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共濟方能制勝——解讀《解碼遊戲》|黃一恒

【2015年03月17日 5:33 下午】陰陽共濟方能制勝——解讀《解碼遊戲》|黃一恒


2014年10月,旺角街頭爆發「佔領運動」,戰意正酣,我與女朋友走進旺角百老匯欣賞電影《Fury》,加強對戰爭的認識。Fury的中文譯名譯得好,叫「戰逆豪情」。儘管整體戰局上,盟軍已經扭轉劣勢,深入德國的腹地,以圖直搗黃龍。但德軍絕非省油的燈,即使敗勢已露,仍力挽狂瀾,奮力頑抗。盟軍坦克Fury小隊隊員,面對一場又一場以生死相搏的戰役,電影結尾那場殺氣騰騰的戰役,就是一場逆境戰,Fury幾名隊員在艱辛的戰事中,盡展豪情。

Fury隊員,好比關羽、張飛一類的勇武人物,個個能征慣戰,擁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勇。我們先不討論人類應不應該打仗,這是一個複雜的哲學問題。反正歷史告訴我們,我們久不久就要面對戰爭,甚至落場參戰。戰事一旦爆發,前線迎敵的戰士,自然不可或缺。然而,若要軍隊調度有方,洞察敵軍意圖,佔領先機,減少傷亡,擴大戰果,繼而獲勝,我們需要「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智將。

有智有勇方能勝,但世人往往標榜武者之威風,而忽略智者之重要。《三國演義》三十九回,曹操派夏侯惇領兵殺奔劉備屯駐的新野,諸葛亮首次以軍師的身份用兵於博望坡,關羽、張飛兩位武將對孔明的調度極之懷疑,並且出言侮辱。電影《解碼遊戲》中,身為秘密解碼小組一員的男主角圖靈,同樣受到他的直屬軍人上司排擠,他的上司甚至要將他辭退。他的上司認為,戰場上,每日那麼多士卒奮勇抗敵甚至犧牲性命,國家沒理由繼續調撥大筆資源給圖靈玩甚麼「解碼遊戲」,更何況圖靈遲遲未能解破德軍的密碼,為盟軍提供有利的情報。

在戰爭中,我們對外與敵軍廝殺自然殺得淒厲,但更凶險的戰鬥,往往來自內部。內部鬥爭輸了,你連立足的機會都沒有!要能立足,你必要擁有待人接物的智慧,這是老生常談。俗語有話,多一個朋友好過多一個敵人。即是你是天才,你仍然需要朋友或貴人扶持,方有所成。諸葛亮之所以能夠在劉備集團內立足,原因是他一開始就交上了劉備這個朋友。先獲劉備這個老闆信任,孔明才有機會在博望坡一役初顯他的智力,並以戰功而搏得同僚的尊重。

圖靈亦是一樣,他一開始不獲直屬上司重用,但他憑一封信,交上了英國首相邱吉爾這位大老闆,令自己受國家重用,出任解碼小組的主管。然而,但凡天才,難免恃才傲物。圖靈不屑與他的同事合作,企圖憑籍個人才智,獨力研製「電腦」以解破德軍的軍事密碼。可惜事與願違,圖靈的研究進度緩慢,處處碰壁,消耗了一大筆國家撥款,卻拿不出成績來,他的直屬上司等得不耐煩,誓時要將他辭退。幸好圖靈身邊出現了一位同樣是天才橫溢的女性閨密,這位閨蜜除了與他一起追尋知識,更是他的心靈伙伴。閨密教曉他,要讓研究有成果,必先要得到同事的協助。於是圖靈按照閨密的教導,請他的同事吃蘋果,並改變待人的態度,在工作上終於得到同事們的支持,更在同事們的協助下,避過被解僱的一劫,讓他可繼續研發「電腦」,最終解破德軍的密碼。

至於研究「電腦」解碼的過程如何艱辛,破解德軍密碼的原理是怎樣了得,坊間已有很多資料在探討,看官可自行搜索,我按下不表。這電影最令我拍案叫絕之處,並非圖靈怎樣成功解破德軍的密碼,而是他解碼後的反應。

理論上,辛苦多日,力盡輕蔑的解碼工作初有所成,圖靈大可立即向上級匯報邀功,既可救濟前線的戰友,亦為自己一吐污氣,向眾人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價值。

圖靈的同事正有此想法,不掩興高采烈之色,動手打電話向上級匯報,但圖靈卻異常冷漠地制止。同事不解,明明可以立即拯救前線戰友,我們辛苦多日困在這個房間解碼就是為了有這一日,你卻叫我隱瞞消息!?同事越說越怒,更把圖靈打到頭破血流。圖靈不為所動,繼續堅持隱瞞消息。圖靈指出,現在魯莽通知盟軍變陣,避過德軍的攻擊,豈不是向德軍宣佈,我方已成功破解它的密碼!德軍肯定會連夜改變密碼的加密方式,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又要白廢。我們固然希望拯救眼前快受德軍攻擊的戰友,但我們的目光不限於此,我們要取得整場戰爭的勝利,拯救更多無辜的生靈!

電影中的圖靈,能夠戰勝自己的心魔,冷靜判斷形勢,不會臊動妄行,擁有如此這般大智慧,已經不簡單。更要命是的,他同時擁有高超的智力,以支持他的決策。圖靈馬上運用他的數學頭腦,制訂出破解德軍密碼的策略。他相信運用統計學可瞞騙德軍,令德軍不會懷疑盟軍其實早已掌握破解德軍密碼的方法。圖靈以他高超的智慧以及非凡的智力,成功游說到英國的特務頭子支持,運用各種虛假消息欺騙德軍,甚至要欺騙盟軍和全世界所有人,確保不會有人知道他已成功解破德軍密碼,令盟軍能繼續善用解碼後的情報,扭轉戰局。

我談《解碼遊戲》同時提到《戰逆豪情》,是因為前者講智,後者講勇,兩套電影一起觀看,更讓我們掌握戰爭之全貌,制勝之關鍵。大智與大勇,好比一陰與一陽,陰陽共濟,方有作為。

說起陰陽,最後我想順帶一提,2014年「佔領旺角」期間,我曾跟多位男性朋友坐在戰區談論時局,他們不約而同地跟我說,不會讓妻子或女朋友來旺角佔領區,擔心有危險。然而,那時候我幾乎隔一兩天就跟女朋友在旺角佔領區出沒,支援抗爭行動,不見得有甚麼危險。電影《解碼遊戲》所描述的二戰年代,女性是繼同性戀者之後受到社會歧視的一群。當時的英國女性,在家要順從父母;在職場上,女性普遍被認定只可以做文員、接線生或秘書一類較次要的職務。然而,電影中的女主角,亦即是圖靈的女性閨密,絕非等閒之輩。她是擁有雙學位的數學天才,擁有高超的解迷能力,在跟圖靈交往的過程中,填補了圖靈智力上的不足,亦對圖靈待人接物的人生智慧上給予提點,才能塑造出後來能夠建立赫赫戰功的圖靈。說到底,若要致勝,我們不宜標榜個人的功過,而應該著眼於讓陰陽共濟,令眾人有機會發揮潛能。

在今時今日,仍視女性為弱者,抑貶女性在戰爭中的功效,阻礙陰陽調和,實屬不應。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