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令港人淪為人肉提款機?|仙人掌社論

【2015年05月07日 7:17 下午】是誰令港人淪為人肉提款機?|仙人掌社論


港鐵內部更新估算,指出廣深港高鐵工程爛攤子可能超支高達200多億元,總成本上升至近900億元。五年前香港人和泛民天真地「袋住先」,縱容高鐵撥款在立法會輕易通過,如今便要為此輸血不已。我們為當天造的孽埋單,所花的錢絕不止於區區900億。此時此刻,我們還可以向誰算帳呢?

高鐵的所謂經濟效益已經抵銷得一乾二淨了——根據政府五年前的推測,高鐵通車後可為本港帶來870億元直接經濟效益。而且,政府雖然有權以港鐵疏忽以致損失為由、向對方申索,但港鐵最多只需賠償項目管理費46億港元便可了事。既然有關條款已為港鐵的法律責任封頂,向它們追究已無濟於事。臨近選舉年,田北俊、葉劉等一干建制派又可以上演肉包子打狗的好戲,義正詞嚴聲討港鐵管理混亂、博取選民掌聲,至於五年前投票支持高鐵撥款的劣跡,他們又可以若無其事了。

或有人強調高鐵工程上馬是政府和港鐵蓄意隱藏資訊、官民資訊不對稱的結果,但是別忘了當日社會輿情洶湧之際,民間也曾經就「一地兩檢」問題向政府屢提質詢。如果泛民對拉布貫徹始終,而不是對於大白象工程劃地自限、模稜兩可,時間一長,民間抗爭形勢又有天翻地覆的變化,豈致今日殘局?我們不只要向建制派、曾梁兩朝政府興師問罪,還有當日坐鎮財委會的劉慧卿主席。

五年前審議反高鐵撥款,劉慧卿主動要求將議員發言時間由三分鐘縮減至兩分鐘,甚至提出為表決時間「劃線」:幸好有涂謹申、余若薇強烈反對,才把劃線勉強收回。劉慧卿聲稱自己「秉公辦事」,實質跟曾鈺成相比無異於五十步笑百步,本質上他們不過是努力守住建制、泛民在議會的權力天秤,但甚麼社會公義、發展暴力、民膏民脂剝削殆盡,在這座天秤之前微不足道。某些人為虎作倀,直接為年輕泛民的政治前途送葬,除非民間抗爭聲勢比五年前更為浩大,否則他們不會輕言轉軚。

我們最後要向一干經濟學家算帳。五年前,獨立經濟學者雷鼎鳴在《經濟日報》以〈應否建高鐵? ——算一盤高鐵賬〉為題發表文章,文中指出他「花了半個晚上推導公式及用Excel幫助計算」,得出「高鐵的社會效益折現值為870億元」的結論,又強調「所帶來的社會效益也足以超越成本」。雷鼎鳴聲稱「高鐵用錢太多,我們要防止政府收支不平衡。但只要效益真的大於成本,問題便不大」,既然高鐵的成本現已完全抵銷他算出來的效益,他會否秉公直言、站出來反對大白象工程?更況且,即如黎廣德所言,港鐵可暫時透過否決承建商索償金額暫時壓低造價,等到工程完成後,各承建商便會就索償提出訴訟,屆時造價還可能會再進一步增加。雷鼎鳴在那個晚上,可有在Excel裏把這筆帳也算個清楚?

當然,大家也清楚抗爭的主要對手不是他們,而是梁振英政府和整個建制派陣營。但民間要向他們好好理清這一筆糊塗帳,防止這些幫兇又再為政府搖旗吶喊,也防止泛民的抗爭意志動搖——我們的戰場不只是高鐵,還有啟德體育城、第三跑工程、蓮塘口岸、西九文化區,後戲還在後頭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