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海豚、劏房|張婉雯|動物地球

【2015年03月26日 6:45 下午】木棉、海豚、劏房|張婉雯|動物地球


春天百花盛放,無須刻意,每日路上均有落英迎接,本為賞心樂事。但有些人與悠閒美感絕緣;近日,就有黃大仙區議員發表偉論,指有人投訴木棉花花絮飄揚,引致鼻敏感,建議為木棉樹絕育云云。

我倒想看看作出這等投訴的人:假如木棉樹真的絕種了,閣下的鼻敏感是否就保證永不發作呢?區議員是否就不會接到投訴呢?且勿論鼻敏感有藥可吃,引起鼻敏感的因素也很多,空氣污染應是頭號罪犯。閣下與貴區區議員如有這份蠻勁,不如先北上叫停工廠排出廢氣,或是向特首倡議限制汽車使用馬路次數;勝於欺負不言不語又為數不多的木棉。我也得先聲明自己的估計:患鼻敏感的人很多,會作出這種投訴的人應該很少;想來大部分鼻敏感患者,也急欲與這種無聊投訴劃清界線。為了木棉樹和大多數鼻敏感患者的利益,我對投訴者唯一的建議,就是搬上火星,那裡連空氣也沒有,遑論污染。

當然會有人覺得,嘩,植物咋喎,樹咋喎,原來現在還有「植物權益」啊﹖如果耿直的木棉樹打動不了閣下的心,那就讓我們看看中華白海豚。中華白海豚據說是香港回歸的吉祥物,說是「據說」因為海豚的處境如今既不吉也不祥,今年三月未過,已經發現六宗海上浮屍:還有脊椎斷開三節的「希望」,在海上掙扎求存多日,最終落得被「安樂死」的下場。近日,機管局更索性繞過立法會,三跑霸王硬上弓;在附近海域生活的白海豚,只怕前景堪虞。按機管局人士所言,「海豚自己會避開」,我倒真希望這個說法能成立,那麼,市民會避開汽車,飛機會避開氣流,後藤健二會避開IS,世界多美好!

當然又有人覺得,嘩,動物咋喎,海豚喎,幾時重要得過經濟效益﹖按照這種推論,住劏房應該是最偉大的發明。劏房住戶的處境,其實與木棉樹、白海豚有相似之處:被所謂的「社會發展」、「經濟效益」、「自由市場」迫得無路可走。住劏房的人大抵都是無可奈何,沒有選擇;假若有人認為犧牲木棉樹與白海豚是理所當然,那麼,我建議他入住觀塘那個月租二千二的「廁所床位」,半夜爬下床就是廁所,不用開燈不用摸黑搵拖鞋,地盡其用到一個點,真係正呀喂!

這個類比很荒謬?當你覺得木棉樹絕育、白海豚浮屍與你無關時,我勸你不如找蘇師傅或麥玲玲傾兩句,他們會告訴你:人有三衰六旺,是否一世唔使住劏房無人敢包,但我們是否要到那時才明白,被人逼遷是多麼無奈無辜兼淒涼!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