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的重要性|王丹

【2015年04月18日 1:01 下午】言論自由的重要性|王丹


記得1988年我還在北京大学讀書的時候,每天黄昏到五四操場上運動之後,都會打開收音機,調到中頻,開始「收聴敵台」的「反革命活動」。從美國之音到BBC,從台灣「自由中國」到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心情有些亢奮又有些緊張,好像一個來到童話世界的小孩掀開百寶箱的蓋子。從外電中,我知道了方勵之對境外媒體發表的言論,聴到了關於胡耀邦下台的内幕,也看到了中國被蓄意掩藏的另一面:人民渴望民主,中國需要自由。

後來我在班裏辦油印刊物《燕園風》,試圖嘗試校園内部對政治問題的公開討論。但是最大膽的舉動,就是在刊物中開設了一個「外電摘要」欄目,定期把我聴到的敏感的話題從外電中「內銷」到刊物上。此舉雖然挑戰政治禁忌,但是意義也是有限,因為那個時候,很多同學都收聴「敵台」,普遍程度已經到了我們都忘記了這是「敵台」的地步。那個時候,每天到了晚飯時間,北大宿舍區很多窗口都可以聴到「這裏是美國知音」的新聞片頭的聲音,也算是蔚為奇觀。

最能代表境外電台影響力的例子發生在1989年學生運動期間。4月下旬的一天,我在校園裏面旁聴一群人在討論―――當時的校園到處都是來看大字報並且現場就討論起來的人。這群人的中間是以為自稱是新華社記者的中年人,他好像是在采訪,問周圍的學生:「境外電台在大學生中真是人人都聴嗎?」周圍的人紛紛點頭。記者看得出來多少有些失望。這時,突然有以為學生說:「我就不聴外電!」記者如獲至寶,連忙掏出小本問:「為什麼?」這位學生吐吐舌頭說:「因為我没有收音機啊。」大家一陣哄堂大笑。那位記者的心情我不知道,但我看見他什麼也没有記錄就把本子收回去了。

在中國的民主化進程中,最大的突破口就是言論的自由,因為只要言論的鉗制被打破,只要皇帝的新衣被揭開,極權的統治秘密就會破功。在這個方面,多年以来,境外電台扮演的先鋒的角色。没有這些所謂的「敵台」,中共公民意識的形成,反對派的影響,對民主與自由的熱情,都是不可能發生的。在今天的中國,境外電台的影響已經内化成了中國社会演變的一部分,已經進入到了社會生活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每天是從境外電台中吸收養分,不知道有多少冤情是經由境外電台的傳播引起社會的關注。國際社會如果困惑該如何推動中國向民主化的方向走,加强對中國的廣播就是最好的方式。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