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建局外判收樓,則難免黑社會參與|專訪李永達

【2015年04月02日 5:36 下午】市建局外判收樓,則難免黑社會參與|專訪李永達


日前市建局行政總監譚小瑩表明與市建局主席蘇慶和理念南轅北轍,不能接受市建局定位為發展商,更有消息指主席蘇慶和有意把收購業務外判予田生集團等私人機構,令她決定請辭。曾經與兩者在房委會一起共事過的民主黨李永達指,這是公私營兩種不同的理念分歧造成的結果,但他認為以市建局大致穩健的財政狀況而言,沒必要把業務外判,他又指如果外判政策成真,日後將難免讓黑社會及陀地參與其中,直言「死得架!」。

李永達自言熟悉二人,因兩人都在90年代後期都在房委會共事過,他認為市建局今天的主要矛盾來自兩方面的問題。第一是市建局領導層的分歧,蘇慶和本身攪市區重建的理念是較為商業化和市場導向,他比較在意財政及盈利;相反譚小瑩的社會責任感較高;第二問題是策略上的選擇,因市區重建向來在香港做得較慢,因相關步驟要合存公義,收樓時又要跟住戶商討,又要七年收樓,而居民有上訴機制,這做法跟私人地產商截然不同。地產商老闆往往說做要就做,但市建局做事要有規矩,如果尺價與賣家意向相差兩百元,市建局必須開會討論,可是私人發展商只是一念之間的決定。另公營機構又要兼顧保育等公眾會關注的問題。

然而,蘇慶和被梁振英委任市建局主席,是否有梁振英所指派的任務在身,必須要「多快好省」又賺錢,盡量滿足房屋供應呢?李永達認為,蘇慶和無疑是大梁粉,但即使不是迎合梁振英指令,以蘇本人自覺是市場中人的思維模式,本身可能就傾向市場導向的做法。李永達特別指出蘇本人權力很大,可自行決定與地產商合作賣地賣樓等事宜。

李永達稱,自己過往亦看過市建局賬目,其實情況並不算差,在2010年的時候累積盈利高達60億,其後2011-12兩個年度都有二三十億的進賬,只是2013年才首度赤字,總體而言財政是穩健有餘,起碼自政府在2002年一筆過注資100億後一至未向政府要求撥款。以現時政府水浸的情況來看,其實應該把財政資源投放在市建局,而不應是那些虛無飄渺的未來基金。

李永達回億去年曾跟蘇慶和當面建議,應和財爺商量應否因應政府較多的市區重建項本要求,容許接受間中多一點的項目虧蝕,而政府也應有點承擔(undertaking),這整體而言應該沒甚麼大不了。

對於市建局或會外判收購業務予私人機構如田生集團,李永達則表示反對。他指出,從來新界收地或市區收樓,當中會有大公司、大艇仔公司、細艇仔公司,以及細艇仔公司麾下的黑社會。去到這條食物鏈的最底層,都難免有有陀地或黑社會,然而大公司找陀地幫忙從來都不用自己出名的,因這條食物鏈中間的或大或中或小的艇仔,隔了很多重才會把這些收購工作下放到陀地或黑社會。

至於如何保證私人公司不會將收樓任務多重外判直黑社會呢,李永達表示這是監察不了的,他認為:「如果大公司講明所有收地嘅人都係公司僱員,咁同(市建局)自己收有何分別呢?」因為如果不分判出去,成本效益是不會提高;分判出去則無從監察,所以他不贊成外判收樓業務。「這已不是賺錢與否的問題,這是社會政策的刀峰,如果可以利用黑社會幫市建局收樓,死得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