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三位伊斯蘭思想家|宗善莊主

【2015年04月21日 12:14 下午】埃及三位伊斯蘭思想家|宗善莊主


哈山班納 SheikhHassan Ahmad Abdul Rahman Muhammad al Banna,簡稱哈山班納,1906年生於埃及尼羅河北部一個叫Al-Beheira省Mahmoudiyah的地方,受教於一間伊斯蘭學校。在他受學期間,他曾組織學生活動,都是在Al-Azhar大學和Darul Ulum College (學校至今仍在,隸屬開羅大學) 中招徠的,以宣傳伊斯蘭教正信的訊息。Al-Azhar大學可是伊斯蘭世界聞名的大學,至今仍有不少伊斯蘭教徒學生前往這間大學升學,它可以說是伊斯蘭世界的「劍橋大學」。今日大名鼎鼎的穆斯林兄弟會Jamaat Ikhwanul Muslimun),正是哈山班納在1928於埃及開羅Ismailiyyah所創辦的。他很明確的指出成立穆斯林兄弟會的目的就是想建立有領導能力的新世代去認識伊斯蘭教,甚至是付諸行動。他相信,面對埃及的政局,乃至世界的亂局,伊斯蘭是唯一可以解決問題的出路,因為他認為埃及的亂局是由貪污所引起的,乃至引進西方政黨政治。

哈山班納的宗教思想,是師承Hanbali教法學派,這個以遜尼派最嚴謹、追求最純潔無雜質的伊斯蘭思想。因此,他推崇建立以伊斯蘭法為憲法的政治。哈山班納也推崇哈里發制度,在伊斯蘭世界,有幾位著名的伊斯蘭政治理論家,包括al-Marwadi的Ahkam As-Sulthaniyyah (政府掌權)、Ibn Taymiyya的Al-Siyasa al-Syariah (伊斯蘭法政治)、Abu Yusuf的Kitab al-Kharaj (外書)、al-Ghazali的Al-Iqtisad fee al-I’tiqad (Medianin Belief),Ibn Jama’a的Tahrir Al-Ahkam (政治解放)、Ibn Khaldun的al-Muqaddima (導論)等書,都推崇哈里發制度,因為哈里發制度有維持政治和經濟領袖地位的作用,甚至是宗教社會和諧的功能,如同中國的周天子地位。可惜土耳其早已廢除了哈里發制度,對哈山班納來說,如同推行伊斯蘭法失去了宗教共主。穆斯林兄弟會,其實就是想以維持伊斯蘭共同體為大前提,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權。對他來說,《可蘭經》是伊斯蘭統治的合法基礎,包括政治、經濟、社會、乃至軍事保護等。因此,成立回教國對他眼中是重要的步驟,同時也有教化百姓的作用,早日遠離愚昧 (Jahiliyyah)。他把政治地位,分為真主的 (Rububiyyah)和地上代言人 (Hakimiyyah),真主具有宗教和政治的超然地位,不應把伊斯蘭元素從政治分割開去,他期望伊斯蘭教可以成為穆斯林社群和人類的指引,這些指引都是從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不斷重新解釋去衍生的;他主張伊斯蘭教就是全面的社會宣言。

哈山班納生處的年代,正是西方文化逐漸影響埃及的時代,埃及當時是英國的保護國,所以英國的政治文化自然深入埃及。眾所周知,英國推崇的是西方民主政治思想,而伊斯蘭推崇的,是協商政治。因為他們的經文有提及協商 (Shura)原則,後世伊斯蘭政治都是基於這個原則發展出不同的政體。對此,哈山班納認為西方的民主制度和協商原則有些少相似,但是他更同意的是應以保留伊斯蘭政治元素為前提,因為這是《可蘭經》對政府管理的原則和機構運作的要求。他同意把協商組織民主化,以吸納廣大民眾的意願,要推行伊斯蘭憲法,對Ummah (伊斯蘭共同體) 和Nizam (制度)的定義是要清楚的。

直到今日,穆斯林兄弟會仍對埃及政界有一定的影響力,它不是一個政黨,但是它對政治的影響力相當大。它的伊斯蘭復興主義,吸引著很多想在伊斯蘭教中尋找治世良方的人。今日為人所熟悉的前埃及總統Muhammad Morsi,就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因此他的當選,使埃及人擔心埃及會走上神權國家,乃至對埃及的重要文物如金字塔有文物災難之嫌,儘管比較神心的人的確很推崇他擔任埃及總統。

值得一提的是,哈山班納的女兒就是今日著名伊斯蘭學學者Tariq Ramadan的母親。

埃及另一名著名的伊斯蘭理論家,就是Sayyid Qutb,Sayyid Qutb,全名是Sayyid Qutb Ibrahim Hussein Syadhili,1906年生於埃及亞雪省(Asyut) Musha,這是位於尼羅河中游。他生於家道中落的家庭,他沒曾上過宗教學校,但是他在公立學校畢業後,上過開羅的Darul Ulum College,他是教育學士畢業,曾被教育局任命一間學校擔任老師,並曾經撰寫過不少詩詞和文學作品,是一位很有文學修養的人。他在20世紀40年代,思想上開始轉為伊斯蘭主義,並曾參加代表團黨 (HizbulWafd)。他和哈山班納的想法很相似,都認同當時的埃及政界人物有推崇西方政治文化的傾向,認為是腐敗的來源。對於世道腐敗,他也認同在宗教中尋找治世良方,所以20世紀50年代的時候,他開始逐漸活躍於政壇。哈山班納去世後,Sayyid Qutb成為穆斯林兄弟會的精神領袖,繼承他的伊斯蘭主義政治運動。
Sayyid Qutb本想把埃及改造成為神權國家,以解決當時的腐敗政治,然而當埃及真正可以自己主宰國家的命運以及Nasser成為埃及總統後,埃及政府宣佈西化埃及,這和Sayyid Qutb理想中的神權埃及國大不相同,對Sayyid Qutb來說,是埃及政府自甘墮落的表現,從此Sayyid Qutb和埃及政府分道揚鑣。

Sayyid Qutb雖然最後在20世紀60年代被埃及政府處決,但是他留下不少作品,顯示他對建立神權國家的決心,這些作品包括《一神教》 (Tauhid)、《真主的主權》 (Hakimiyyah Allah)、《現實》 (Waqi’iyah)、《伊斯蘭之路》 (Al-Minhajul Islamiyyah)、《真主的內在》 (Al-Kaynunah Al-Rabbaniya)、《愚昧》 (Jahiliyyah)、《宣教》 (al-Dawkah)、《奮鬥》 (Al-Jihad)、《協商》 (Shura)、《社會公義》 (Al-Adalah al-Ijtimaiyyah)等,都反映他的神權政治思想,也即是追求無雜質的伊斯蘭正信思想。今天的阿蓋達領袖Ayman Zawahari,就是他的學生。Sayyid Qutb的死,意義在於為了追求純正伊斯蘭主義,被政府處死一事,視為為宗教殉道,是宗教光榮的一部分。他認為,世俗政府為求虛榮出賣宗教靈魂,對宗教不虔誠,同樣主張告別愚昧 (Jahiliyyah),回歸真主國度。他主張以鬥爭的方法去爭取建立真主國度,繼而把伊斯蘭國度擴展至全世界,達到他們心中的烏托邦。這種區分穆斯林和Jahiliyyah,成為後來極端組織的區分師承。

第三位是YusufQaradhawi,這個伊斯蘭學者至今仍然在生的,他在1926年生於埃及尼羅河三角洲一個叫Saft al-Turab的村落,幼年喪父,母親是果園商人,曾在宗教學校接受小學教育,以及背誦《可蘭經》。及長,受學於埃及Al-Azhar大學神學系 (Usuluddin),爾後轉系至阿拉伯文學系。他認識哈山班納的時候是20世紀40年代的事,在1942年至1943年成為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並曾遊學於敘利亞、約旦、巴勒斯坦等。哈山班納被暗殺後,他被送進監獄,在Nasser當政的時候,他也兩度進入開羅軍事監獄,監獄中還有很多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後來他被釋放,他現在仍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之一,主要擔任學術的角色,也許那些年的監獄經驗使他更堅定投向學界的決心。

Yusuf Qaradhawi主張喚醒阿拉伯伊斯蘭身份認同,著名作品有《天課教法學》 (FiqihuzZakat)、《奮鬥教法學》(Fiqihuj Jihad)、《伊斯蘭法研究入門學》、《伊斯蘭教法學的舊和新》、《伊斯蘭法的奮鬥》、《齋戒教法學》 (Fiqihus-Sawm)、《先知聖行研究入門學》、《伊斯蘭的合法和禁止》等,在伊斯蘭學學界有崇高地位,他也對伊斯蘭國際政治學熟悉。對他來說,伊斯蘭教法學改革,應該包括伊斯蘭教法學系統化 (Tanzir al-Fiqh al-Islami)、比較研究專業 (al-Dirasat al-Muqarana)、創意詮釋 (al-Ijtihad [即重新評估公議、類比、意願 (Istihsan)、公眾利益 (Istislah)的重要性,法典編纂 (Taqnin al-Fiqh)] 、定期更新教法學大典 (al-Mausuat al-fiqhiyya al-asriyya)、科學化生產教法學文獻 (ikhraj ilmi kutub al-fiqh)、以及印刷手寫稿的教法學書籍 (Nashr al-makhtutat al-fiqhiyyah)。在改革伊斯蘭思想上,雖然他思想上承自穆斯林兄弟會兩位先哲,但Yusuf al-Qaradhawi比哈山班納、Sayyid Qutb開明些少,他提倡的是中庸之道 (Wasatiyyah),他要求伊斯蘭的精神、本質、信仰質素、一種伊斯蘭醒覺運動,而且他拒絕使用暴力作為爭取改變社會的手段,因為這只會令人對伊斯蘭教恐懼的。
這三位埃及伊斯蘭思想理論家,對近代伊斯蘭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力,在認識伊斯蘭政治時,這三個埃及人的思想是需要認識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