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度五一|仙人掌社論

【2015年05月01日 5:46 下午】虛度五一|仙人掌社論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本港最低工資正式調整為時薪32.5元。老闆一方面跟你說「共體時艱」,另一方面繼續抵制勞工權益,打工仔不但未能奪回應得的勞動果實,政府、財團和工聯會共謀維持當下的剝削制度,讓我們繼續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當他們站起來批評社會上大多數人只懂抱怨、不思振作、相信持續努力能換來希望,香港人只是不能自拔地活在一場窮忙族的戰爭。

近期YouTube 流傳名為《殘酷的真相——一場壓榨窮忙族的戰爭》短片,我們可從片中描述的美國社會,窺見香港的漫長黑夜。美國前勞工部長Robert Reich謂,在美國每3個失業人口只有1個工作機會,政府仍然不願意給失業6個月以上的人更多失業津貼。 現在的最低薪資在通貨膨脹的影響之下,比1968年時低了25%,但是政府不想提高基本工資。 他們不想提供更多醫療補助險給低薪者。 而且,政府想要取消食品券的發放、拒絕投資教育或職業訓練、也不想製造更多工作機會,而且試圖解散工會。

日本江戶幕府大將軍德川家康的治國名句,恰好能概述當下美國草根的窘況——「(統治者)對老百姓要不死不活地進行壓榨」。沒有社會上99%人的成為塔基,又如何使社會上層的統治階級和大財團能千秋萬世?統治階級屢施小恩小惠,但前提是讓人民苟活在世,以供永續統治者剝削。雖然我們活在資本主義的世界,但並不能擺脫封建時代的困苦,而且困苦無分國界種族。

美國尚且如是,香港作為全球資本主義的代表城市亦然,從最低工資調整可見一斑。根據《惟工新聞》網站資料,我們的時薪只加區區2.5元(加幅8.3%),而水電煤費卻加了30.1%,而新界小型住宅單位月租也升了31.6%。薪資的增加,只讓我們能多啃幾口麫包為老闆繼續勞動,卻容不下我們追上物價通漲——如斯壓迫,和中世紀農民的處境有何分別?

「我們的努力不夠嗎?」攀上了上層,豈不逆轉命運?這場窮忙族戰爭注定我們沒有可能爭勝。區區8.3%增幅,我們要不吃不喝、不睡覺不消費地工作兩年(5182小時),才可以讓子女完成大學學位。除此之外,我們還要供樓——但欠乏置業能力的8.6萬劏房戶,又如何投入所謂「競爭」?所謂「競爭」,是一場只有資本家和權貴能夠勝出的戰爭,一場對付窮人和勞工階級的戰爭。遑論社會流動,窮忙族更害怕失業,連最後幾口麫包也啃不了,只能放棄爭取勞工權益,讓老闆為所欲為。若謂現代社會比封建社會進步,在於我們享有階級流動的自由。如果我們還要甘受如斯壓迫,試問自由何來?

要逆轉命運,不是投入這種虛假的遊戲、攀附權貴,而是團結其他受壓迫者終止這套不公平的社會制度。回想五一勞動節之由來,源於美國芝加哥市工人爭取八小時工作制。香港人如今爭取標準工時,不也是踏著與前人相似的蹤跡嗎?只有為勞工權益團結抗爭,才為下一代福祉負責任。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