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無道,欺善怕惡成新常態!|仙人掌社論

【2015年05月11日 6:07 下午】警隊無道,欺善怕惡成新常態!|仙人掌社論


公權力不受制衡、監督,香港警察表現江河日下,讓社會上下蒙受惡果。上月13日沙田美林邨73歲老漢更在街上遛狗期間遭一男子毆斃,警方卻在本月2日傍晚拘留一名智障男子,使對方精神受創,事後更堅拒道歉。港人對警方的反感,或源於他們為虎作倀,以「法治」之名鎮壓社運;但如今他們面對弱勢社群也要恃勢凌人,可見其跋扈難制。

專業的腐蝕源於公權力擴張無度。事後警方高層託辭未能聯絡上院舍職員,未能翻看閉路電視,加上案情嚴重,故把疑犯扣留整整50小時、甚至落案控告事主一項誤殺罪。但正如張超雄所言,該受害事主本身具不在場證據,以警方專業,照理不會胡亂檢椌。案發時份為傍晚7時,但事主於當日傍晚6時在院舍洗澡、服藥和用饍,在龐大的院舍監控之下是不會無聲無息地離開。而且,事主只能不斷重覆警員的盤問,根本不能像常人般作供。更甚者,原來筆錄口供記錄被捕人士能流暢地表示由「屋企去美林邨」、「推咗伯伯落地」等;但之後的會面錄影,顯示被捕人士只能以短句「敷衍」回應。

根據無罪推定原則,控方提出的所有證據均須達到無合理疑點準則(beyond reasonable doubt),方可以將被告定罪。依照上述細節看來,事主本身有充分、明確的不在場證據,何故警方檢控如此草率?不只負責調查的相關警員,刑事檢控專員楊家雄也絕對難逃罪責。

「要警方道歉,那是天方夜譚」,市民對於前任警務處長曾偉雄的護短言行記憶猶新。高層死不認錯,下屬大可繼續欺壓弱者,但對於某些個別案件卻視若無睹——日前晚上屯門井頭有人非法放煙花,甚至有大量短片、相片流傳。既然這是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公眾安全,何故警方不徹底跟進?如是者,公眾對香港警察便會建立這種印象:事涉智障男子,便可隨便拘控;一旦事涉新界鄉紳父老,警方便畏縮不前。公權力膨脹,使警方欺善也好、怕惡也好,皆獲得庇蔭,只要在政權鎮壓抗爭時好好盡忠就行。

法治的伸張,是在於對有權力者的制抑。回歸以來,特區政府縱容警察作惡,帶頭破壞法治,而港人又寄望這支作惡的警隊維護法紀,無異於與虎謀皮。港英政府縱容在五、六十年代放任惡警貪腐多時,要花上三十年代價才使香港人重新信任警隊,但香港警察選擇了重蹈覆轍,我們又願意多給他們一次改過的機會嗎? 根據無罪推定原則,控方提出的所有證據均須達到無合理疑點準則(beyond reasonable doubt),方可以將被告定罪。依照上述細節看來,事主本身有充分、明確的不在場證據,何故警方檢控如此草率?不只負責調查的相關警員,刑事檢控專員楊家雄也絕對難逃罪責。

「要警方道歉,那是天方夜譚」,市民對於前任警務處長曾偉雄的護短言行記憶猶新。高層死不認錯,下屬大可繼續欺壓弱者,但對於某些個別案件卻視若無睹——日前晚上屯門井頭有人非法放煙花,甚至有大量短片、相片流傳。既然這是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公眾安全,何故警方不徹底跟進?如是者,公眾對香港警察便會建立這種印象:事涉智障男子,便可隨便拘控;一旦事涉新界鄉紳父老,警方便畏縮不前。公權力膨脹,使警方欺善也好、怕惡也好,皆獲得庇蔭,只要在政權鎮壓抗爭時好好盡忠就行。

法治的伸張,是在於對有權力者的制抑。回歸以來,特區政府縱容警察作惡,帶頭破壞法治,而港人又寄望這支作惡的警隊維護法紀,無異於與虎謀皮。港英政府縱容在五、六十年代放任惡警貪腐多時,要花上三十年代價才使香港人重新信任警隊,但香港警察選擇了重蹈覆轍,我們又願意多給他們一次改過的機會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