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屈濫捕拒認錯,自敗名聲壞我港!|仙人掌社論

【2015年05月15日 6:02 下午】老屈濫捕拒認錯,自敗名聲壞我港!|仙人掌社論


香港警察濫捕成風,不只限於政治打壓,更已蔓延至一般刑事案件。貴州商人王小菠發現自己誤被香港警察通緝、無故涉及粵港千萬綁匪案。雖然王本人沒有被捕,但受到通緝令所累使身心、生意皆受損,至今仍未獲得中港兩地公安澄清和致歉。孟子說「無羞恥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人一旦知錯,固然要反躬自省,更何況具公權力的警察?上級包庇警方濫捕,早已習以為常,而香港警察為人的羞恥之心沒了,連辦案的專業能力也沒了,可見曾偉雄稱許的「世界第一」,其實不外如是。

濫捕是國家機器打壓政治異見的武器。根據《立場新聞》的資料統計,67宗已審結的佔領案件當中,認罪、罪成案件的比率只有約三成,共有21宗;至於罪名不成立、撤控的比例剛好超過一半,有35宗。警方證供質素參差,但是單憑自簽守行為已能阻嚇抗爭人士,因為後者繼續打官司的風險比接受不提證供起訴更高。再者,梁振英政權適逢社會出現重大政治爭議前夕拘控抗爭人士,便可迫使公民放棄參與政治運動。他們一旦「孭保」,六、七月間再度參與行動時必有後顧之憂。即使檢控一一敗訴,但是警方只是耗費公帑和司法資源而已。

於是,本着政治掛帥的精神,警方濫捕黃絲帶的荒謬,已超乎我們的想像。去年年底某鳩嗚團男子在旺角通菜街被告阻差辦公,而警員李志雄的庭上口供與紀錄不一,被法官質疑其拘捕過程全屬杜撰。李志雄託辭錄取口供時感疲倦,記憶有點模糊,又聲稱「可能我文筆唔係咁好」;至於港台電視部助理編導張育堅(34歲)被指於去年10月3日佔領運動期間,於旺角街頭襲擊一名人士,因而被控普通襲擊罪。但是案件聆訊時,裁判官練錦鴻質疑為何找不到事主仍要控告。

習非成是,權力腐化使濫捕不只是政治手段,而是香港警察欺壓弱者的方式。2005年10月,有警員電召性工作者李婉儀提供性服務,並許支付肉金三千元。前者只預先支付500元,完事後拒付尾數。其後,李婉儀在該警察錢包內取走二千五百元作為尾數,並將染有警察精液的避孕套放入手袋。但當李婉儀步出酒店時,被數名警察截停拘捕,三千元肉金被檢走、沾有警察精液的避孕套亦被警員檢走拋棄。李婉儀並被落案控告她傷人、襲警等罪名,以一萬元擔保外出。李婉儀因不甘受辱受屈,惟有自殺「以死申冤」。相比之下,李婉儀所蒙之冤、警權放任之惡,更甚於上述兩位黃絲千萬倍。

我們必須明白,警察恃權行兇者或屬個別事件,但哪怕只有一宗也不可放過,否則「個別事件」聚沙成塔,便成了危害公民社會的定勢。日前屈穎妍撰文為警察濫捕辯護,謂「如果,如果大家甚麼都不做,就甚麼亂子也不會出,警隊就可明哲保身」。若要明哲保身,我們惟盼那些良知泯滅的警察甚麼都不做,因為他們一旦「有為」起來,就是摧毀公義的禍患。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