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蕭小姐就低俗?|黃一恒

【2015年04月22日 3:25 下午】講蕭小姐就低俗?|黃一恒


為何講蕭小姐就係低俗?講蕭芳芳就唔低俗?講民國四大才女蕭紅就係高尚?演員是一種職業、作家是一種職業、性工作就不是一種職業?性工作者就不是人?還是性工作者在眾人眼裡仍是低一等的人種,所以提起她們就叫低俗?

我夠可以話自己只認識蕭若元而不知有蕭紅,咁我算唔算低俗?

我平生最討厭就是道德撚,尤其是人云亦云的道德撚。吳君如在金獎禮介紹《黃金時代》時由蕭紅談到砵蘭街蕭小姐,坊間評論幾乎一置說她「低俗」。我就一直等平日聲稱為弱勢發聲的議員、為性工作者謀權益的團體,以及那些平權鬥士出來講番句公道話,竟然無一個人發聲,全部死曬去邊?

吳君如在介紹《黃金時代》時,表明她自己從前不知誰是蕭紅,無知不是罪。但勝在有了《黃金時代》,令她長了知識,她的原話是:

「我由細到大都知道香港的國際影后叫蕭芳芳,但我現在居然知道有個30年代的蕭紅作家。我舊時仲知道砵蘭街有好多蕭小姐。」

即使你認不認同性工作者這個行業都好,吳君如的原話沒有把蕭紅類比作任何人。她只是拿姓「蕭」這姓氏開玩笑,說自己從前不知蕭紅是誰,只認識有蕭方方,以及砵蘭街有眾多蕭小姐。最可笑的是,沒有人罵吳君如講蕭芳芳是低俗,卻單獨罵她講蕭小姐!

【蘋果日報】陳沛敏一篇題為《失禮香港人的金像獎》,引出鄧小樺之言:「如果吳君如有嘢要教湯唯,為何是『蕭小姐』這已消失的低俗,而不是『蕭紅其實有一半骨灰埋在我畢業個間中學聖士提反』這樣的知識呢。」

鄧小樺言下之意,就是講蕭小姐的歷史就是低俗,講蕭紅跟香港有關的一段歷史,就很高尚?我想問鄧小樺一句,性工作者的生活,不是生活嗎?砵蘭街蕭小姐的一段歷史,不是香港文化的一部份嗎?

陳沛敏又補充一句:「無知、低俗是否也可以是一種效果要問節目製作人員」。我不禁要說一句,最無知,最低俗的人,莫過於陳沛敏這種人云亦云的道德撚!

如果在電影金像獎頒獎禮講蕭小姐就如陳沛敏所說,失禮香港人,那麼我們一起看看第十屆金像獎的歷史。

當年有份參選的電影由張艾嘉主演的《廟街皇后》,就是赤裸裸的一部講香港一眾蕭小姐故事的電影!《廟街皇后》亦是香港的經典電影之一,恕我孤陋寡聞,我未曾聽過有人說這電影低俗,不知當今香江兩大才女鄧小樺和陳沛敏有何評價?歷史事實是,一部講這麼「低俗」題材的電影,共獲五項提名,奪得三個獎項!

歷史就係歷史,文化就係文化。文化是多元的,電影工作者就係要去紀錄,去宣揚各種文化!兩才女可以批評人講性工作者是低俗、無知。我亦可以評這種人云亦云的道德撚是低俗中之低俗,無知中之無知。

為免大家善忘,我把講性工作者故事,「失禮香港人」的《廟街皇后》,當年獲得的提名及獎項,一一列出:

提名最佳編劇 —— 陳文強 (獲獎)
提名最佳女主角 —— 張艾嘉
提名最佳女配角 —— 劉玉翠 (獲獎)
提名最佳新人 —— 劉玉翠 (獲獎)
提名最佳電影配樂 —— 劉以達

無知不是罪。但以自己的無知,去評別人低俗,就是低俗中的低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