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迫死市民邊放生權貴,司法制度宣告崩壞|金鷹

【2015年05月08日 10:40 上午】邊迫死市民邊放生權貴,司法制度宣告崩壞|金鷹


昨日新聞報導,前立法會議員譚香文就舉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囤地涉利益衝突一事有新進展。廉署書面回覆稱,經 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 決定廉署在此事已「完成責任」所以不會再有進一步調查,亦即表示不會對陳茂波作出檢控。

廉署以「完成責任」為由停止調查,到底何謂「完成責任」?確實不明所以。究竟意思是指是陳茂波根本冇任何觸犯法律的行為,還是是證據不足不能對陳作出檢控?

陳茂波在古洞囤地醜聞是經由民間人士及傳媒共同調查而被揭發,此事牽涉陳茂波親自主事的東北發展計劃因而有利益衝突之嫌疑。在輿論多番迫供下陳才吞吞吐吐回應醜聞,一方面辯稱是妻子及其家人持有,但實際「妻子及其家人」就是他兒子。然後又稱盡快賣去土地,結果更是不了了之。如此證據確鑿,真相擺在社會大眾之前,但是廉署就僅以荒謬理由 - 「完成責任」把罪嫌輕輕帶過。

公眾再翻查事件核心 - 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 的組成,結果原來是1990年以權謀私炒賣的士牌照的梁粉 譚惠珠 任委員會主席。一切真相大白,所謂「完成責任」其實就是官官相衛而已。

同日,又有一法庭新聞。一名李姓裝修工被控於佔領運動期間在旺角涉嫌阻差辦公。原本在朝早上庭惟他並未出席應訴,及後發現他在家中跳樓輕生。當事人並無留下遺言遺書,一般人不知其自殺原因,不過他選擇在上庭日子尋死,客觀推斷他可能是不堪被控的司法壓力而一死以示清白。

此案主審法官庭中對律政檢控方面作出評論,指控罪書沒有寫清楚被告人犯案地點僅是表達 管轄權 「連香港都唔寫」,直指檢控方面不知所謂。

不知所謂的檢控又何只一宗?現在紛紛因佔領被控而上庭應訴的眾多被告,結果都被法院駁回檢控或判無罪釋放。反映警方與律政司對市民的檢控是多麼無理。可惜,事主李先生選擇輕生了這條路,死者而已,最終無法彰顯公道還當事人清白。廉署放棄檢控陳茂波及律政司 惡意起訴(Malicious prosecution)李先生兩件獨立事件,在一併對照下得出強烈對比。

律政司可以用莫須有的理由去檢控參與示威的市民,結果有人不敵司法的壓迫而輕生。又同時廉署以荒登原因對高官的以權謀私不作檢控,在民間密切關注及輿論強烈聲討之下對罪嫌放生。就在同一日內,政府正式宣佈香港司法制度已成為「迫死市民,放生權貴」的政治工具。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