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懸殊對中國勞工的影響(上)﹣ 中國貧富懸殊的最新概況|鍾碩殷 Jeffrey

【2015年05月04日 4:37 下午】貧富懸殊對中國勞工的影響(上)﹣ 中國貧富懸殊的最新概況|鍾碩殷 Jeffrey


1889年7月14日,國際社會主義者代表在巴黎召開大會,宣告成立第二國際,並決議每年5月1日為國際勞動節。成立國際勞動節的目的,是為了紀念工人團結抗爭(註一) 、肯定勞動階層付出辛勞,並表揚他們對社會和經濟上的貢獻和成就。作為「打工一族」,我們正是現代勞動節的主角,可以享受一天公眾假期;但是,我們又可曾深入了解勞動節背後的意義,進而關注今天世界各地的勞工問題呢?適逢勞動節將至,筆者嘗試分上、中、下三篇文章剖析貧富懸殊對中國勞工的影響,從而折射出現代中國勞工面對的困境。上篇首先粗略介紹中國貧富懸殊的背景和最新概況,中篇分析貧富懸殊對中國勞工的短期和長期影響,下篇討論一些解決建議和方案的可行性。

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多的「打工仔」,其中2.7億人是農民工。中國的勞工問題牽涉很多不同範疇和因素,包括法律、政治、經濟、教育、生態環境、城鄉差異、人口發展、科技、商業文化等,而且環環相扣,互為因果。筆者不是中國問題專家,但在眾多相關的政經議題當中,筆者對貧富懸殊特別感興趣。在現今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年代,國際間的資金自由流動性提高,但資金累積(capital accumulation)的程度也愈來愈集中在一小部份人身上,加上財富再分配的政策介入(包括稅制和福利政策)讓路於市場自由放任政策(例如金融去規管化和緊縮政策),導致貧富懸殊問題日益嚴重,「滴漏效應」(Trickle-down Effect)不是理論上子烏虛有,便是實際上天方夜譚。

同一情況當然適用於分析中國。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計算入息差距(income disparity)。根據世界銀行,2010和2011年中國堅尼系數分別是0.42和0.37 ,貧富懸殊情況剛好脫離「嚴重」的程度(學界一般認為指數超過40代表嚴重)。但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2015年1月公布自2000年起的數據,2008年是中國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年份,堅尼系數達0.49;而2014年中國堅尼系數為0.469,低於2013年的0.473,貧富懸殊有收窄跡象,但仍處於「嚴重」的狀況。當然, 中共誠信破產,官方數據真確度成疑。為人逅病多時的貪腐問題及其衍生出來的巨額「灰色收入」(即違法的秘密收入),間接證明了中國的實際貧富差距應比官方堅尼系數所反映的更為嚴重。

著名法國經濟學家Thomas Piketty在其名著《廿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 提出,當“r”(資本回報年均率)高於“g”(經濟增長速度)的時候(亦即“r>g”理論),貧富懸殊就會出現。隨著中國經濟逐漸開放和金融業迅速發展,中國在國際金融領域愈來愈舉足輕重,資金累積的效應變得強勁(即「錢搵錢」愈來愈流行),同時實質經濟增長因內需疲弱、產能過盛等因素放緩(剛公布的中國第一季GDP增長只有7%),還要面對房地產泡沫爆破的危機,對中國而言,“r>g”的未來不是夢。

愈來愈貧富懸殊的社會,為中國的打工仔帶來甚麼影響?中篇待續。

註一:1886年5月1日至4日,美國超過35萬名工人上街示威發動罷工爭取標準工時八小時,防暴隊連日出動鎮壓,共造成超過10人死亡,多人受傷(其中5月4日發生的正是「乾草市廣場慘案」)。事後8名工運領袖被捕,其中5人被判死刑。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