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簡單的幫助動物方法|陳慧敏

【2015年03月22日 5:09 下午】最簡單的幫助動物方法|陳慧敏


文:陳慧敏--基督教關愛動物中心負責人
(該中心致力在教內教外宣揚愛護動物的信息)

前線動物義工是筆者最敬佩的人,不過,除了投身前線動物義工,其實每一個「普通人」都可在自己的崗位幫助動物。筆者邀請大家加入一個運動,不用花任何時間、金錢,只須簡單的改口——不要再用「人道毀滅」、「銷毀雞隻數字」「流浪狗」、「動物園」等等字眼。

說起前線動物義工,筆者除了敬佩,就只有敬佩——風雨不改,每天走到街上照顧動物,往往受盡白眼辛酸,為的不是自己任何好處,他們默默無償的付出,只一心一意希望街上的毛孩子過得一日得一日。

筆者明白每人的情況不同,未必每位愛護動物的人士都可以走到最前線當動物義工。其實日常生活中一些細微處,我們也可盡一份力。筆者大力呼籲各位改變自己的說話習慣,尤其不要盲目的接受政府的語言偽術。

請不要再說「人道毀滅」,因為這做法完全不人道:動物在死前往往身心靈先受盡捉狗隊捕貓籠折磨,最後在極大的驚恐中死去;另外「毀滅」其實只適用於死物而非生物。以後,請說政府每年殺害近萬隻貓狗,殘酷不仁。同樣道理,請不要再說「銷毀雞隻數目」,銷毀也是用於死物,政府的做法是謀殺、殺害雞隻。

也請不要說「流浪貓」、「流浪狗」、「流浪牛」、「流浪動物」。很簡單一個問題,歐洲人會去歐洲流浪嗎?「流浪」,意味並不屬於原來的社區;但是貓、狗、牛等等根本是社區的原居民!以後,拜托大家改口叫「社區貓」、「社區狗」、「社區牛」、「社區動物」--牠們是社區的一份子。

「動物園」的「園」,你會想起什麼?花園?公園?樂園?花園、公園、樂園等等字眼,在你的腦裏都會升起快樂、美麗的意象吧?但實情是「動物園」若果真的帶來人的快樂,卻是建築在動物的痛苦、失去自由之上。所以,不要再說「動物園」,所謂的「動物園」,是動物監獄、甚至動物地獄。

「寵物」可以說嗎?這個詞彙筆者其實挺喜歡的,因為大家的關係建立於互相愛寵。可恨的是坊間不少人渣對寵物沒有愛寵,隨意惡待、遺棄。筆者向大家提供多一個選擇:動物家人。我家的貓狗寵物是我的家人,我愛我的家人。

各位愛護動物的人士,不要看輕這細微的變化,語言是建構社會文化的重要元素。如果你有其他詞彙的建議,請提出。筆者誠邀大家由今天起一同出力踢走這些意識不良危害動物權益的詞彙,將愛護動物尊重動物的意識潛移默化帶到生活的每一個層面。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