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阿拉伯和伊朗的政制|宗善莊主

【2015年05月08日 1:38 下午】沙地阿拉伯和伊朗的政制|宗善莊主


大家都知道,沙地阿拉伯和伊朗,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兩個神權國家,沙地阿拉伯最高統治者,是自稱兩聖地監護人的國王,伊朗最高統治者,也即最高精神領袖, 是教法學監護人;其實兩個最高統治者,都和總理地位相近,不同的是,沙地阿拉伯國王有行政和宗教實權,而伊朗的最高統治者,是背後的行政和宗教實權,由總 統正面執行。沙地的憲法,是遜尼Wahhabi教法學,而伊朗的憲法是什葉十二伊瑪目派。

根據他們的憲法條文,沙地阿拉伯第一章總章第一條就開宗明義說「阿拉伯伊斯蘭國家,伊斯蘭教為國教,《可蘭經》和聖訓、聖行、真主的祈禱者都在憲法之中, 阿拉伯語是國語,利雅德為首都。」另總章第七、八條都說明政府的官制原則,包括司法、協商、公正都基於伊斯蘭法 (Syariah)。

至於伊朗的憲法,第一章總章第一條也和沙地阿拉伯很相似,都是強調《可蘭經》,不過加上了「主權的真相」,這是什葉派的影子。另外明確提出大 Ayatollah Khomeini,表明伊朗政治無出其右。第二條說明神權政治的重要條文—「萬主非主,唯有真主」,神權政治是伊朗的重要原則,相信後世歸真、對真主信仰 的建構、以及人們對真主的態度,以真主的公義創新和立法;伊瑪目政治及其領導以保證伊斯蘭革命成果的長存;公義、司法、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都需有持續 奮鬥且別於傳統釋法 (Ijtihad) 的教法學學者,且這些釋法及教法學者必須要對《可蘭經》和聖行有專業的認識 (這也是什葉派的影子,即追隨穆罕默德和什葉十二聖人的行為);較強調科技和人文發展。這是伊朗最根本的憲法精神。在性質上,伊朗的憲法是較沙地阿拉伯進 取,因為很少阿拉伯伊斯蘭國家會在憲法上強調「持續奮鬥且有必於傳統的教法學釋法」。

沙地阿拉伯的國王選舉,是皇室委員會協商選出的,國王的選舉,在分析沙地阿拉伯易儲事件已經提及,這裡不再提及。

伊朗的總統選舉,是由最高精神領袖首先審閱候選人,之前提過,他有軍事、司法和傳媒控制的權力,這已足夠使他可以全面控制整個伊朗。最高精神領袖的選拔, 是由合資格選民選出86名賢能和專業的神職人員,組成專業會議(Majlis Khobregan),這些專業會議負責監督、解散和選舉最高精神領袖,也即是說,相等於最高國家領導人,是由合資格選民選出86名專業會議,由86名專 業會議成員選出最高精神領袖。

總統的選舉候選人經伊朗監督憲法委員會選擇人選,當然人選條件必須是政治和宗教性質的人物、源自伊朗的伊朗公民、有管理和領導才能、有良好的聲譽和值得信 賴、相信伊斯蘭共和制、以及必須是什葉派伊斯蘭教徒。監督憲法委員會成員六名由國會選出,六名由神職人員選出,這些神職人員是由Khomeini任命的。 當監督憲法委員會選出六至八名人選後,會由內政部公佈參選人選,然後候選人要接受三場參選辯論電視直播考驗,最後進入投票階段,如沒有候選人得到大多數票 數,會進入第二輪選舉。儘管伊朗有總統,但他僅次於最高精神領袖,他的職責是為最高精神領袖協調行政工作。

沙地阿拉伯的行政架構,是由22個局長組成,皆國王任命,這內閣以王儲和副王儲為首,因此兩王儲實際上就是首相和副首相,即協商理事會主席和副主席,另有 秘書處和協商理事會總務;在立法事務上經由協商理事會 (Majlis al-Shura) 提出建議,協商理事會由150人組成,五年一任,其實變相是立法會的組織,協商理事會負責動議和修案,全皆國王任命。協商理事會的組成,類似功能組別,包 括最高宣教委員會、最高宗教權力委員會、宗教事務局、Ulama委員會 (宗教學者)、法律意見和學者研究、揚善隱惡委員會、兩聖地秘書會和商會、最高司法理事會、司法部、申訴董事會、調查和檢察委員會、公眾關係及資訊部、公 共組織運作秘書處等等。2015年增加了13個委員會,都是和社會民生有關的,旨在以「阿拉伯伊斯蘭君主制」為前提下開放表達意見的途徑,有點類似汶萊的 內閣制。

總之,沙地阿拉伯的協商理事會,一是伊斯蘭,二是帝制,三是議會,三者元素合而為一,正是沙地阿拉伯協商理事會的組織。目前為止,沙地阿拉伯暫沒有開放協 商理事會權力的打算。所謂的沙地阿拉伯選舉,實際上是地方村選舉而已。唯一可以讚的是,協商理事會近年多了女性擔任,算是改善女性平權的開始,其實還有很 大的進步空間。

另外,各省有地方代表在協商理事會代表,這根據各省的人口數字去獲得協商理事會議席的分配,代表會在議會上表達該省的問題和意見,其實變相是類似地方議會,只是地方代表也是政府任命的。

至於伊朗,國會選舉有200名成員,由合資格選民選出,國會議員負責立法、執行批准國際公約和財政議案審核。根據總統選舉法第35條,選民必須年滿18歲 以上國民且神智健全的人可以投票,即共約五千萬選民。而內閣(Dawlat Iran成員則有22名,內閣須經總統和國會的通過才能擔任,可以說神權政治意志達於國會之中,內閣成員也須負責選舉事務。

兩者都是不同的教派,但制度上,兩者都在堅守伊斯蘭政治的一個重要概念,即協商是很重要的元素,因為根據《可蘭經》協商章 (第42章)第38節說「他們應真主的號召,且謹守他們拜功的,他們的事 (阿拉伯文讀音︰Bayna-hum),是由協商 (阿拉伯文讀音︰Shura) 而決定 (阿拉伯文讀音︰Amru-hum)的」。根據這節,伊斯蘭政治必須是在協商的原則下進行,但怎樣的形式進行,就根據各教法學派自行制定了。
從政制看,沙地阿拉伯是較伊朗保守,伊朗至少是有限制的選舉制度選出,但距離民主二字還是差很遠的。不過伊斯蘭世界認為理想的伊斯蘭政治,伊斯蘭 元素最重要,之後才能討論公正、安全和一致。廢除哈里發制度後的確引起伊斯蘭世界的政制思考和迷茫,其實如果站在他們的世界,要論及理想的伊斯蘭政治,帝 制和總統制都不是理想制度,哈里發制才是理想的政制,這也是伊斯蘭主義者一直批評的地方。但及於近世,西方民主政治成為世界潮流,可是民主畢竟是西方政治 文化的產物,在他們的世界,要推行則必須在維護和捍衛伊斯蘭信仰的前提下推行,這是他們的政治和政制傳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