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lema的wilt與克勞利的幻覺|言靈|紫秤

【2015年02月23日 1:00 下午】Thelema的wilt與克勞利的幻覺|言靈|紫秤



克勞利所指導的Thelema思想,是一種絕對的自我主義,核心有幾個部份。首先,他認為宇宙中每一個人也是絕對平等的,無分高低,根據《Liber AL》所言﹕"Every man and every woman is a star."這句的意思是宇宙把人類生下來,都是平等的,並沒有誰在誰之下的道理。然後每一個生下來的人,也有自身的光輝,自有自己的思想,和真實想做的事,也是我們的意願。這類似是我們的人生目標,而非我們要為宇宙做什麼的任務,所以我們應該努力去完成真正的意志(True Will)。

這也是"Do What thous Wilt(行汝之意志)"的深意,在這個意志之中,我們不斷會產生感受,導引去發展意志,這就稱為慾(lust),來自自我最深處的感受。然而這一個慾,並不來自外界,不是一種想得到外界的貪慾,而是更近於古希臘,自我成長的力(force),所以他不能因外界而生,只能因自我而成。


Thelema說,當我們不斷地進一步完成自己時,我們內在就會有一種狂喜所產生,意味著自我不斷在完成。然而相對於這種自我的完成,人類卻受著另一種來自水元素的毒害所影響,那是來自冥神歐西里斯(Osiris)的力量。歐西里斯是上一個時代的主宰,他以水元素制造迷霧,讓人迷失於自己的形象之中,讓人自滅自我,失去真實的意志。而在這個時代中,他繼續以迷霧﹑幻覺去欺騙人群。

火的靈魂,不斷受到外界的迷霧所扼殺,我們不斷被外界所吸引,來自幻覺的力量,不斷把火炎的熱度偷走,我們為外界不斷努力,為身份不斷奮鬥,為虛榮不斷付出,然後是失去了自己的光輝,迷失於幻霧之中。

幻覺,就是因外界的誘惑吸引而來的魔獸之聲,而讓你忘了自己所做的事,結果我們受毒害,不斷追逐不存在的虛幻。最終,帶來的只有虛無,和空虛。

因為我們沒有真正創造,完成自己的真實光華。

創造屬於自己的自我,就是Thelema的深意。明顯,這是克勞利所做不到的。克勞利,把Thelema,何露斯訊息帶來了現世,卻不能成就Thelema。

克勞利的一生,活在怨毒中,他的怨毒,讓他不斷和人比較,憎恨別人的不支持與不解,這一種憎恨,令他過份關注外界的他人,那裡就是幻覺,因他人產生的感受。

不管因外界而獻媚,或是因外界而虛妄,也是一樣。

他把創造變成虛妄的憎鬥攻擊,他把個人變成了要受到眾人崇拜的教主,社會架構的高低,權力的形像建立。這些種種,都是來自外界,外界認同,所賦予的權威,因為外界的人所產生的痛恨。明顯,克勞利已經被外在所吸引。

而外界,實際上,真正的火,即使沒有外界,甚至換過其他環境,也是存在的,我的存在,自然有我想做的事,自然,我們不應該是為外界而活。

當我們為外界而活,就是被幻覺所閹割了自我的生命,這就是圍著我們的水之幻霧。

真正的自我是什麼,就只有盡力完成自己所想的道路,如路上有問題,就盡量去解決再行進,我們在道路上,因投入自己所想要學習,吸收,透過如此進步,這就是意志。

(如上知道更多,可收聽言靈奧祕

文:紫秤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