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道與陽道之分別|黃一恒

【2015年05月20日 11:36 上午】陰道與陽道之分別|黃一恒


何謂陰道,何謂陽道?神鬼如何兩不分?拜讀屈大師贈給明報《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分手鴻文,可知一二。

1) 「我是一個小女人」 好難觸摸遮?屈大師, 閣下貴為大作家,社會上判斷是非黑白的明燈,大家都睇妳頭做人。怎麼會一下子又變成「小女人」,叫人聽不聽妳的說話好?身為評論員,亂發謬亂,被人稍作批評,立即扮成柔弱之人以圖掩飾己過,誠至陰之道也!問題是,當妳站在國家機器的一方時,眼見警察出錯還戾橫折曲替其護短,向無辜市民傷口上撒鹽時,在讀者心目中,屈大師是何許人也?是強者!更是睿智之士,點出了警隊不為人之的苦況,訓斥大家要包容警隊之過錯,不要以非專業的外人身份去議論專業警察之工作。女人又好,男人又好,說話理時理直氣壯,自然能夠頂天立地,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之前見妳氣宇軒昂,以得道者之口吻教化世人。今天卻裝出一副「小女人」之態求人憐憫,到底所為何事?是否自知理虧而不敢宣之於口?

2) 「寫我忍不了的荒謬」 說得很好!但世界是公平的。當妳有權提起筆,寫出妳看到的不平,寫出妳忍受不了的荒謬之時,人家同時有權忍受不了妳的荒謬,有權去評論妳。如果妳仍不知反省,不知人們為何忍不了妳的荒謬,可參考小弟另一篇劣文《逐點擊破屈穎妍鳩文》。我純屬議事論事,沒有任何人身攻擊與恐嚇成份,如我講得不妥歡迎賜教指正,不要老屈我「欺凌」。

3) 「為什麼你們相信的就叫信念,我們相信的,就是收錢?」 很值得大眾一起反思的問題。社會是多元的,每個人都有權表達自己的信念。好似寫議論時政之文章時,大家都可各抒己見,評論只要基於客觀事實,言之成理便可。問題是,大家近日拜讀妳的撐警察和撐政府之鴻文時,但見邏輯混亂,有違客觀事實,如此劣文,實在超乎常人之想像。人們不敢相信,這樣子的文章,是出於像妳這樣有學識、有品德、有教養的高級知識分子之手。人們只能合理地推斷,妳是收了人錢,迫不得已才能寫出這種巧言令色之,宣揚歪理之劣文。如果妳真的只是為了搵食以餬口,世人尚可理解。

要是事實上妳真的沒有收錢寫文,被人老屈妳收錢而含寃叫苦,恭喜妳,妳這個人終於懂得反省了!妳終於明白屈人者之可惡,受屈者之可悲。那麼,當警察老屈無辜市民,實在不應該同情,全體市民理應合力監督掌握公權力的警察,避免下一個受屈者之出現。

4) 「要做一份搶《蘋果》客的年輕報紙」 【立場新聞】找到了劉進圖回應,劉先生指出沒有跟妳說過要把【明報】蘋果化和搶蘋果的客,純屬妳的想像。請問劉先生所言屬實嗎?如是,請屈大師收起妳屈人的本色了!妳不喜歡被人屈,同時請妳不要屈人,任意捏造事實。

5) 「一次又一次點名撩事」 妳所說的撩事,包括【明報】一篇題為《弱智人士家長會:屈穎妍文章傷口灑鹽》的報導。我橫看豎看,都看不出這篇報導有甚麼問題。客觀地陳述事實,記者沒有加插個人意見。記者亦採取了持平原則,引述了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怒斥妳的文章在家長的「傷口上灑鹽」之同時,記者亦盡了持平責任找妳回應,只不過是妳自己拒絕訪問。報導事實,提及妳的名字,妳心裡不爽,就罵人「撩事」,如此霸氣,還敢以「我是一個小女人」自居?

一份報紙,正正路路,如實報導新聞,為之陽道。一名評論員,巧言令色,搬弄是非,自己理虧卻譭過於人,面不紅,耳不赤,陰險如此,為之陰道。陰道與陽道,是否一定勢成水火,不能共存?非也,至少【明報】仍如實登出屈大師所撰這篇分手鴻文。天下之事本無新鮮事,陰又好,陽又好,盡皆平常事!記者和評論員,亦無須隱惡揚善,只要實說實話,讓大眾自行判斷便好了。【明報】把屈大師之陰道公諸於世,可收警世之效。至於屈大師是否繼續在【明報】彰顯其陰道,純屬個人抉擇,於大眾無損亦無益,反正天下文章多的是,不看此家,自有別家妙文可鑑。


標籤:

相關文章