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對麥加城虎視眈眈|宗善莊主

【2015年04月18日 12:09 下午】伊斯蘭國對麥加城虎視眈眈|宗善莊主


大家都知道,麥加城 (Makkah) 是伊斯蘭教聖地 (在馬來語,聖地是Tanah Suci,在阿拉伯語,聖地是Ardul Muqaddasah),當地人尊稱為Mukarramah,即尊貴之城 (K-R-M字根就是尊貴,例如人名Karim)。每年都有過三百萬左右的穆斯林都來這個地方朝聖,也即他們五功之一(Haji)。在他們伊斯蘭教,麥加有很多的別稱,例如Bakkah,Bakkah即Makkah同音,以前阿拉伯南部B和M是可以互換的。Ummul Qura就是誦讀母地,但也可解老村的,意思就是這裡是他們《可蘭經》降生地。Al-Balad,就是城,在他們伊斯蘭教,為便指稱,一般也會用「城」來代指麥加城的。AlBalad Al-Amin,就是安全之城,AlBaldah其實也是「城」,不過是不同的寫法而已。至於Haraman Aamina,Haraman就是禁地,Aamina就是安全,即安全的禁地。Waadin Ghairi Dzii Zarin,即是乾旱的河谷,因為Wadi就是河道,Ghairi就是沒有或者並非Zarin其實就是種植,即沒有或並非種植的河道,簡潔點就是乾旱的河道,麥加城以前曾經有河道,但是已經乾涸。Ma’aad,即是回歸之地,這是他們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生前形容的。Qaryah,就是州,或者村,Qaryah本意就是村,在這裡可引申為州。最後的別稱,就是Masjidul Haram,也即禁寺,禁寺即麥加那個大清真寺。以上的別稱可以反映他們伊斯蘭教徒對麥加的尊崇地位是相當高的。

自伊斯蘭教開始以來,麥加就成為了伊斯蘭教的聖城,麥加既是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誕生地,更是古代滲滲泉和他們先知Ibrahim、Ismail與他們真主溝通的地方,他們的經文更說天房就是他們真主的房屋,所以阿拉伯文又叫禁寺為真主之屋 (Baitullah)。由於是他們真主的房屋,所以他們會經常進去打掃乾淨,因為他們的經文說真主是喜歡乾淨的。

麥加既是他們伊斯蘭教的聖地,更是重要的政治中心地,在他們伊斯蘭教,伊斯蘭就是生活,既然生活是要根據伊斯蘭教指引行事,自然也包括對社會的管理。歷代阿拉伯王朝,得麥加者得天下,所以阿拉伯歷史進入封建王朝以來,不少人皆想成為麥加聖城的管理者。阿巴斯王朝、以及後來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哈里發,都是以保護麥加和北方的麥地那城為己任。除了是宗教領袖的象徵外,更是政治君權神授的合法地位。經濟上,因為不論是朝聖月,抑或是副朝,朝聖活動都是麥加城的重要經濟收入來源,所以歷代哈里發,乃至今天的沙地阿拉伯王室,都很重視對麥加聖城的經營,包括改善麥加城的衛生情況、交通安排、酒店服務、餐飲業、宗教文化交流等,都為麥加帶來豐厚的利潤。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和沙地阿拉伯王室,在分別面對外患,即歐洲列強及伊斯蘭國和南部的什葉武裝運動時,他們會特別緊張,因為得麥加城就如同伊斯蘭教的宗教領袖。雖然今天沒有了哈里發制度,但是麥加城位於沙地阿拉伯境內,沙地阿拉伯國王自號兩聖地監護人,無哈里發之名,但有哈里發之實。

然而,近年麥加城大興土木,政府大量興建和朝聖事業有關的工程,使麥加城越來越繁榮和熱鬧,但卻因為越來越奢華的建築風格,引起不少伊斯蘭教徒的批評。他們認為,沙地阿拉伯既自認師承Wahhabi,即追求純樸無雜質的伊斯蘭教,就不應該推崇奢華的聖城建築計劃,否則其實和崇拜偶像、和創新宗教行為無異,即批評沙地阿拉伯政府虛偽,一方面又監管人民的宗教行為,包括嚴厲執行伊斯蘭法,但另一方面又大肆揮霍,現在的麥加城甚至變成有三層天梯圍繞天房,工程相當浩大,致麥加城漸失原來的宗教首都形象。另一方面,麥加城有不少是伊斯蘭教先知時代的遺跡,但是沙地阿拉伯因為師承Wahhabi,主張禁止過份崇拜古代文物,而肆意破壞不少這些文物,這都招致不少伊斯蘭教徒的批評。其實伊斯蘭教只是反對崇拜偶像,但實際上沒反對保留文物的。這也是近年沙地阿拉伯為了爭取伊斯蘭教徒的民心,開始逐漸對文物管理漸漸放鬆的。

伊斯蘭國就是認為沙地阿拉伯是一個世俗腐化的伊斯蘭政權,再不能成為伊斯蘭教的領袖,因此伊斯蘭國自號哈里發,其目的之一是想進攻伊斯蘭教聖地麥加,重建真正的聖地。再說,南部也門什葉派Houthi武裝運動越來越強盛,沙地阿拉伯政府自定為遜尼派政府,他們不想什葉派有一天會主宰麥加城,所以沙地阿拉伯對麥加城非常緊張。

不過,麥加城還是伊斯蘭教心中重要的城市,全球都不希望殘暴不仁的伊斯蘭國會佔領麥加城。未來沙地阿拉伯能否守住麥加城,還得看形勢發展。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