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看出國情不同|黃一恒

【2015年03月20日 1:44 上午】從《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看出國情不同|黃一恒


不少朋友看完《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出來說很有同感,跟香港近日發生的事情很像,例如黑警如何濫用暴力、抗爭者之間不斷討論應否把行動升級等。我看了,卻深深體會到,甚麼叫「國情不同」。

電影展示了1960年代以馬丁路德金為代表的平權運動,過程如何艱辛,最終如何取得成功,迫使美國政府解除各種不利黑人投票的種族政策。當然,我們不會天真到認為黑人有了選舉權就甚麼問題都解決了,到今時今日,種族問題在美國依然嚴峻。但至少,以馬丁路德金等一眾民主人士,在當時的確為所有美國公民「成功爭取」到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選舉權利。

反觀香港,我們的民主運動歷時起過三十年,2014年的「佔中」運動算得上是浩浩蕩蕩,在香港歷無前例。「佔中」發起人及一眾社會運動組織者,深受馬丁路德金啟發,堅持採取非暴力抗爭路線,並學效馬丁路德金的做法,多次舉辦工作坊,訓練示威者如何應付警察。

比較昔日美國的平權運動與今日香港的民主,對方「成功爭取」而我們依然失敗,究其原因,不是香港的運動組織者不努力,而是國情不同!

「人皆生而平等」早於1776年美國立國之初已寫在《美國獨立宣言》,而這句說話並非一紙虛言。早在《美國獨立宣言》出現的那段美國歷史,就是人類為爭取自由而奮鬥的歷史。一船又一船的人逃離歐洲而投奔這個不為人所熟悉的新大陸,就是為了避開歐洲專制皇朝和羅馬教庭的高壓統治。及後這批美洲新移民有了「本土」的概念,自我武裝起來驅走殖民宗主國,建立嶄新的獨立主權國家,就是本著「人皆生而平等」的理念而戰鬥。

「人皆生而平等」的概念,早已深入每個美國人的心裡。雖說觀念已有,但人們少不免會有惰性。像電影中時常出現美國總統和馬丁路德金對話的情節,總統亦向馬丁表示黑人應該平權,只不過希望等一等,容他的政府先做其他事。電影中反對黑人平權最落力的阿拉巴馬州州長,說到底,他沒有反對「人皆生而平等」的概念,只不過他認為某些傳統行事方式應該保留,即使涉及歧視黑人,但既然社會能夠運動順暢,繼續便好。

反觀香港,帝王將相的觀念,依然植根在很多人的心裡,由眾多的人仍稱呼匪共當政者為「阿爺」,可作旁證。甚麼「中央說了算」、「阿爺拍板了做甚麼都沒用」,是這種命運掌握在別人手裡的思想,令香港民主運動,縱使有人嘗試力推,亦難有所成。

在美國,既然民主思想早已深入人心,只不過一時之間人有惰性令制度未夠完善,那麼,只要歷史選擇了某班人出來推一推,就如順水推舟般將民主之船推至彼岸。然而,這一推,也不輕鬆,過程中充滿血腥。香港雖然有馬丁路德金一類主張非暴力抗爭的社運人士,但欠缺兩種美國特有的「血腥民主推手」:一曰開槍黑警,二曰會動手殺人的保守勢力。

香港特區公安在近日連串示威中作出種種獸行,市民群起罵之「黑警」。然而,香港的黑警,實在黑極有限,最嚴重者莫過於在示威者群中揮動警棍擊傷市民,或在暗角毒打已沒有反抗能力的被捕人士。電影中的美國黑警之黑,有過之而無不及。當黑人示威者逃離了剛爆發衝突的示威區,躲在餐廳裡假裝食客,美國黑警竟可衝進餐廳挑出示威者將其毒打,並開槍將其擊斃。香港部份保守勢力看似凶狠,例如藍絲暴徒,雖然會與民主人士推撞,但未曾見過他們將民主人士當街毒打至死。反觀電影中的美國保守人士,他們為了反對黑人維權,可以壞事做盡,包括於大街大巷將參與黑人維權運動的白人傳教士毒打至死。

美國上述兩大「血腥民主推手」,激發起更多國民的同情心,鼓勵更多人投入和參與街頭抗爭運動。更多的抗爭運動,迫使政府更易犯錯,令輿論更偏向爭取民主的一方,令執政者受盡壓力而沒法偏離民意行事。

反觀香港,示威期間雖時不時發生警民衝突,兩邊各有損傷,但說到底是輕傷,未見有人死亡。「佔中」運動期間,有輿論指出事件令香港市民分化,但實情是,真的關心以及參與甚麼爭取普選的人,又有多少?「佔中」運動後半段,金鐘佔領區長時間只是擺出空城計,空有一排排帳幕而鮮有示威者在內。

我邊看電影同時,深深體會的美國跟香港實在是「國情不同」,由於「國情不同」,我們難以把兩地民主運動出對等比較,亦不宜去羨慕或企圖複製別人的一套。至於香港一套應如何走,有望與諸位看觀繼續探索。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