覺,不被人惑,在水火之爭中,得到勝利的希望。

這一個屬於何露斯之世的思想,就是Thelema,其核心就是"Do What thous Wilt(行汝之意志)",在Thelema的原則中,人是完美而平等,故人是沒有需要歪曲自己和活在他人之下,他們應該要努力活出自己,所以就是「行汝之意志」,換句話說,新的時代,象徵了個人化的時代,我們要重新拿起自己的力量。

在學說裡面,批判﹑討論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意志」,實踐自我並不容易,尤如水火之爭,我們的火炎總是受到水所熄滅,外界的幻覺,往往令我們不能真正實踐自我,克勞利亦不能避免,他開始了Thelema,卻不能完成於Thelema,因往昔的仇恨,他迷失在對外的幻象,失去了真實自我,令他最終也沒能成為Thelema的典範。

同時,由於他的名聲,「行汝之意志」很快被人當成「任意妄為」的盾牌,不明瞭內裡價值,卻隨意使用,建立了更多惡劣的事。(續﹕Thelema的wilt與克勞利的幻覺)

如果想知道更多
請收聽言靈奧秘
http://www.1secret.net/

文:紫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